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招募弟子

神品道圣 +A -A

  “怎么有这么多?”宋乐吃惊的看着白苍东。

  “多吗?只有二十枚而已,本来我想要一百枚的,院长和怜隐师姐都不同意。”白苍东耸了耸肩膀说道。

  “一百枚?”宋乐瞪大了眼睛:“你在寻我开心吧?就算是那些门下弟子过万的大岛,每年能够拿到的招募令也只有几十枚而已,我们镜台岛本身就小,也没有什么人,以前镜尘大人还在的时候,最多也就是送来五枚而已,这二十枚已经是很多了,南离三十六院至少有一半拿不到这个数量。”

  “我还以为院长和怜隐师姐敷衍我,原来当真如此。”白苍东拿了二十枚招募令来还不太乐意,如今听宋乐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傅青衣和怜隐说的都是事实。

  “白少爷,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天心阁怎么会愿意给我们这么多招募令啊?”宋乐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里面有一枚是你的,你赶快去登记了真传弟子的身份,然后去春晖园支张桌子,再招十九名真传弟子回来。我的要求也不高,圣品真命道印优先录取,如果真的凑不齐,上品真命道印也可以。”白苍东对宋乐说道。

  “白少……师父……圣品真命道印恐怕不大可能,我们南离书院也不是每年都能够招到拥有圣品真命道印的弟子,有时一年可能出一两个,有时几年才会出一个。”宋乐到也乖巧,这就改了称呼。

  “那也无妨,招些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回来也凑合了。”白苍东也没有太在意,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教什么弟子。

  白苍东把大白鹅暂时借给了宋乐,让他前往南离主岛去定了身份再招募些弟子,白苍东自己则坐在镜石旁边,泡了一壶茶,慢慢翻看《南离魔人录》,希望能够再找出其它适合他晋升品阶的魔人。

  只可惜白苍东能够看上的魔人,大多都是有着不小的来头,不是他没有解其魔名的能力,就是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见到那魔人,有些就算见了,也不方便当面解开其魔名。

  “这世界实在太混账,为什么偏偏人魔势不两立,这让我如何修炼《一念经》。”白苍东翻看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合适的魔人,有些气恼的把《南离魔人录》丢在一旁。

  “看来还是只能在那个被囚于困魔大阵之中的鬼魔兵身上打主意了。我只需要弄到足够多的书院贡献,就可以把他换了来,到时候想怎么处置还不是由得我。不过想换一只鬼魔兵出来,所需要的书院贡献颇多,我现在一点书院贡献都没有,还得花些时间去做些赚贡献的工作才行。”白苍东想来想去,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好在我马上就可以收一二十个弟子,到时候安排他们去做些事情,书院贡献还不是如流水般哗哗而来。”白苍东想到这里,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宋乐去南离主岛已经好几天了,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去了好些天还不回来,南离书院弟子无数,招一二十个真传弟子有那么难吗?”

  白苍东正想着,正巧就远远看到宋乐驾驭着大白鹅回来了,可是除了他之外,白苍东连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小乐子,你招的人呢?”等宋乐到了面前,白苍东疑惑的问道。

  “没有招到。”宋乐看起来非常的郁闷。

  “没有招到是什么意思?想要成为真传弟子的人不是很多吗?怎么你连一个都没有招到吗?”白苍东微微一楞。

  “想要成为真传弟子的人是多,可是人家一听说我们是镜台院的人就……”宋乐欲言又止。

  “就什么?”白苍东皱眉道。

  “他们都说,要是镜尘至人还在,他们自然乐于加入镜台院,可是现在镜台院只有你一个连毛都没有长齐的毛头小子,哪有资格收他们当徒弟,别说是拥有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就算是那些只有中品道印的弟子,一听我们是镜台院的人,也都直接转身走人了。”宋乐苦着脸说道,现在连他都有些后悔了。

  当时听白苍东说的十分美好,被白苍东忽悠的脑袋发热,什么至人徒孙云云,现在才想明白过来,镜台院就只剩下一个白苍东了,而白苍东才是文士一品,品阶还没有他高,哪有可能指点他修行啊,至人徒孙根本就是一个没用的名头。

  不过宋乐也知道白苍东文道修为极高,又是一个十分有办法的人,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快就从天魔场回来,更不可能拿到二十枚招募令,他到也没有要反悔的意思。

  而且他跟随镜尘的时间也不短,对镜台院多少也有些感情,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愿意离开镜台院去陌生的地方。

  白苍东听宋乐说完之后,沉吟了片刻看着宋乐问道:“那你有没有打听出来,今年有哪些普通弟子比较出众?”

  “今年最出众的弟子有两个,都是得了圣品真命道印的天才,一个是叫凰仙的文士四品女弟子,一个是叫南宫宵的文士五品男弟子。其他也有些十分出众的弟子,不过都是只得了上品真命道印,比起这两人来都差了一些。”宋乐说道。

  “凰仙和南宫宵现在拜了师没有?”白苍东又问道。

  “还没有,各院争夺的十分激烈,都开了很好的条件,什么直接成为秘传弟子之类的都是最基本的条件,之外还有很多的附加条件,他们还在考虑,不过听说他们两个很可能都会加入赤龙贤人的离火院。”

  “为什么两人都会加入离火院?一般这样的弟子,不是应该会分别被不同院夺去吗?”白苍东疑惑的问道。

  “我听说那南宫宵是凰仙的追求者,所以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凰仙进同一院,也因为如此才特别的难办,各院还在协商,所以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正式拜师。”

  “你把他们两个的详细情况给我说清楚。”白苍东让宋乐把他知道的关于凰仙和南宫宵的事情都说了个清楚。

  听完之后,白苍东眯起了眼睛,笑吟吟的说道:“走,小乐子,我们再去一趟春晖园,我要把那凰仙和南宫宵都收入我镜台院门下。”

  “师父,你在开玩笑吧?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加入我们镜台院啊?”宋乐楞楞地看着白苍东,觉得白苍东一定是发烧把脑子给烧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