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任尔东西南北风(求收藏票票)

神品道圣 +A -A

  “白哥……白爷……你究竟在想什么啊?就算你不要求让我们离开,也可以要点好处,弄点高级的圣物令什么的,或者学点秘法秘技也行啊,这些我都能理解。可是你要求留在这里有什么好处?这里随便一个魔人或者魔物,打个喷嚏稍微用力点都能把我们给灭了,我们留在这里指不定哪天被魔人不知道怎么就给杀了……”一个石屋之中,刘千城郁闷的向白苍东吐苦水,他实在想不明白,昨天在古魔大殿之中,白苍东会提要求留在这里。

  白苍东坐在地上,一边擦拭着从方剑豪那里夺来的无定剑,一边说道:“你们不觉得的奇怪吗?”

  “奇怪?当然奇怪,你这选择我们怎么可能不觉得奇怪。”刘千城说道。

  “我不是说我,我是说方剑豪。”白苍东说道。

  “方剑豪有什么可奇怪的?”刘千城皱眉问道。

  “这一柄无定剑是真人级的圣品,正好克制我的本命道印,方剑豪一个刚刚晋升真人没几天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神兵?”白苍东看着手中的无定剑说道。

  “好歹人家也是剑阳真人的真传弟子,剑阳真人收藏的神兵剑器一定不少,说不定正好有这么一把。”刘千城想了想说道。

  “好,就算这剑是巧合,那么为什么方剑豪能够追踪到我的行踪?”

  “不是在你身上种下了灵香术吗?”

  “对,就是灵香术,可是我来天魔场前后,都没有接触过天魔场,唯一能够在我身上做手脚的,就只有送我到天魔场的赤龙贤人。”

  刘千城和宁雪都楞了一下,宁雪有些怯生生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要杀你的不只是方剑豪,赤龙贤人很可能也想要你的命?”

  白苍东冷哼道:“否则你以为方剑豪自己会修炼那种自爆的秘技?哪有人这么傻?肯定是有人为了万无一失,在方剑豪身上弄了手脚。”

  “赤龙贤人为什么要害你?”刘千城坐了下来,楞楞的看着白苍东问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想要害我的是不是只有赤龙贤人,更不知道天魔场里面还有没有其他想要杀我的人,而我身上还有灵香术,所以我只能暂时留在这里,就算是赤龙贤人也不可能跑到这里来杀我。”白苍东叹气道。

  刘千城和宁雪都沉默无语,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白苍东要留在这里,如果真是赤龙贤人想要杀白苍东,白苍东回去南离城就等于是送死。

  “可是我们终究是人,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里吧。”刘千城苦闷的说道。

  “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等我想明白了,就带你们一起回去。”白苍东看着刘千城说道:“赤龙贤人自己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我,但是他却都没有动手,而是借了方剑豪之手杀我,可想而知他并不想别人认为是他杀了我,而你们一直和我在一起,赤龙贤人会怎么想很难说,最好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留在这里对你们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刘千城和宁雪顿时脸色变了变,现在刘千城大为后悔当初自己邀请白苍东一起去斩杀魔人。

  看到刘千城和宁雪的反应,白苍东心中暗自点了点头,这正是他要的效果,只要能把两人的生死和他绑在一起,就算回到了南离城,他们也不会把他白苍东又解了魔名的事说出去。

  “你们也不用太担心,等我想清楚了之后,就会带你们回去,保证你们不会有事。”白苍东笑了笑说道。

  刘千城和宁雪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也只能以白苍东马首是瞻,涉及到赤龙贤人这样的强者,他们自己根本没有应变的能力。

  把刘千城和宁雪拉到了自己这边,白苍东还是很满意的,两人都是上品真命道印,又已经是九品文士,只差一步就能够晋升真人,也算是很不错的帮手。

  不得不说南离书院确实厉害,随便挑一个弟子出来,就是拥有上品真命道印之人,只怕这青洲半数的青年才俊都被招入了南离书院之中。

  “白师弟,我可以试试解开你身上的灵香术。”宁雪小声说道。

  “能行吗?”白苍东惊喜的看着宁雪,他身上的灵香术若是解不开,始终是个心病,太容易被有心人追踪。

  “我可以试试看。”宁雪顿了顿说道:“灵香术千变万化,每个人练就的灵香之味都各有不同,但是想要解开灵香术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直接除去身上的灵香,这种方法比较困难,必须对症下药,要先能够找出那种灵香才行,这灵香既然是赤龙贤人所下,一定高明无比,恐怕我难以找到,就算能够找到,十有八九也解不开。”

  “另外一种方法呢?”白苍东问道。

  “另外一种方法就简单的多了,就是遮蔽身上的所有味道,这样无论那人在你身上下了什么样的灵香都没有用处了。”宁雪把脖子上面的一条吊坠摘了下来交给白苍东:“这是一件上品的妙香晶坠,能够散发一身幽香,除去身上的异味,就算除不掉,妙香晶坠散发的幽香,也足以掩盖屏蔽掉你身上的异味,你把这个贴身戴着,应该就没有人能够再用灵香术追踪到你了。”

  “多谢宁师姐,这实在太好了,这条妙香晶坠多少钱,我现在就付给你。”白苍东大喜道。

  “钱就不用了,如果方便的话,白师弟你可以帮我解开这枚圣物令吗?”宁雪小脸微微一红,把一枚圣物令拿出来放在了白苍东眼前。

  白苍东看了一眼,这枚圣物令正是宁雪之前看的那枚,上面有石有竹的圣植令。

  “举手之劳。”白苍东接过圣植令,也不多加思索,直接就在上面刻了一首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随着诗句完成,白苍东手中圣植令青芒大放,眨眼间就化为了一根四五尺长,娇翠欲滴的上品绿竹。

  “宁师姐。”白苍东把绿竹还给了宁雪。

  “白师弟果然是好文采。”宁雪美目中异彩连连。

  刘千城心中更是惊异,心道:“这白苍东的文采当真深不可测,随口一诗就有如此高的水平,当真是天纵之才。”

  “白师弟,我的兵器在跳入地洞的时候丢掉了,在这里无聊的很,连修炼剑法都没有趁手的家伙,我这里还有一枚圣刃剑,你能不能也帮我解出来。”刘千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出了一枚圣物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