第六十三章 无用废物

神品道圣 +A -A

  “好好好,我就与你赌了,看你怎么教导门下弟子包揽前三之位。”赤龙贤人说完又转向傅青衣说道:“院长,你也听到了他的狂妄之言,今日就请院长为我们做个见证,如果半年之后的大试之上,他的弟子包揽不了前三之位,就请院长做主令凰仙和南宫宵转投我离火院,以免他们被某些狂妄无知的人耽误了大好前程。”

  “白苍东,你当真要如此赌吗?如果你输了,到时候就算那二人自己不愿离开镜台院,也必须要拜入离火院。”傅青衣看着白苍东问道。

  “若是他们经过我半年的调教,连大试前三都拿不到,那他们也没有资格做我白苍东的弟子,更没有资格留在镜台院。”白苍东神色不动的说道。

  “院长,你也听到了,这样狂妄自大之人,你还与他多说什么。”赤龙贤人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傅青衣认同了赤龙贤人和白苍东的赌约。

  白苍东带着凰仙等四名弟子回镜台岛,傅青衣也离开了春晖院,可是春晖园之中却比刚才更加热闹。

  “那个白苍东是不是疯了?说什么半年之后让他的弟子包括大试前三,凰仙和南宫宵也就算了,剩下那两个货色别说前三,前一百他们进得了吗?”

  “他既然敢说这么说,也许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有什么办法?我看根本就是死撑,别说是雷狮那样的货色,就算是凰仙和南宫宵也不可能进入前三之列,能进前十就不错了,我们南离书院又不止他们两个圣品真命道印,比他们强的大有人在。”

  “真的搞不懂那个白苍东,他这样狂妄到底想干什么?”

  所有人都在议论着白苍东和赤龙贤人的赌约,就连绿谷贤人都忍不住皱眉对身旁的怜隐说道:“那个白苍东绝非狂妄无知之人,你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怜隐微微苦笑:“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既然此事已经由院长做见证,半年后的大试之上他的弟子拿不到前三的话,就必然要把凰仙和南宫宵送进离火院。可是我又看不出,他哪有什么胜算,莫说凰仙和南宫宵进前三的机会不足一成,就算他们能进,剩下的那两个弟子之中,也没有人能进前三,这赌约怎么看都是有输无赢。”

  “想不明白,也看不透,只能等半年之后的大试之上,看看那白苍东到底有什么手段了。”绿谷贤人虽然也觉得白苍东必输无疑,可是又觉得白苍东这样的人,实在不可能做这种只图一时口快而必输之事。

  很快白苍东和赤龙贤人的赌约就传遍了南离三十六岛,几乎大多数人听了之后都一面倒的认为白苍东必输无疑,但凡对南离书院有所了解的人,都觉得白苍东根本不可能赢这样的赌约。

  镜台岛上,宋乐苦着脸说道:“师父,你要赌的话,只赌凰仙和南宫宵他们也许还有一丝赢的可能,包揽前三太难了吧?”

  宋乐已经说的很含蓄,事实上他认为就算凰仙和南宫宵也不可能进前三。

  白苍东面带微笑,目光从宋乐脸上扫过,然后是凰仙、南宫宵、雷狮三人,只见凰仙和南宫宵也是一脸的疑惑,显然他们也认为白苍东提出的这个赌约根本不可能赢。

  “你们修炼了什么功法和秘技,把最拿手的展示给我看看,雷狮你先来吧。”白苍东没有回答宋乐,在镜石旁的石凳上坐了一下,倒了一杯茶,看似随意的说道。

  “是,师父。”雷狮应了一声,招唤出一把中品的铜锤,舞了一套锤法,到也算是虎虎生风。

  白苍东的目光看向凰仙,凰仙犹豫了一下,召唤出龙鳞刃舞了一套刀法,那刀法精妙非常,几乎泼墨不进,看的宋乐和雷狮都是目驰神眩,忍不住大声为凰仙叫好。

  南宫宵虽然不知道白苍东是什么意思,不过也不愿意在白苍东面前示弱,更不想让凰仙看轻了自己,就召唤出一柄连鞘长剑,将剑握于左手之中,目光凝视白苍东,突然拔剑而出,瞬间连削十三剑,而这十三剑快的不可思议,旁人看去仿佛南宫宵只刺了一剑似的。

  “好快的剑!不愧是圣品真命道印,实在太厉害了!”宋乐羡慕的看着南宫宵说道。

  南宫宵脸上神色不动,不过心中却是暗自得意,他的真命道印本就对速度有极大的加持,而他所修的这门圣品秘技《刺心十三剑》,也是以快出名,再加上他刻意的苦练,自认文士一阶之中,能够挡下他这刺心十三剑的也没有几个。

  “这就是你们最擅长的能力?”白苍东却是皱起眉头,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南宫宵心中大为不爽,开口说道:“我们的能力再怎么强,也不过才只是文士四品五品,自然比不得那些文士九品甚至是圣品的师兄师姐,恐怕要让师父你失望了。”

  南宫宵是因为凰仙才拜白苍东为师的,实际上心里面却不怎么瞧得上白苍东,更对他没有什么敬畏之心,这话说的暗含讽刺,嘲讽白苍东为了自己痛快说出那样的大话,却要他们这些弟子去做他们根本做不到的事。

  南宫宵甚至觉得,自己只需要在这镜台岛上混个半年,然后就可以和凰仙一起投入离火院了。

  白苍东也不生气,看着南宫宵淡淡地说道:“原本我还对你还有一点点那么小小的期待,希望你和外面的那些垃圾有一点点的不同,现在看来是我错了,你和其它院的那些垃圾没有任何的不同,同样都只是垃圾一堆,甚至还更加的废物无用。”

  “你说什么?”南宫宵大怒,手按长剑,若非弑师是大罪,几乎忍不住就要拔剑刺向白苍东,在白苍东身上开个通明窟窿。

  “你没有听错,你就是垃圾,垃圾拿着剑有什么用?连剑都不敢出的垃圾,也配拿剑吗?”白苍东正眼也不看南宫宵,蔑视道。

  南宫宵怒吼一声,愤怒的拔剑而出,若惊雷闪电般刺向白苍东,全力而出的刺心剑法快的不可思议,不过虽然在盛怒之下,南宫宵还是避开了要害,并没有刺向白苍东的心脏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