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狼女

神品道圣 +A -A

  “堂堂帝君竟然这么小气,只给了我一块文士阶的圣品圣物令,这也是没谁了。”白苍东看到那玉盒里面除了一块圣物令之外,竟然别无它物。

  圣品圣物令虽好,但是毕竟只是最低级的文士阶圣品,对一位帝君来说,实在称不上是拿的出手的东西。

  白苍东从玉盒中取出圣物令,只见上面有字有画,画的是一位美艳狂野的女子,只是这女子却不是纯正的人类形象,生就了一对红色的狼耳和一条红色的狼尾,身上穿着精致的金属铠甲,显得英姿飒爽,烈焰红唇眼神极其侵略性,浑身上下充满了不可言语的诱惑。

  在这狼耳女子的旁边,刻有“饿狼”二字,不知为何,竟然显得与这画中的狼耳女子显得极为相趁。

  看到这画和字,白苍东心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张学友的那首《饿狼传说》,觉得这狼耳女子,简直就是那歌中的女子。

  白苍东心念一动,竟然忍不住直接把《饿狼传说》的歌词刻在了圣物令之上。

  “她熄掉晚灯,幽幽掩两肩。交织了火花,拘禁在沉淀。心刚被割损,经不起变迁。她偏以指尖,牵引着磁电……爱会像头饿狼,嘴巴似极甜,假使走近玩玩它凶相便呈现。爱会像头饿狼,岂可抱着眠,它必给我狠狠的伤势做留念……”

  一首《饿狼传说》刻完之后,顿时见那圣物令之上赤红的火焰似火红的玫瑰一般绽放,一位狼耳狼尾,身着红色铠甲的高挑美艳女子缓缓自火焰中走出,站在白苍东面前沉默不语。

  “啊,类人形的圣兽?”一旁的宁雪和刘千城都看的目瞪口呆,白苍东拿着一枚圣物令摆弄了两下,竟然又解出了一只圣品圣兽,而且还是非常罕见的类人形圣兽。

  不过,他们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白苍东在这方面的能力之强,已经让他们感觉有些麻木了,微微惊讶之后,又觉得这事放在白苍东身上再正常不过了。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狼族美女啊,过来给我揉揉肩膀。”白苍东走出的狼耳女子之后,突然觉得明月心送给他的这礼物还真的不错。

  那狼耳女子听了白苍东的命令之后,面无表情的走到白苍东身后,双手在白苍东的肩膀上面按摩起来。

  “不错,不错。”白苍东坐在大白鹅背上眯着眼睛享受,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也不是那么真的那么没有可取之处。

  刘千城艳羡的看着白苍东,忍不住多看了狼耳女子的纤腰丰臀和那美艳的脸庞几眼。

  狼耳女子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杀意,心中暗自发狠:“魔师啊魔师,你万万想不到吧,那枚圣物令是本帝的一部分本源所化,虽然只是文士阶,却可承受本帝的意志,作为本帝的化身而存在,你给我等着,看本帝怎么收拾你。”

  明月心暗自发狠,可是却有些不太适应这身体,圣品文士阶的力量,对于她来说实在太弱小了,自诞生以来就拥有帝级力量的她,从来没有尝试过如此的弱小。

  “丫头,干的不错。”白苍东拍了拍明月心顶着狼耳的脑袋,露出主人夸赞宠物的气派。

  明月心脑子里面一蒙,等反应过来之后心中狂怒:“你说谁是丫头,你拍谁脑袋呢?本帝现在就一手指头灭了你。”

  明月心称帝不知道多少岁月,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恨不能立刻就把白苍东给碎尸万段,连自己现在是要隐藏身份都给忘记了。

  可是她才刚抬起手,白苍东心念一动,她就立刻被收入了虚界之中。

  “该死!”明月心又气又怒,这才想起,她虽然可以令自己的意志附于这身体之上,而这身体原本所在的圣物令也是她的本源力量所造,可是毕竟是白苍东解开的圣物令,对这身体有着绝对的权力,白苍东要把她收入虚界,就算是明月心的意志不愿意,也根本反抗不了。

  白苍东根本不知道明月心气的都快要吐血了,虽然他对这圣兽很满意,不过这里已经接近南离城了,类人形圣兽实在太过惹眼,所以白苍东才会把她给收进了虚界。

  白苍东三人回到了南离城,白苍东直接就提着千年一梦找上了南离城的城主府,他怕迟则生变,天魔城毕竟不是安全之地,唯有回到南离书院才算真正的安全。

  “站住,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白苍东三人走到城主府前,被门口的两个守卫直接拦了下来。

  “请两位代为通禀一声,在下白苍东,是镜尘至人的弟子,有事想与神罡贤人面谈。”白苍东客气的说道。

  “你是至人?那我们就都是贤人了。你在这里捣什么乱,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抓起来关入困魔牢。”一个守卫不屑的撇嘴说道。

  另一个守卫也笑道:“你这谎话也说的太没有水平了,整个南离书院谁人不知道,镜尘是一位贤人,而且也从未收过弟子。”

  天魔场内的消息闭塞,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镜尘已经晋升至人。

  白苍东三人好说歹说,这两个守卫根本不信,还让他们快些离开,否则就要把他们抓入困魔牢。

  白苍东也懒的再多说,直接摘下挂在腰间的千年一梦,持在手中轻轻一弹,如梦似幻剑吟顿时传上九宵,整个南离城中都听的分明。

  “大胆,竟然敢在城主府前动用武器,你是找死不成。”那两个守卫还未看出千年一梦仍是贤人神兵,见白苍东竟然想动武器,顿时双双抽出腰间配刀,一左一右向白苍东斩去。

  白苍东身形不动,一手持着千年一梦,另一只召唤出龙鳞刃一斩而出,那两个已经登临文士七品的守卫手中配刀顿时被直接斩断,若非白苍东手下留情,这一记霸月斩已经将两人的身体也一同斩断了。

  “千年一梦……真的是千年一梦……”一位身穿素衣的老者自城主府之中走出,双目死死的盯着白苍东手中的千年一梦,脸上满是惊异之色,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

  “镜台院门下弟子白苍东见过神罡师兄。”白苍东抬出了镜尘来,若是从镜尘那里论及辈份,他的确可以叫神罡贤人师兄。

  那两个守卫连同周围被惊动的人都觉得白苍东一定是疯了,一个文士竟然敢称神罡贤人为师兄。

  “白师弟,你手中的可是千年一梦?”神罡贤人自然知道白苍东是镜尘的弟子,白苍东叫他师兄也算是理所应当,而且他此时的心思全然都在千年一梦上面,根本无心计较其它。

  神罡贤人这一声白师弟,却让那两个守卫和周围的人都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合上,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