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重回镜台

神品道圣 +A -A

  (亲爱的书友们,你们忘记了大明湖畔痴痴等待你们收藏和投票的十二了吗?)

  “白师弟,你为我南离书院寻回了千年一梦,实乃大功一件,等我见过院长之后,院长必然会有重赏给你。”神罡贤人把白苍东带入了城主府内,夸奖了几句之后,就欲拿走白苍东手中的千年一梦。

  白苍东微微收手,让神罡贤人抓了个空,淡淡地说道:“神罡师兄,还是让我自己带着千年一梦去面见院长吧。”

  神罡贤人脸色有些难堪:“白师弟,你以为我会强夺你的功劳吗?你也太小看我神罡了。不是我不让你去见院长,只是你为戴罪之身,如果没有院长的批准,你必须灭杀十万魔人,晋升圣品文士之后,才能够离开天魔场。”

  “既然我不能离开天魔场,那就让院长自己到天魔场来看千年一梦吧。”白苍东转身就要离开城主府。

  “胡闹,千年一梦虽然是你寻得,但是此刀是我南离书院的重要之物,岂容你任性而为。”神罡贤人大怒,左手微动,神光凝聚为绿色的手掌,直接就抓向了白苍东手中的千年一梦,想要强行抢去千年一梦。

  白苍东身形未动,面对贤人阶的力量,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可是那千年一梦却是轻吟一声,带着白苍东的手掌自行斩向神罡贤人的绿光手掌,如梦似幻的灰烟,直接将那绿光手掌斩开。

  神罡贤人脸色一变,惊骇道:“千年一梦竟然生出了灵智,难道说你已经得到了它的认可?”

  “神罡师兄还要坚持带走千年一梦吗?”白苍东平静地看着神罡贤人,虽然白苍东不知道为什么千年一梦对于南离书院会如此重要,可是无论怎么想,千年一梦重要的原因,都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一件贤人阶的圣品神兵。

  如今千年一梦已经自生灵智,若是不能得到它的认可,贤人也不能驾驭它,就算是至人强行控制它,也难以发挥出它的真正威力。

  而让一把贤人阶的圣品神兵认可,确实太过困难,没有人敢断言,自己一定能够作出让贤人阶圣品神兵认可的文章,就算是至人也不行。

  “我没有权力让你离开天魔场,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我需要向院长报告,然后再由院长作出决定。”神罡贤人恢复了平静,神色古怪的看着白苍东说道。

  白苍东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已经是改编过的版本,完全没有提方剑豪和古魔殿,只说他们是被黑角兔群逼入了地洞之中,然后意外发现了石阶,再然后就是白苍东以一首《花非花》得到了千年一梦的认可,依仗着千年一梦杀出了地洞,其它的事情都是一字未提。

  这是白苍东和宁雪、刘千城串好了的口供,只要他们不说,旁人也想不到他们竟然上过仙峰,白苍东还解一位魔帝的魔名。

  千年一梦对于南离书院的重要性,比白苍东想象中的还要大,他们仅仅只在城主府中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神罡贤人就告诉白苍东,院长已经准许他离开天魔场,并且由神罡贤人亲自送他们回去书院。

  南离主岛的院长书房内,傅青衣站在窗边,凝视着远处的海平面,神色说不出的奇异,复杂的情绪在脸上蔓延。

  “院长,真的要让白苍东回去镜台岛?你就不怕他成为第二个傅紫衣?”站在傅青衣不远处的赤龙贤人脸色阴沉的说道。

  “他是白苍东,并不是傅紫衣。”傅青衣平静地说道。

  “可是他们实在太像了,白苍东的性子,还有他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以前的傅紫衣,我们不能再让悲剧重演,必须防患于未然。”赤龙贤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母所生一起长大的双胞胎兄弟也未必会有一样的命运,更何况白苍东和傅紫衣并无任何关系,不能因为他们的经历有些相似,就断定白苍东就是另一个傅紫衣。”顿了顿,傅青衣又继续说道:“况且,千年一梦已经生了灵智,就算是你我,也没有把握可以得到它的认可,现在白苍东已经得到了认可,对我们南离书院也是一件大好事,以后会有大用,你应该明白的。”

  “现在的他越是重要,以后的危害也就越大,你忘了当年傅紫衣他……”赤龙贤人依然不依不饶。

  “赤龙,当年事,该放下就放下吧。”傅青衣回过头来,轻叹着拍了拍赤龙贤人的肩膀:“白苍东的事情就这样吧,把他送回镜台岛,好好守着千年一梦,时机一到自然就会有用处。”

  “如今镜尘师兄去镇守死关,他又是镜尘师兄唯一的弟子,送他回镜台岛,那镜台院岂不是要由他作主了?”赤龙贤人皱眉道。

  “本该如此,去吧。”傅青衣不愿意再说下去。

  赤龙贤人也不敢太过忤逆傅青衣,只得退出了书房,只是脸上的阴沉之色却是更浓。

  白苍东本以为他和宁雪、刘千城被送回了南离书院之后,至少会来个三堂会审什么的,可是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傅青衣甚至连见都没有见他一面,就令人把他送回了镜台岛,只是传了令谕,让他好好在镜台院修行,没有允许不许离开南离书院,也就是不许离开南离三十六岛的范围。

  “白……少爷……你怎么回来了……”宋乐看到回来的白苍东,吃惊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任谁都会以为,被送去天魔场的白苍东,没有个三五年肯定不可能回来,谁知道这还没过半个月呢,白苍东竟然好端端的回来了。

  “小乐子,你这是要干什么去?”白苍东看到宋乐背了好几个包袱,有点像是搬家的样子,微微皱眉问道。

  “如今正是书院一年一度招收真传弟子的时间,我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成为某院的真传弟子。”宋乐说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是我镜台院的人,怎么还能拜入其它院门下?”白苍东顿时不乐意了,整个镜台岛除了他就是宋乐,煮饭洗衣打扫等工作以前都是宋乐在做,宋乐要是走了,他岂不是要独身一人留在镜台岛上,连个说话使唤的人都没有了。

  “白少爷,我没有你那么好的命,能够成为镜尘大人的弟子,我只是一个仆人童子而已,现在连镜尘大人都不在了,我留在镜台岛还有什么用?我也得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打算,总不能一辈子在这里混吃等死吧?”宋乐苦涩的说道。

  “我师父不收你,你可以拜在我门下当弟子嘛。”白苍东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说道。

  “你?还是算了吧。”宋乐却是很不给面子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