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招募令

神品道圣 +A -A

  “怎么?你瞧不起我?”白苍东故作恼怒的瞪着宋乐大声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你才只是一个文士,哪有资格收徒弟啊?”宋乐连忙摆手说道。

  “我可是至人的唯一弟子,现在师父不在,这镜台院自然是我作主,我当然就有收徒弟的资格。”白苍东笑了笑,又继续说道:“而且我虽然只是一个文士,可是我是至人弟子啊,你拜入我门下,那你就是至人的徒孙,这身份可不是一般真传弟子能有的。就算让你拜进了其它院,成了真传弟子,也不可能成为贤人的弟子,肯定也只是某位真人的弟子,那怎么比得上做至人的徒孙呢?”

  白苍东心想怎么也要先把宋乐给忽悠的留下来,不然以后什么脏活累活都得他自己干,这可和他的做人宗旨不符。

  宋乐毕竟还是涉世未深的少年,听了白苍东的一通忽悠,还是非常心动的。

  “可是我们镜台院没有收到招募令,你也没有收取真传弟子的资格啊?”宋乐想了想说道。

  白苍东不知道招募令是什么东西,连忙问了个清楚。

  原来南离书院的弟子一共分为三种,一种是普通弟子,也就是从青洲各处搜罗来的孩童或者有资质的少年,就像是宋乐一样,并没有真正拜入某位师者门下,只是在书院之中修行。

  第二种就是真传弟子,是已经正式拜入某位师者门下,记录在案的正式弟子。

  真传弟子也是有名额限制的,每年招收真传弟子的时间,院长都会分配给南离三十六院一定的真传弟子名额,也就是一定数量的招募令,一枚招募令就是一个真传弟子的名额,只有拿了招募令的弟子,才能够被南离书院记录在案,得到应有的福利。

  至于第三种秘传弟子,就相当于特招生,名额非常有限,整个南离书院的秘传弟子也不会超过一百个,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从真传弟子里面选出来的。

  白苍东是镜尘的真传弟子,本来是肯定能够拿到秘传弟子名额的,只是他有魔师污名,所以才会没有秘传弟子的身份,现在也只能算是真传弟子。

  “我们镜台院分到了多少招募令?”白苍东看着宋乐问道。

  “一枚也没有。”宋乐答道。

  “一枚也没有?这怎么可能?我们镜台院也是南离三十六院之一,怎么可能一枚招募令也分不到?”白苍东皱眉问道。

  “以前是镜尘大人根本不收弟子也不要招募令,现在镜尘大人都不在了,他们就连给都不给了。”宋乐说道。

  “那怎么能行,你先别走,在岛上等我,我去找他们要招募令。师父他不在了,我还在镜台岛呢,我们镜台院的招募令一枚也不能少。”白苍东把宋乐留下来之后,自己就召唤出大白鹅向南离主岛而去。

  俗话说的好“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就算是大反派,身边还得有一帮子小弟呢,白苍东怎么能够忍受自己堂堂镜台院的主事人,镜尘至人的唯一真传大弟子,竟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呢。

  “伟大的毛主席曾经教导过我们,人多力量大,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我怎么也要收百八十个门人,以壮我镜台院声势才行。”白苍东嘴上这么说,心里面想的画面却是《天龙八部》中的星宿老仙,就算是收一帮子没什么用的小弟,打架的时候能帮着摇旗呐喊壮壮声势,平时拍拍他白苍东的马屁,让他心情舒畅也行啊,总好过孤家寡人一个守着空空的镜台岛。

  万一再能收几个年轻貌美根骨奇佳的女弟子,放在身边用来养眼也是很不错的。

  想到以后自己会被一众美貌的女弟子前呼后拥,一个个酥麻麻的整天叫着“师父”,白苍东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干劲,觉得振兴镜台院实乃天命于他的重责大任,万万不可怠慢。

  当然,白苍东所想的不止是招募令,更重要的是,如今镜尘不在,白苍东就是镜台院的主事人,那些分配给镜台院的资源,现在都应该由他掌握,如此一块大肥肉,对他的修行极有帮助,白苍东又岂能放过。

  南离主岛的天心阁之中。

  “你说你要一百枚招募令?”天心阁主怜隐贤人美目微动,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这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年,语言之中透着好笑的意味。

  “是的,我们镜台院也是南离三十六院之一,应该有分得招募令的资格。对了,我名叫白苍东,不知道师姐怎么称呼?”白苍东来之前就已经打听好了,招募令是由天心阁负责分发的,所以就一路找来了天心阁,却没有想到天心阁主竟然是一位美丽圣洁的女贤人。

  修士的年纪很难从外貌来判断,这位女贤人看上去也只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虽然穿了一身宽松的素袍,不过看起来依然明艳动人,只是这女贤人有一种圣洁的气质,让人心中生不出污秽之念。

  白苍东也只是觉得这女贤人生的实在明艳,若是生在地球,也不需要任何的才艺或者演技,只是往那里一站,也一定能够成为大明星。

  “这女贤人的气质和半缘君、明月心又有些不同,若是她们能够一起组成女团,必定可以轰动天下。”白苍东心中暗自想道。

  “我号怜隐,你就是镜尘师叔的那个弟子吧?”因为镜尘晋升了至人,大部分的贤人都已经改称呼他为师叔,怜隐晋升贤人也不过就是近些年的事情,以前她就称呼镜尘为师叔,也就一直没有改过称呼。

  “原来是怜隐师姐,不知道师姐现在方便给我招募令吗?”白苍东连忙问道。

  “哪里来的不知礼数的小子,怜隐之名也是你一个文士弟子能叫的,给我轰了出去。”怜隐贤人正想要回答白苍东,却听得一声冷喝,一位三四十岁模样的男人自内阁中走了出来,正自冷冷的盯着白苍东。

  “不会这么狗血,像电视剧一样遇上个美女就会被她的追求者欺负打压吧!按照电视剧的情节发展模式,现在我是不是应该反杀打脸了?”白苍东想了想,这男人看起来应该是位贤人,就自己这文士一品的水平,真要动起手来,肯定是被人一指头按死的命,什么反杀打脸的根本不可能,那是电视剧男主角才能干的事,他白苍东没那命。

  “父亲,这位是镜尘师叔的弟子白苍东,他称我师姐也没有错。”怜隐贤人连忙解释道。

  白苍东心中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原来不是美女的追求者,而是美女的老爸。”

  “镜尘一向以文道大家自居,怎么却教出这么没有礼数,品行不端的弟子,我看镜尘这么多年的文道也是白修了。”中年男人冷着脸看了看白苍东:“你回去吧,镜尘不在,以你的品行、能力和资历,根本没有收徒弟的资格,一枚招募令都不会给你,更不要说百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