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没有条件的条件

神品道圣 +A -A

  “可以给我一个真传弟子的名额吗?”雷狮有些忐忑的望着白苍东。

  白苍东凝视着雷狮说道:“当然,身为镜台院的执院,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效,你既然是上品真命道印,当然可以拜在我门下,成为我镜台院的真传弟子。”

  雷狮一脸的激动,雄壮的身子都有些颤抖了,扑通一声就拜在了白苍东的面前:“师父在上,请受弟子雷狮一拜,从此雷狮生是镜台院的人,死是镜台院的鬼。”

  一般人恐怕没有办法想象,雷狮这样拥有上品真命道印的人,竟然连一部上品功法都求不到的窘迫。

  雷狮的出身本就不好,撞大运得了上品真命道印进了南离书院,可是因为太过愚笨,连带他入南离书院的真人都不愿再理他,他一没有钱财二无门路,作为一个普通弟子,连学一门上品功法都没有资格。

  本来雷狮早就应该晋升品阶,可是因为没有上品功法,雷狮又不甘心修练下品和中品功法,一直在南离书院中拖了三年,还是没有入得品阶。

  今日总算被白苍东给了真传弟子的名额,就算白苍东什么都不传他,他也有了借阅上品功法的权利,三年的苦等一朝成真,雷狮的激动是那些普通弟子根本无法想象的。

  “起来,去取招募令吧。”白苍东把雷狮扶了起来,圣界太过重视文武修行,像雷狮这样的人,其境遇可以想象,白苍东到是十分同情。

  不过看雷狮人高马大的,就算修行不成,干活肯定也是一把好手,收他入镜台院也不算吃亏。

  “物以类聚,什么人玩什么鸟,镜尘至人若是还在,镜台院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你也不能这样说人家,好歹人家也收了个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不是,若不是傻子,谁会加入镜台院呢?”

  “哈哈,说的有理……”

  其他院的弟子又少得一阵冷嘲热讽,不过白苍东却懒的理他们,让宋乐留在春晖院招人,他自己则出了春晖园,往四季阁而去。

  今年两个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之一南宫宵就住在四季阁之中,他自然不需要去春晖园报名,各大院抢着来找他都来不及呢。

  “请问,你是南宫宵吗?”白苍东已经让宋乐打听出了南宫宵住的房间,敲开了房门之后,见一个十七八岁的英挺少年站在门内。

  “我是南宫宵,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南宫宵打量着白苍东问道。

  “我是镜台院的执院白苍东,今天来找你,是希望你加入我们镜台院。”白苍东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很抱歉,我对于镜台院不了解,也没什么兴趣,你还是请回吧。”南宫宵虽然态度依然良好,可是从他的神色就可以看出他根本看不上镜台院,而且他也肯定知道镜台院和白苍东的事情。

  白苍东微微伸手,挡住了南宫宵准备关上的门,神色平静地说道:“加入我们镜台院,拜我为师,你只有今天这一次机会。”

  南宫宵有些好笑的看着白苍东:“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你叫白苍东是吧?镜尘至人的弟子,这身份确实很尊贵,不过这尊贵的来源也只是镜尘至人,你本人不过就是一个刚入品的一品文士,同样是圣品真命道印,我已经晋升五品,你凭什么要我拜你为师?还是说你能开出比离火院更好的条件?”

  “离火院给你开了什么条件?”白苍东神色不动的问道。

  “秘传弟子的名额,圣品神兵、圣兽、战衣等等都有,这只是最基本的条件,赤龙贤人还会亲自教导我,你呢,你能给我什么条件?”南宫宵笑吟吟的看着白苍东,他自然知道镜台院底子很薄,根本不可能拿出比这更好的条件。

  “没有。”白苍东淡淡地说道。

  “没有是什么意思?”南宫宵楞了一下。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没有秘传弟子的名额,不会提供任何神兵、圣兽、战衣,也没有任何功法和秘技,你如果有兴趣,我又心情好的话,修炼方面的问题可以回答你一二,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你想知道的问题,我未必会知道。”

  听了白苍东的话,南宫宵的眼睛越睁越大,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白苍东:“你就这样的条件还想劝我拜你为师加入镜台院?”

  “是啊,有什么问题?”白苍东故作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问题,反正我也没有想过要加入镜台院。”南宫宵无所谓的说道。

  “你真的缺那些东西吗?据我所知,南宫家是青洲豪门,如今的家主是一位九品贤人,而且很有机会晋升至人,离火院能够给你的那些,想来你想要的话,南宫家多的是。”白苍东笑着说道:“我也算是半个名门出身,连我都看不上那些东西,更何况是你,我知道你想要的并不是那些东西。”

  “那又怎么样?虽然那些并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有总比没有好,谁也不会嫌好东西太多不是吗?”南宫宵说道。

  “说的也是。”白苍东耸了耸肩:“我是无所谓,反正凰仙已经答应拜我为师加入我们镜台院,有一个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我也该知足了,你不愿意加入我们的就算了。”

  “不可能,你在撒谎,凰仙她怎么可能答应拜你为师?”南宫宵惊疑不定的看着白苍东。

  “这种事也能撒谎的吗?明天凰仙就会正式加入我们镜台院,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我今天来找你,一是为了我们镜台院,二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既然你宁愿要赤龙贤人给的那些好处,那就随你好了。”白苍东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一等,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凰仙同意加入了你们镜台院?”南宫宵咬牙叫住了白苍东。

  “明天凰仙正式加入我们镜台院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真假了。”白苍东无所谓的说道。

  “如果明天凰仙真的宣布加入镜台院,我可以同意一起加入镜台院,不过今天不行。”南宫宵沉声道。

  “等你一天也没有问题,不过我镜台院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你要我等你一天,总得付出一点代价。”白苍东眯着眼睛,笑吟吟的看着南宫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