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两者皆可抛

神品道圣 +A -A

  “这个简单,不过我也不敢保证开出几品来。”白苍东看了看刘千城的圣物令,是一枚上品的圣刃令,上面画着一柄又厚又重的大剑,想了想说道。

  “无妨无妨,白师弟肯帮忙就行。”刘千城大喜,连忙把圣刃令塞给了白苍东。

  白苍东看着圣刃令上面的图画,心中暗自思索:“描写剑的好诗好句虽然不少,可是如果随便用出来,将来万一圣道碑需要之时,不就拿不出来了,这只是一件上品而已,也用不着真正的好诗,索性试试看那个行不行。”

  心中有了主意,白苍东运转气劲,很快在圣刃令上面刻画了四句。

  “番号诚可贵,种子价更高,若为大宝剑,两者皆抛。”刘千城和宁雪都在心中默念了白苍东所写的四句,都觉得这诗十分独特,可是又有些不懂,这番号是什么,种子又是什么种子,为什么能和大宝剑扯上关系。

  正在转念之间,突然见白苍东手中的圣刃令光芒大放,化为了一柄又重又厚的大宝剑,看起来华丽丽的十分若眼。

  “上品……还是九品……”刘千城看了之后大喜过望,原本只求能开出上品就好,没想到竟然是上三品之中最好的九品,和宁雪的绿竹一样。

  “白师弟果然是大才,随便一首诗都有如此成就。”宁雪眼神中充满了崇拜和仰慕。

  “这也行?”白苍东瞪大了眼睛,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真的能开出九品兵器来,怪只怪裴多菲的《自由与爱情》原作实在太好。

  “白师弟,这首诗真的很好,可是其中有些东西我还是不大明白,番号是什么?种子又是什么种子?为什么能和宝剑扯上关系呢?”宁雪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一脸勤学好问,希望白苍东能够给她答疑解惑的认真表情。

  “咳咳,这个嘛,番号是一种铸剑秘法,种子则是指铸剑的好材料,若想炼的好贱,此二物必不可少。”白苍东轻咳道。

  “原来如此,白师弟真是博学多才,这等秘法都了然如胸,难怪有此成就。我们以后得多向白师弟好好学习才成。对了,不知道哪里才有种子,谁人知道番号呢?”刘千城得了九品兵器,忍不住对白苍东夸赞起来。

  “都已经失传了。”白苍东眨了眨眼睛说道,这个世界又哪里来的番号和种子。

  “原来如此,真想亲眼看一看番号和种子,看看那好剑到底是怎么炼成的。”宁雪一脸的向往。

  白苍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额头上都是黑线,连忙转移了话题:“也不知道明月心搞什么鬼,既然答应留我们在这里,为什么却不许我们离开这宫殿,总在屋子里,闷都要闷死了。”

  宁雪沉吟道:“我怀疑这里可能是天魔四险中的某一处,否则天魔场虽然广大,魔痕虽然多如牛毛,可是一般都是普通的魔兵而已,连个魔将都很难见到,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魔王,更加不可能有魔帝的存在。如果说什么地方有可能的话,那就是天魔四险之中,才有可能存在这些恐怖的存在。”

  “宁师妹说的没错,我怀疑这里很可能就是紫山或者仙峰。”刘千城赞同道。

  “既然天魔场中有一位魔帝,又有这么多的魔王,我们南离城的守卫力量根本就不够看啊,禁锢着天魔场的大阵防御肯定也防不了他们,为什么他们还会任由我们南离书院占据着天魔场呢?”白苍东疑惑不解。

  “这些我们哪里想的明白,这些大人物所思所想,我们小小文士不明白也是正常。”顿了顿,刘千城又接着说道:“那个紫衣也是古里古怪的,怎么在石阶上面就不见了,他又去了哪里,我看那小子根本就是在假疯卖傻,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鬼地方来的,他是不是也是赤龙贤人派来的,故意把你往死路里面引的?”

  白苍东微微摇头:“不大像,如果他真是赤龙贤人的人,在遇上方剑豪的时候就应该救我们脱困,在地洞中的时候,也就没有必要救你们,直接杀了你们不是更好。”

  “说的也是,可是如果他不是赤龙贤人的人,那他又怎么不见了呢?当时那石阶可是被千年一梦的力量所控,他又怎么可能走的出去?”刘千城还是心有疑惑。

  白苍东也想不明白,紫衣身上确实充满了疑团,只不过他也不好下定论,紫衣到底是好是坏,亦或者真的只是一个失忆的人。

  明白心只允许他们在宫殿之中活动,绝对不许走出宫殿,虽然这里的宫殿庞大,比地球上最大的大厦还要广阔,不过宫殿之中都是强大的魔人魔物,白苍东三人被他们盯着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所以都没有闲逛的心思,聊了一会儿,没有聊出什么结果,就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

  白苍东躺在石床之上,闭着眼睛也睡不着,想着方剑豪和赤龙贤人的事情,他可不想在天魔场这种鬼地方待一辈子,可是他又不知道赤龙贤人到底为什么要他的命,又或者要他命的不止是赤龙贤人。

  白苍东正思索着,突然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浑身的不舒服,把眼睛睁开,顿时被吓了一跳。

  只见石床正上方的天花板上面,一个人像是壁虎一样贴在上面,一双眼睛正盯着白苍东看,白苍东睁眼睛,四目顿时交集,把白苍东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刚点叫出声来,贴在天花板上面的人,竟然是紫衣。

  看到白苍东张嘴欲叫,紫衣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轻巧的一翻身,就落在了石床之上,白苍东这才看到天花板上面被紫衣掀去了一块石板,紫衣就是从里面钻出来的。

  紫衣落在石床上面之后,用手指在石床上面虚画了几个字:“别出声,写字。”

  “在石阶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见了?你又怎么会在这里?”白苍东迫不及待的写出自己想问的话。

  “你不能留在这里,必须快些离开,否则有危险。”紫衣却没有回答白苍东的问题,又写下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