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从此南离无绝句

神品道圣 +A -A

  其实又何止光山贤人,这时候六位长老都已经骑虎难下,出题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每次出题都要哼哼哈哈好一会儿,一个个都是脸上无光好不尴尬。

  “这些老家伙,今天的脸算是丢尽了。”傅青衣看绿谷贤人一个个老脸苦弄的模样,心中暗自好笑,不过同时心中也有些在意,白苍东的表现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从未见过有人这样对道句的。

  绿谷贤人他们后面所出的那些道句,哪一句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对上的来的,有些甚至是一年半载也不见的能够想出来,可是白苍东却是根本想也不想,直接就对了上来,这实在太过惊人。

  要说白苍东先前听说过这些道句,那也不大可能,绿谷贤人他们出的道句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些连傅青衣自己都没有听过,他不相信白苍东这样的年纪,见识会比自己的广博。

  “难道天下真的有如此天才?难道连镜尘师兄都愿意收他这个弟子,此子之才实在惊世骇俗。”傅青衣目光落在白苍东身上,竟然有些出神:“希望他不是第二个傅紫衣,否则很可能比傅紫衣为祸更甚十倍。”

  绿谷贤人此时深受脸上无光:“不能就这么输了,要是这么输了,以后我等还有什么面目在书院中立足,看来只有用那一句了。”

  轮到绿谷贤人出题的时候,绿谷贤人内心挣扎了片刻,最后目光坚定下来,看着白苍东说出了一个道句:“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此句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的古怪起来,就连傅青衣都面色古怪的看着绿谷贤人,让绿谷贤人老脸一红。

  这一句是真正的绝句,此句就刻于南离书院的海崖园之中,那是南离书院的第一任院长,也就是南离书院创始人所留下的绝句,至今万载岁月依然无人能够真正对出的绝句。

  傅青衣心中暗叹:“绿谷啊绿谷,你这又是何必呢,自己把自己逼到了这种境地。”

  光山贤人等五位长老都没有说话,被逼的把这一句给搬了出来,可以说他们已经输了,白苍东对不上来,他们也都觉得没了脸皮。

  怜隐几乎不忍再看下去,连老祖宗的这一句都拿了出来,今天绿谷贤人他们可以说是什么面目都没了,只剩下这最后一的层遮羞布了。

  没有人想过白苍东能够对出来,都觉得道句对决结束了,就连绿谷贤长他们都没有准备再提白苍东落败的事,只希望快点结束。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谁知白苍东竟然又对上了一句。

  绿谷贤人已经有些兴致索然,随口说道:“我这一句还有第二个读法: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潮落。”

  “真是巧了,我这一句也有第二种读法: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绿谷贤人等人都是一楞,这道句的第二种变化,白苍东竟然还真的对上来了。

  “你做的已经很不错,在道句方面的才华确实不凡,不过我这一句还有第三种读法:海水朝朝潮,朝朝潮朝落。”绿谷贤人这时候已经不像开始那般看不上白苍东,甚至已经视白苍东为平等的对手了。

  “那还真是巧合的很,我这一句也有第三种读法: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白苍东笑了笑,也说了第三种读法。

  “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白苍东,一脸大写的懵逼,看着白苍东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这真的对上来了?”光山不敢相信的看向傅青衣,虽然他自己已经很清楚白苍东对的不错,可是他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这开山绝句竟然真的被对上来了,希望有人能够否定白苍东。

  绿谷等长老也都如光山一般看向傅青衣,等待傅青衣作出最后的裁决。

  “从此南离无绝句。”傅青衣此言一出,一众长老皆是身子一震,脸上神色说不出的古怪复杂,怜隐望向白苍东的美目更是异彩连连。

  碧波千倾,艳云万里。

  白苍东坐着大白鹅慢悠悠的向着镜台岛的方向而行,手里拿着几本书,正在聚精会神的观看。

  在广议堂之上以一敌六力压群雄,终于让他得到了执掌镜台院的权力,不仅拿到了招募令,还获得了只有执院才有的一些福利和权力。

  比如白苍东手中的这几本《南离魔人录》,其中记载的就是南离书院势力范围内的魔人资料,其中只有一少部分,普通弟子能够翻阅,而大部分却是普通弟子根本没有资格看的机密。

  而白苍东暂代执院之后,就有了观看完整《南离魔人录》的资格,这只是执院的好处之一,也是目前白苍东最需要的。

  《南离魔人录》中记录了许多魔人的等阶、能力、本源力量和出没地点等等资料,很多都是用南离门人的性命和鲜血换来的,非一般人可窥视。

  白苍东要修炼《一念经》,就必须要选择出适合自己的魔人本源力量,而且还需要找到那魔人的所在,这部《南离魔人录》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看来我晋升文士二品的希望,就要落在此魔人身上了,只是我如何才能入那困魔大阵呢?”白苍东翻看了许久,缓缓把书合上,目中透出坚毅之色。

  白苍东看遍《南离魔人录》,其中的魔人虽多,但是能够被他看上眼并且有机会得其本源的并不多,其中最有机会的是一个魔兵级的魔人。

  虽然这个魔人只是魔兵级,可是他的本源力量却是十分罕见的时间系分支力量,十分的独特,甚至可以用独一无二来形容,白苍东对此种本源力量十分看重,可是这个魔兵被囚于南离书院的困魔大阵之中,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轻易见到的,而且白苍东也不可能当着外人的面去解那魔人之名。

  “看来还需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白苍东回到了镜台岛,远远就看到宋乐正在码头上对他招手。

  “白少爷,你拿到招募令了没有?”宋乐见白苍东上了码头,连忙凑上去问道。

  “都在这里了。”白苍东把背上的包袱扔给宋乐。

  宋乐打开包袱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合上,包袱里面竟然全是一块块的招募令,至少有二十块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