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只收上品

神品道圣 +A -A

  春晖园,每年招募真传弟子的时期,南离三十六院皆在这里设下招募点,南离书院所有的弟子都可以申请成为自己心仪之院的真传弟子,至于能不能通过,那就要看招募者的要求了。

  不过有些天资绝佳的弟子,不需要自己申请,就会被三十六院争抢。

  如今招募才开始没有两天,前来春晖园报名的人很多,白苍东带着宋乐来到春晖园之后,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颇有一种学生报名入学的即视感。

  三十六院的招募点在广场上一字排开,基本上所有招募点的前面都排起了长龙,可是却唯有一张招募的桌子前面连一个人都没有,而那桌子旁边的旗子上面所写的正是“镜台院”三个字。

  “我们镜台院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好歹进了我们镜台院也可以拿到真传弟子的名额,怎么也比做个普通弟子要好吧?”白苍东在自家招募点的桌子后面坐了下来,颇为不解的说道。

  “因为一但拜师就不能再更改,虽然成为真传弟子确实可以拿到些好处,可是长远来看,没有高阶的师者指点,终究难成大气,所以真正有志向的弟子,是不可能愿意加入我们镜台院的。”宋乐犹豫了一下,有些郁闷的说道:“而且,师父你当时说只招收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所以最开始我就按照这个标准提出的条件,有些想拿真传弟子名额的也没有资格申请加入我院,要不我们降低一些标准?”

  “不用了,我们镜台院只要精英,上品真命道印我都嫌低,还降什么标准?”白苍东直接否决了宋乐的提议。

  “上品真命道印都嫌低,镜台院果然好气魄啊,不愧是至人所在之院,比我们可强多了,我们只要能够招收到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已经很满足。”旁边其它院的招募者听到了白苍东说的话,忍不住撇嘴嘲弄道。

  “我还说我们院连圣品真命道印都嫌低呢,那也得有人愿意来才行啊。”

  “人家不是不想招,只是没有人愿意去而已。”

  “也不知道天心阁是怎么分配招募令的,竟然分配了二十个名额给镜台院,这不是明摆着浪费吗?镜台院能招什么弟子?真正有些才能的弟子,谁会去镜台院啊?我看顶多也就招些中品真命道印的弟子充数吧。”

  “你可别这样说人家,人家中品真命道印的弟子也是有骨气的,谁会拜一个一品文士当师父呢?”

  “说的也有道理,我该向中品真命道印的弟子道歉。”

  负责招募的其它各院真人纷纷出言嘲讽白苍东,广议堂道句对决的事情,傅青衣希望白苍东不要外传,白苍东也没有要出名的念头,所以这件事除了当时在场的人之外并没有人知道。

  所以其它各院并不知道为什么白苍东能够拿到二十枚招募令,都对镜台院能够拿到二十枚招募令都感到不服。

  那些弟子过万,师者上百的院,也不过就是能够拿到二十枚招募令而已,那些只有几千子弟的院,甚至都只有十枚招募令。

  镜台院一共就两个人,还都只是文士,连个真人都没有,更不要说贤人,竟然就拿了二十枚招募令,其它各院心里面自然都十分的不爽,都憋了一口气。

  白苍东的目光从各院的招募真人脸上扫过,又看了看那些报名的文士弟子,淡淡地说道:“我镜台院今日破格招收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只招收今天一天,今天过后只招收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机会无多,希望各位抓住这最后的机遇,错过今日,我镜台院不知何年才会招收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

  “你疯了吗?招收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还破格?还只招一天?”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别说招一天,就算招一年,也没有一个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会加入你们镜台院,你还是别破格了。”

  “镜台院真是不同凡响啊,不愧是至人之院,看来只有品位独特的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才适合他们了,我们这些普通的上品真命道印弟子是没那个福份了。”

  “哎呀,我今天正好有事,没有办法到他们境台院报名,错过了怎么办啊,我好心慌啊,这下我没办法加入镜台院了,我真的好怕啊……”

  一众招募者和弟子都对白苍东冷嘲热讽,尽多是嘲讽者和看热闹的人,却连一个来报名的弟子都没有。

  白苍东也不理他们,对一旁满脸通红的宋乐说道:“你留在这里招募弟子,只招收上品真命道印以上的弟子,到今日申时为止,一刻钟也不许多。”

  “是,师父。”宋乐有些无奈的应了一声,现在这样的情况,哪里还会有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会拜入他们镜台院。

  白苍东叮嘱了宋乐之后就准备离开,谁知道却见一个身材高大雄壮的弟子来到了招募点的前面,嗡声嗡气的说道:“我能加入你们镜台院,成为真传弟子吗?”

  “你是什么品阶的真命道印?”白苍东有些意外的打量这雄壮男人,看起来年纪有些大,至少已经过了二十岁,脸上长满了又黑又密像钢针一样的胡子。

  “我叫雷狮,破山上品真命道印,现在还是没有入品的文士。”雷狮有些期盼的看着白苍东答道。

  “可以,小乐子,填上他的名字吧。”白苍东对宋乐说道,却见宋乐却一个劲的对他使眼色。

  “哈哈,镜台院也就配收这种垃圾货色。”其他诸院的招募者都大笑了起来,眼中满是不屑和轻蔑之色,不止是对白苍东的镜台院,更多的是对那个雷狮。

  白苍东皱眉看向宋乐,知道这个雷狮肯定有问题,宋乐连忙小声对白苍东说了几句。

  原来这个雷狮虽然是上品真命道印,但是本身在文学方面却极为愚钝,别说是作诗了,让他背诗都背的乱七八糟,背了后面忘了前面,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脑子不好使,笨的要命。

  当初他能够得到上品真命道印,完全只是靠灵光一闪,做了一首似是而非的《破山》,当时还被许多师者看重,后来才发现,这货根本不是学文的才料,根本就是一个榆木疙瘩,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愿意给他一个真传弟子的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