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道句对决

神品道圣 +A -A

  “好,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们欺负你,你这个南离书院文道第一可敢与我道句对决?”绿谷贤人这次却没有生气,只是嘲弄的看着白苍东说道。

  “有何不敢?”白苍东昂首说道。

  “院长,你也听到了,这可不是我逼他,是他自己目无余子,狂妄自大。”绿谷转向傅青衣说道。

  “道句对决是可以,不过白苍东毕竟只是一介文士,又岂能真的接你一招半式?”傅青衣说道。

  “院长请放心,既然是文道之争,我自然不会以力相欺,我们只战道句不动手,他若能破我十句道句就算他赢了。”绿谷贤人胸有成竹的说道。

  “十句之限就不必了,既然是文道第一,自然要让你们心服口服,不止是你,诸位长老皆可随便出道句,若有一句对不出,就算是我白苍东输。”白苍东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圣界所谓的道句对决,其实就是中国的对对联,不过真正的道句对决是文武双决,出一题就可以出一招,对一句就可以应一招,若是对不上就不能出招,只能任由对方攻击而不能还手,这是文武两途结合的对战。

  只是白苍东一介文士,绿谷他们这些贤人自然不能以武力相向,所以只对对联不动手,也算不上真正的道句对决。

  “你当真是狂妄无知。”绿谷等一众长老见白苍东竟然如此狂妄,心中怒气更盛。

  “是不是狂妄,对决之后自知,看你年纪大了,我让你先出句。”白苍东撇嘴说道。

  “好好好。”绿谷贤人已经对白苍东没有半分耐心,直接逼视着白苍东出了一句:“一年四季春常在。”

  “万紫千红永开花。”没有任何犹豫,白苍东直接对了一句,按照道句对决的规则,接下来应该是由白苍东出句,绿谷贤人来对。

  可是白苍东却也不出句,直接望向绿谷贤人旁边的光山贤人,那意思很明显,我等着你出句呢。

  一众长老见白苍东竟然真的如此狂傲,要以一敌众,心中怒气更炽,光山贤人也不推脱直接说道:“春雨丝丝润万物。”

  “红梅点点绣江山。”白苍东再次脱口而出,然后又看向下一位长老。

  “日出江花红胜火。”那长老也不再说什么,立刻就出了一句。

  “春来江水绿如蓝。

  “凤来春正好。”

  “龙起日初长。”

  “处处红花红处处。”

  “重重绿树绿重重。”

  “……”

  白苍东以一敌六,却是只守不攻,任由绿谷等六位长位出什么道句,都是直接脱口对上,竟然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绿谷他们所出的道句并不难,因为是快速对决,一些公认无解的绝句是不允许在道句对决中使用的,所以大家都是以快取胜,一边对句一边出招,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对出来,慢了就算是败。

  六位长老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白苍东的道句造诣之扎实,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以一敌六对答如流,任他们怎么出道句,都是即时对上,看起来好像普通的道句根本难不倒他。

  傅青衣和怜隐对于白苍东的道句功力之扎实也有些惊讶,能够写出好的诗句,也许只是灵光一闪,可是这样的快速道句对决,却是需要天赋、见识和大量的练习,绝没有投机取巧的可能。

  光山贤人见他们以六对一,却是奈何不了白苍东,而白苍东只对句不出题,好像根本看不起他们的样子,心中又气又怒,轮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出了一句被认为是目前还无解的道句:“凤落梧桐梧落凤。”

  其他几位长老和傅青衣听到光山竟然出了这个道句,忍不住都是微微皱眉。

  这一句是当年天心至人与前一任院长论道对句之时出的一句,当时连上一任的院长都没有能够对上来,等天心至人走后好几天才对上,不过当时却已经输了。

  因为有损书院的形象,所以这件事只有当时在场的人知道,后来严禁外传,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一句,在整个南离书院之中,知道这一句由来的也不会超过十个人,白苍东才入门不到两个月,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这一句的由来。

  傅青衣和绿谷贤人也都知道这一句,但是都没有想到,光山竟然会出了这一句。

  白苍东却没有想那么多,圣界把知识看的比命还重要,道句虽然只是一种造句和文思的练习,道句对决也只是同门间的一种竞争和锻炼方式,但是一些好的道句依然依然流传的范围很窄,所以才会造成了许多所谓的绝句出现。

  可是地球上的络发达,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基本上已经没有绝句存在了,只是匹配度高低的问题。

  而且越是绝句,反而会越出名,越容易被知道,反而是一些普通的对联在络上反而不容易看到。

  这一句“凤落梧桐梧落凤”在圣界显得很难对,但是在地球上,这一句却并不能算难,白苍东早已经见过。

  白苍东和先前一样,直接就对了一句:“珠联璧合璧联珠。”

  白苍东此句一出,所有人都楞了一下,脸上都露出意外之色,就连傅青衣都露出些许的惊讶之色。

  他们都没有想到白苍东竟然这么轻易就对上了,原本他们以为,白苍东就算能够对上来,也需要一番苦思,或者是从镜尘那里听过这个道句。

  可是白苍东对的速度和对的句子,却让他们非常的吃惊,因为白苍东的对的这一句,并不是前任院长后来想出的句子,而是他们从未听过的句子,显然是白苍东自己想出来的,而且对的极其工整,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风竹绿竹,风翻绿竹竹翻风。”见白苍东竟然把那一句也对上来了,绿谷一狠心,也不在拘泥于快速对决,直接出了一些自己也未想出对子的道句。

  “雪里白梅,雪映白梅梅映雪。”白苍东又是直接对了上来,圣界的这些对联,对于信息大爆炸的地球来说实在太老套了,对此颇有爱好的白苍东早已经见过,想对出来实在太简单了。

  “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

  “莺莺燕燕花花叶叶卿卿暮暮朝朝。”

  “月月月明,八月月明明分外。”

  “山山山秀,巫山山秀秀非常。”

  “……”

  六位长老像已经完全抛弃了先前的矜持,他们听过的,自己想到的,什么妖魔鬼怪的道句都被抛了出来,现在只求白苍东有一句能够对不上来,赶快结束了这场道句对决。

  就连绿谷贤人的女儿怜隐贤人,听到他们出的这些句子,忍不住都有些脸红。

  可是无论他们的道句出的怎么刁钻,无论是先前有着多大名气的绝句,白苍东都是和先前一样,想也不想就直接对上来,对的一众长老脸色惨白,越来越没有人色。

  “真是见鬼了,这小子是吃了什么仙丹神药吗?这都******能够对上来?他还是不是人!”光山贤人忍不住在心里面骂了一句,他都快要想不出再出什么道句了,每次轮到他出题的时候,他都觉得头皮发麻,实在是快要想不出还能出什么道句了,每次出题对他来说都是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