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魔帝之名

神品道圣 +A -A

  “人类,你该死。”

  众魔愤怒咆哮,魔气遮天蔽日,一刹那间整个古魔大殿仿佛化为了恐怖的修罗炼狱场,一个个魔人魔物,如同欲吞食天地杀戮人间的修罗般向着白苍东逼迫而去,又如诸天魔神张开了血盆大口,要把白苍东生吞活剥,连一点渣都不剩下。

  白苍东心胆极寒,只是他也知道此时已经有进无退,退一步是死,进一步或有一线生机,连死都不怕,又怕什么修罗魔鬼,任他万魔缠身百鬼噬体,此时也只能步步前行,搏那脱出地狱的万一。

  万魔咆哮之中,白苍东傲然而立,仿佛根本未把他们放在眼中,手中千年一梦直指魔帝稳如磐石,双目亦死死的盯着那高高在上的魔之帝君,没有半分退缩的意味。

  “退下。”魔帝清冷一喝,众魔虽然愤愤难平,不过却无一人敢于违抗魔帝的轻轻一言,都退回了大殿两侧,只是却依然目露骇人的凶光,一个个全部死死的盯着白苍东,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冲过去把他撕吃了一般。

  “自本帝降临圣界的千古岁月以来,还未有人敢问本帝真名,你是第一人。”魔帝起身走下了宝座,身外的迷雾似乎也渐渐散去,让白苍东能够看清楚魔帝的真容,看清楚之后,白苍东忍不住楞了楞。

  “这魔帝竟然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白苍东心中暗赞。

  如果说半缘君的美是真和痴,那么这位魔帝的美就是超脱于凡俗之上的清和傲。

  仙女并不足以形容这位女魔帝,因为仙女没有她那高高在上的孤傲气质,女神也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丽,因为女神缺少了她的那份夺人心魄的美艳。

  “这魔女要是放在地球上,穿上性感的衣服,扭腰摆臀跳个舞的什么的,哪里还有韩国那些女明星什么事,只怕这全天下的男人都要为她疯狂了。对了,要是能让她和半缘君组个女团,跳些********诱惑的舞蹈,露出几分狐媚的眼神,那岂不是要爽翻天了。”白苍东忍不住有些怦然心动,忍不能现在就把半缘君抓了来,教她和这女魔帝学上几段韩国女团的舞蹈,组个魔女时代什么的,自己一边看她们表演一边喝上几杯小酒,岂不是要快活死了。

  “帝君,请报上你的魔之真名。”白苍东知道这时候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定了定神,再次开口问道。

  “你听好,本帝的真名是明月心。”魔帝冷冽的目光落在白苍东身上,脸上再无半分笑意。

  魔之真名为魔人的尊严,魔帝这等存在更是视之为命,若非她先前已经应诺了白苍东,绝不可能在一个区区文士面前报上自己的魔之真名。

  此时明月心已经心存了杀念,只等白苍东解不出魔之真名后,就立刻令他灰飞烟灭,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侮辱,一个魔帝竟然会向一个人类文士报上魔之真名,就连明月心自己都无法容忍这种屈辱。

  白苍东表现看似轻松,心中却是同样压力深重,听了魔帝的真名之后,就立刻转动脑子,希望能够找出与之匹配的诗词歌赋来。

  明月心这个名字并不算特别,特别是明月两个字,在地球上算是很俗烂的一个词了,但也正因为它的俗烂,所以显得特别困难。

  明月心这个三字,白苍东能够想到的第一个就是古龙小说《天涯明月刀》中的一个女人明月心,在小说里面曾经有这样的形容:

  蔷薇有刺,明月呢?

  明月有心,所有明月照人。

  她的名字就叫明月心。

  可是白苍东并不能拿这样的描写作为魔之真名的解释,就算是白苍东自己也不认为这样的解释真的能够解开魔名枷锁。

  “还有些什么描写明月的著名诗词呢?”白苍东苦苦思索。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不行……不行……”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好像也不大对……”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好像和明月心的感觉不大像。”

  “不对……不对……”

  白苍东想了又想,虽然颇多与明月有关的诗句,可是想来想去,却没有一首能够和明月心那孤高的气质匹配。

  一众魔王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白苍东,只要他说错半个字,就会立刻把他撕的连渣都不剩下。

  宁雪和刘千城却是恨不能白苍东立刻说出一首诗来,把那魔帝的魔之真名给解开了,他们才好有一条活路。

  看到白苍东一直沉默不言,刘千城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只是祈求白苍东千万要想出来,千万要说的对,想想要被抽�扒骨熬成灯油的景象,刘千城就浑身哆嗦。

  “快说啊……快说啊……”刘千城心中呐喊,可是又不敢出声,怕打乱了白苍东的思绪,心里面又害怕白苍东想不出来,或者是想错了,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

  宁雪的想法就简单了许多,只是一心希望白苍东能够解答的出来,免去他们的杀身之祸。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能够解答的出来吧?以前他就解开过一个魔人的魔名真义。不过那时的魔人又岂能和这位魔帝相比,魔帝的魔名真义应该要难的多吧……明月心……明月心……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可是因为简单,又太过空泛了,到底怎么样才能够符合她的魔名真义呢?”宁雪心乱如麻,自己也想了几句,可是这种情况下根本静不下心来想什么诗句,连平时的水准都远远不及,更不可能想出圣品诗句来。

  “告诉我,本帝的魔名真义到底为何?”明月心目光如刃,盯着白苍东缓缓说道,她已经没有耐心再等待下去,只要白苍东一字说错,她就立刻把这个胆敢问她魔名的家伙直接挫骨扬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白苍东轻语慢吟,把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缓缓朗诵了出来。

  念完之后,白苍东目光盯着魔帝明月心,自己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敢确定,这一篇水调歌头是不是能够解开明月心的魔名真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