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赤龙挡道

神品道圣 +A -A

  春晖园内一片寂静,场面变的极其诡异,几乎都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凰仙,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还在赶快起来!”丙火真人反应过来之后,大声的向着凰仙呵斥。

  凰仙伏在白苍东面前却是不言,等待着白苍东出言宣布收下她这个弟子。

  白苍东微微睁开眼睛,却是没有立刻看向凰仙,而是看了脸色变幻不定的南宫宵一眼,然后才伤势欲起身。

  南宫宵记起白苍东说的话,若是他不能够和凰仙一起拜师,白苍东之后就不会再收他入镜台院。

  南宫宵此时心中纵然有千般的不愿,也不知道为什么凰仙会拜入白苍东门下,只是这时候却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不等白苍东完全站起身来,急急忙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凰仙旁边,如凰仙一般拜倒在白苍东面前:“弟子南宫宵请求拜入镜台院门下,请师父允许。”

  整个春晖园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白苍东和拜倒在他身前的凰仙和南宫宵两人,仿佛像是石化了一般。

  没有人敢相信,今年的两个圣品真命道印弟子,竟然会选择拜在白苍东这个文士门下,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你们……你们……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丙火真人气的深身颤抖,指着凰仙和南宫宵气恼的大叫。

  两人却都是拜在白苍东面前不言不语,等待着白苍东的答复。

  “本执院允许你们拜入镜台境,成为我白苍东的真传弟子。”白苍东拿出两枚招募令,分别递给凰仙和南宫宵,两个双手接过招募令,行了拜师大礼之后才一起起身。

  “我们今日只收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既然除了这两人之外,已经再无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余人皆无资格入我镜台院,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收了东西回去吧。”白苍东对一旁呆呆的如在梦中的宋乐说道。

  宋乐这才反应过来,心中又惊又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凰仙和南宫宵竟然会加入他们镜台院,不过这对镜台院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再看看先前那些对他们冷嘲热讽的其它各院之人,此时却一个个都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宋乐像是吃了人生果一般,通体舒爽过瘾,按照白苍东的吩咐,昂首挺胸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慢着,你没有资格带走他们。”赤龙贤人破空而来,脸色阴沉的拦住了欲离开春晖园的白苍东等人。

  不止是赤龙贤人,在南离主岛上的一众贤人也纷纷来到了春晖园,只是他们并没有如赤龙贤人一般出头,只是在一旁看热闹。

  赤龙贤人用了许多手段,已经说服其它各院让凰仙和南宫宵一起加入离火院,却没有想到竟然出现这种变故,凰仙和南宫宵竟然先一步拜入了镜台院,各院的人都是一脸古怪的看着赤龙贤人和白苍东,大有看场好戏的意思。

  “赤龙师兄,我们镜台院收什么弟子,什么人愿意拜入我镜台院,还不需要来决定吧。”白苍东淡淡地看着赤龙贤人说道。

  赤龙贤人看着白苍东,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冷冰冰的说道:“你一个刚刚晋升一品的文士,有什么资格收弟子,更何况是南宫宵和凰仙这样的圣品真命道印,他们当你的师父都绰绰有余。”

  “院长给我招募令,自然就是认同我有资格收徒弟。他们愿意拜我为师,那就是他们觉得我们比其它各院的执院,包括赤龙师兄你在内,更有资格做他们的师父。”白苍东平静地看着赤龙贤人:“到是赤龙师兄你,不好好修行提升自己的修为,以自身实力征服弟子,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拜你为师,跑来这里来像是泼妇一般无理取闹,只会愈发的让弟子们看不上你,看不起你们离火院。”

  “你!”赤龙贤人大怒,只是当着这许多弟子和师者之面,却是不敢动手,只得忍住心中的怒气看向凰仙和南宫宵说道:“他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逼迫你们拜他为师,你们不用害怕,尽管告诉我,天大的事我都会为你们做主,绝对不会让他诡计得逞。”

  凰仙看了看白苍东,然后才看向赤龙贤人说道:“赤龙贤人请勿误会,我是仰慕师父的文采道法,自愿拜在师父门下,并没有人强迫我,完全是我自愿。”

  南宫宵心中苦笑一声,凰仙都如此说了,看来是铁了心要加入镜台院,只得也开口说道:“我也是自愿加入镜台院。”

  “这个白苍东,果然有些本事,竟然从赤龙贤人的嘴里把凰仙和南宫宵给抢了过去,也不知道他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会让凰仙和南宫宵舍弃赤龙贤人拜入他的门下。”在一旁观看的绿谷贤人神色古怪的说道。

  “我也猜不透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白苍东虽然只是一介文士,不过文道修为和心计都深不可测,实在不能以普通弟子视之。”怜隐贤人苦笑道。

  “连赤龙都栽在了他的手里,我们上次输的也不冤。”绿谷贤人长出一口气,前两日败给白苍东的那股郁闷之气竟然少了许多。

  “现在赤龙师兄清楚了吧,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也该回去教导他们习文练武了。”白苍东看着赤龙贤人黑着脸的模样,心中十分舒爽,从赤龙贤人手里面抢走凰仙和南宫宵,也算是找回了一点利息。

  赤龙贤人之前暗中支使方剑豪去杀白苍东,两人早已经算是死敌,白苍东也不怕再得罪他。

  “站住,我绝不允许你误人子弟,耽误了这两人的大好前程。”赤龙贤人竟然不顾脸面,就要出手强行把凰仙和南宫宵带走。

  只见赤龙贤人大袖一卷,就要把凰仙和南宫宵卷走。

  凰仙和南宫宵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连反应都来不及,眼看就要被赤龙贤人的大袖卷住。

  白苍东目光一凝,千年一梦感受到了他的心意,自鞘中自行飞出,斩在赤龙贤人的大袖之上。

  只听得一声玉石交击之声,赤龙贤人的大袖上面出现了一道尺长的裂痕,凰仙和南宫宵都得以退回到了白苍东身后。

  “千年一梦……是千年一梦……它怎么会在白苍东手里……”

  顿时有人认出了千年一梦,绿谷贤人等一众贤人的脸色都有些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