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我愿意

神品道圣 +A -A

  “你想怎么样?”南宫宵有些无语的看着白苍东,各院都争相给他好处,求着他加入,这个白苍东竟然跑到这里来向他要东西,如果不是敢确定白苍东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南宫宵真想把他给赶出去。

  南宫宵虽然觉得凰仙不大可能会加入镜台院,可是白苍东怎么说也是镜尘至人的弟子,现在又是镜台院的执院,不可能说这种马上就会被拆穿的谎言来骗他一点东西吧?

  “听说你精通符�秘技,手上有一支上品灵毫笔,我对此道也颇为喜欢。”白苍东笑吟吟的看着南宫宵说道。

  南宫宵想了想,就召唤出一支玉杆白毛的上品笔递给了白苍东,心中暗道:“一支上品灵毫笔而已,虽然稀少,但也算不上珍贵之物,给他也无妨。”

  “好吧,看你如此有诚意,那我就等你一天,明天你自己来春晖园找我,凰仙正式拜师之时,你自行上前一起拜师,你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一但凰仙礼成,无论你再如何求我,我也不会再收你。”白苍东摆弄了一下灵毫笔,似乎颇为喜欢的样子,收起来之后就告辞而去。

  “凰仙真的拜了这样的人为师吗?”南宫宵疑惑的看着白苍东离去的背影。

  白苍东带着灵毫笔离开四季阁,转了一圈之后,来到了一个卖符�的店铺,走进去之后,就看到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站在柜台后面。

  “这位师弟想要买些什么?”那少女温和的问道。

  “你是凰仙吧?”白苍东打量着少女问道。

  白苍东知道凰仙出身很普通,父母的实力低微,从小就懂事的凰仙早早的就开始分担生活的重担,修行之路十分艰难,即便到了南离书院之后,凰仙也都在努力赚钱,所以才会接符�店的工作。

  “是的,我是凰仙,你是?”凰仙打量着白苍东问道。

  “我是镜台院的执院白苍东,今天来是邀请你加入我们镜台院的。”白苍东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了想要去处。”凰仙婉拒道。

  “你先别急着拒绝我。”白苍东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我的事,我是青云城宫家的上门女婿,在我来到南离书院之前,我都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被宫家的人看不起,被自己的老婆看不起,所有人都把我看成是吃软饭的男人,靠着老婆才能活下去,靠着老婆的家族才能够进入南离书院。”

  “从来就没有人在意过我有多努力,从没有人知道我每天只睡不到一个时辰,也从没有人知道我为了看书的时候不让太困的自己睡着,每次都用钢刃插自己的大腿,只为了让疼痛感驱走困意,好让我脑子清醒一点,能够多一点时间看书。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吗?”

  “我……”凰仙神色复杂的张了张嘴,可是还没有说出来,就又被白苍东打断。

  “我这么做不为别的,就是要让别人知道,我白苍东靠的是自己,我依仗的是自己的努力和才华,而不是他们宫家。”白苍东昂首继续说道:“所以来了南离书院之后,我没有选择进入那些待遇好机会多的大院,而是选择了进入镜台院苦修,为的就是告诉别人,我白苍东不靠任何人一样可以在修行的道路上走下去,而且比任何人都要走的更高更远。”

  白苍东说到激动之处,似乎是情不自禁的拉起凰仙的手,双目死死的盯着凰仙黑白分明的眼睛和还有些稚嫩的脸庞。

  “凰仙,看到你,我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我知道你和我是一样的人,我懂你的心,也知道你一定会懂我,所以我来了这里。”白苍东声音逐渐提高,慷慨激昂的说道:“如若你只想走一条安逸之路,我不阻拦你进入其它大院。但是如果你想要让世人认识真正的凰仙,知道凰仙真正的能力与才华,明白凰仙到底是怎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那就请你与我同行,我会让整个圣界的人都知道,凰仙就是凰仙,独一无二的凰仙,不依靠任何人依然是最璀璨的那个凰仙。”

  白苍东从怀里摸出南宫宵的那支灵毫笔放在凰仙面前:“这个你认识吧?”

  “这是南宫宵的灵毫笔?”凰仙有些疑惑的看着白苍东。

  “南宫宵来求我,想要拜在我门下,加入我们镜台院,这支灵毫笔是他送给我的拜师礼。”白苍东看着凰仙说道。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拜什么人为师入哪一院,和我也没有关系。”凰仙平静地说道。

  “咔嚓!”

  白苍东突然将那灵毫笔一抛,召唤出龙鳞刃,直接将灵毫笔斩成了两截,任由残笔掉落在地上。

  “你这是何意?”凰仙惊讶的看着白苍东和地上断为两截成为废物的灵毫笔。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南宫宵虽然和你一样是圣品真命道印,可是在我眼里,除出身以外,无论天赋、资质、能力,他没有一样可以比的上你,你才是我心目中最想要的弟子人选。也是我唯一想要收的弟子。”

  “因为我和你一样,都被困在这方天地之中,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我与你有着同样的心。看看这迷妄的天地,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也埋不了我的心,我要众生都明白我的心意,我要诸天神佛都在我面前烟消云散,我要这世间的所有人都只能仰视我的光芒,只因为我就是我,而不是因为其它任何的一切。”

  “而你,凰仙,就是那个在我看来,将会比我更耀眼更夺目,可以让世间所有人都自惭形秽无法直视的人。”

  “这条路也许有千般艰难万般险阻,但是没有人能够阻挡我的脚步,我希望在我目之所及之处,有你在散发着光和热,而不是只有我一人在独孤前行,我希望你能够走的比我更高更远。”

  白苍东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凰仙,一字一顿的问道:“凰仙,你可愿陪我一起走上这千古未有一人的逆天之路?”

  凰仙看起来有些纤弱的身体瑟瑟颤抖,脸上也尽是激动难言之色,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像是期待着戴上王冠成为公主的的小女孩,看着仿佛神圣无比的白苍东,看着地上被斩成两截的灵毫笔,许久才坚定的咬牙吐出三个字:“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