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古魔大殿

神品道圣 +A -A

  白苍东站稳了身子抬头一看,整个人顿时楞在了那里,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而宁雪和刘千城两人则更加的不堪,都像得了小儿麻痹症的患者一般,瘫在那里站不起来还浑身发抖,满眼皆是恐惧和绝望。

  石门之后赫然是一座古老的大殿,在大殿的两侧各有一排魔人和魔物,每一个毕是魔气冲天如同魔王临世,而这许多强横无匹不可一视的魔人魔物,竟然都匍匐在地,向着大殿中央的宝座之上跪拜。

  此时这许多凶神恶煞的魔人魔物,连同那宝座之上至高无上的人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苍东三个人身上,仿佛是一群饿狼在盯着几只误入狼群瑟瑟发抖的小鸡仔。

  “我了个去,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石门之后应该是心梦贤人隐居之所藏宝之地吗?这么许多魔焰冲宵的魔人和魔物是怎么回事?怎么看这里随便一个魔人或者魔物,都是足以横行一方的恐怖存在,绝非区区魔将那么简单,为什么他们竟然会在这里?”白苍东现在只恨自己没有学过趋吉避凶的占卜之法,深感以前自己真应该学学五行八卦什么的,至不济学点星座塔罗牌什么的也行,随便会点什么稍微那么一算,也肯定算的出自己今年是流年不利不宜出门,否则必倒大霉。

  “咳咳,打扰各位聊天真是对不住,你们不用理会我们,我们只是来旅游的,这就走了,不打扰各位了。”白苍东说着推了推像鹌鹑一样在大殿众魔魔焰压迫下瑟瑟发抖的刘千城和宁雪,就想要退出大殿。

  至于朱风,他距离尸体爆炸的方剑豪太近,早已经被神光炸的血肉模糊,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凑不出来了。

  “本帝数百年未曾入世,想不到今日竟然有人类敢走入我这古魔大殿。”那宝座之上至高无上的魔人轻声细语,落在白苍东三人耳中,却令三人脸色惨变。

  身体仿佛被无形的墙壁所阻,竟然再也走不动半步。

  “不是说天魔场内想遇到个魔将都需要极好的运气吗?这个魔帝是怎么一回事?这满殿的魔王又是怎么一回事?”白苍东暗暗叫苦,心道今天就算是神仙来了,恐怕也难救他们脱离这万恶的魔窟。

  “帝君,怎么处置这三个人类?”大殿右侧一个银发似雪,胡子几乎垂地,手中持着一根古藤杖的魔人向着那宝座之上的魔之帝君躬身问道。

  “长明灯的灯油也快尽了,抽�去骨熬了灯油吧。”魔帝淡淡一句,却把刘千城吓的裤裆瞬间湿了一片。

  宁雪也好不到哪里去,吓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满脸都是恐惧之色。

  魔帝的声音刚落,便有一似狮似虎高达三丈的魔物自大殿左侧走出,此魔物通体宛如黄金所铸,尾端还燃着一团金色的炎焰,行动之间周身似有无数的细碎的金光闪烁,毫不收敛的魔气几乎凝成实质,一看就知道是非常恐怖的魔物。

  “且慢!”白苍东知道自己此时再不说话,他们三个人就真的要被熬成了灯油了。

  白苍东这一声且慢,顿时令群魔的目光都凝聚在了他身上,白苍东强自忍着在这魔气凶威压迫下产生的恐惧感,心中自我安慰:“哥怎么说也是在天安门前观看过大阅兵,见过大场面的男人,连核弹头哥都见过,这区区百来个魔王魔帝又算得了什么。”

  “帝君,你可识得此物?”白苍东举了举手中的千年一梦,这千年一梦就在这古魔大殿之后封路,若说和古魔大殿的主人一点关系也没有,白苍东无论如何也是不敢相信的。

  “大胆,吾帝也是你有资格与之相语的。”那银发魔人手中古藤杖一顿,白苍东三人脚下突然诡异的钻出无数的藤条,缠绕住了他们的身体,把他们三人全部都四脚大张的吊在了空中。

  那些古藤宛如活物,其中一支似鞭子一般狠狠的抽向白苍东的嘴巴。

  当!

  千年一梦无风自动,自行飞起横于白苍东面前,斩在那钢鞭似的古藤之上,那古藤却并未断掉,只是像是突然失去了生命一般,软绵绵的掉在了地上。

  那银发魔人大魔,身上银华似焰而燃,手中古藤杖就欲点向白苍东。

  “你即持千年一梦,想来和心梦那小丫头有些渊源。”魔帝的声音轻轻传来,本来愤怒无比的银发魔人却是收了涛天魔气,缓缓退回了大殿一侧垂目而立。

  “奇怪,听这魔帝的语气,似乎并不知道这千年一梦就在古魔大殿旁边秘道的石阶之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白苍东心念电转,嘴上却说道:“帝君既然认得我家贤人,那大家就不是外人嘛,自己人何苦为难自己人呢?不如看在我家贤人的面上,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白苍东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那宝座之上的魔帝,那魔帝坐在上面,前面无并什么遮挡,可是即便白苍东修炼过镜心眼,却怎么也看不清那魔帝的面目,甚至连是男是女也看不出来。

  可是如果说看不清,却又觉得似乎眼耳舌鼻都看的清清楚楚,那种似看清又似看不清的感觉,让白苍东难受的几乎想要吐血。

  “看你这牙尖嘴利脸皮厚的模样,确实是和心梦那小丫头一模一样,不愧是她的传人。”魔帝饶有兴趣的看着白苍东:“当年那小丫头哄骗本帝答应点她一指,只要她不死便可离去。你即是她的后辈传人,本帝也不厚此薄彼,你若是能受本帝一指而不死,便由得你去吧。”

  “你妹啊,人家心梦贤人那可是贤人啊,只比你这魔帝差了一个大等阶,接一指还有活的希望。我只是一个不入品的小文士,别说接你一指了,你打个喷嚏稍微那么用力一点都可能把我给震死,我接个屁啊。”白苍东心中叫苦,万万想不到当年心梦贤人竟然也是误闯进的这古魔大殿,还受了魔帝一指才得以离开。

  白苍东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别无选择,镇定了一下心神,抬头挺胸看着那魔帝说道:“我也不需要帝君你给我一指,只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只要得到了答案,要杀要刮任由帝君您处置,帝君可您答我?”

  “哦,那到是有趣,想问什么你就问吧,只要本帝能够回答,自然不会让你失望,也可让你安心成为我长明灯的油灯。”魔帝笑吟吟的说道。

  白苍东深吸了一口气,昂首挺胸,拔刀直指那高高在上的魔之帝君,傲气凌人的大声说道:“魔人,报上你的魔之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