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石门之后

神品道圣 +A -A

  “你有用,那你就快些说吧,我就看看你到底多有用。”朱风冷哼道。

  白苍东也没心思和他争辩什么,他自己心中也有几分忐忑,如果这一首再不行的话,他脑子里面也想不出别的了。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白苍东神色微微有些凝重的念出了这首白居易的《花非花》。

  “这就是你想的诗?又是花又是雾的,千年一梦哪里来的这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你也好……意……思……”

  朱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只感觉整个石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石壁上的明珠中涌出一股股的雾气,只是眨眼之间整个石阶都被浓雾所笼罩。

  只是这浓雾却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一处凝聚,等宁雪等人从雾中脱出之时,只见白苍东手中多了一柄细长窄刀,刀身只有两指宽,薄如蝉翼,其上有淡淡地雾气缠绕,远远看去似真似幻,飘渺似真仙神兵。

  “这怎么可能?”朱风呆呆地看着白苍东手中的那柄刀,实在不敢相信,白苍东那首听起来乱七八糟的破诗,竟然真的得到了贤人级的圣品神兵千年一梦的认可。

  “那真是心梦贤人的千年一梦吗?”刘千城看着白苍东手中的刀,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千年一梦,当真的美的让人无法相信那是真实的存在,不愧是贤人阶的圣品神兵。”宁雪则是艳羡的说道。

  白苍东轻轻挥了挥手中的千年一梦,拿在手里面好像没有重量一般,轻飘飘的连力道都好像用不上。

  虽说这是贤人阶的圣品神兵,可是白苍东却感觉不到这柄刀到底强在什么地方,完全没有影视剧中那些神兵利刃的霸气感觉,除了看着十分漂亮精致之外,完全没有什么神兵宝气之类的东西。

  欣赏了片刻,白苍东欲把千年一梦交由十方古帝带入虚界之中,可是十方古帝才显其形,还未抓住千年一梦,就感觉千年一梦刀身一颤,十方古帝的虚影瞬间被震散,白苍东顿时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千年一梦刀身发出轻吟之声,似乎在嘲笑白苍东竟然妄想把它收入虚无。

  白苍东心中暗自苦笑:“不愧是通了灵的神兵,以后只能拿着它了。”

  因为没有刀鞘,白苍东也没有办法把千年一梦挂在腰间,只能提在手里,目光四下打量,原本那上下皆不见其尽头的石阶,如今却看的分明,一共也不过就是四五百阶的样子,一眼就可以看到头,他们走了这么许多个时辰,竟然都只是在这四五百阶上面打转而已,千年一梦的力量实在惊人。

  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最开始的刻有“千年惟一梦,梦醒了无痕”的石碑仅仅只有不到十个台阶而已,来时的水道也都看的分明,可是却依然没有看到紫衣的影子。

  朱风等人开始还有些被千年一梦所吸引,不过很快目光就从千年一梦上面移开了,因为在那石阶的尽头,赫然是一面紧闭的青石大门。

  “白苍东,心梦贤人最珍贵的圣品神兵千年一梦都让你得了,他剩下的其它东西,你不会再和我们争了吧?”朱风咽了咽口水说道。

  他心中暗自盘算,千年一梦应该就是心梦贤人留在那里阻拦旁人进入他隐居之所的屏障,现在千年一梦已经被破,这石门之后一定就是心梦贤人的隐居之所,就算拿不到千年一梦,心梦贤人的遗物随便拿几件也足够他挥霍了。

  “白师弟破了千年一梦当为首功,心梦贤人的遗物,白师弟自然占一大份。”刘千城却比朱风有心计的多。

  他当然不想分给白苍东,可是现在白苍东手上握着一柄通了灵的贤人阶圣品神兵,他和朱风虽然都是文士九品,可是恐怕也难挡千年一梦一击,哪里敢不分东西给白苍东,现在他更害怕白苍东会仗着千年一梦强占心梦贤人的所有遗物。

  白苍东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脸色微变,转身向下面的水道看去,只见一人已经踏水而来,转瞬就登上了石阶,正是那剑阳真人的弟子方剑豪。

  “你到是藏的好,让我一阵好找。只可惜就算你藏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你的身上已经被种下灵香术,无论你逃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掌心。”方剑豪拔出长剑,指着白苍东一步步逼近:“我已经没有耐心再和你玩下去了,现在就送你下去向我的师父赔罪。”

  说着,方剑豪手中长剑之上剑光如匹练般斩出,只是刹那间就斩到了白苍东的面门前,眼看就要把白苍东直接斩成两半。

  白苍东一挥手中的千年一梦,依然是那般轻飘飘的如同无物,刀身上灰雾缠绕,若仙女的裙带飘飞,自刀身飞舞而出。

  灰雾与剑光交击的一刹那,竟然无声无息的自剑光之中透了过去,诡异的直接穿过了剑光,穿过了方剑豪的身体,仿佛那灰雾只是幻影一般。

  当啷!

  方剑豪的身体被灰雾透过,并没有一丝伤痕,可是方剑豪却如同痴呆了一般,整个人瞪大了眼睛楞在那里,连手中的无定剑掉在了地上都一无所知。

  白苍东顺手抄起了无定剑,警惕的看着方剑豪,方剑豪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仿佛已经化身石像了一般。

  “快杀了他,他被千年一梦所斩,传说被千年一梦斩中之人,都会被困于梦境之中,如果他不能以自己的意境破除梦境,就算千年也难醒来,现在他全无防备,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刘千城大声对白苍东喊道。

  白苍东看了看方剑豪,又看了看手中的刀剑,摇了摇头说道:“算了,由他自生自灭吧,他还不配让我的双手沾染血腥。”

  白苍东至今还未曾真正杀过一人,以他在地球所受的教育,如果是在战斗中以命相拼也就罢了,杀了也就杀了,那叫正当防卫,可是现在这样把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活生生劈死,他还是有些下不了手。

  反正方剑豪已经中了千年一梦,恐怕直到死也不可能醒过来了,就算万一醒过来,他也已经不是白苍东的对手,白苍东也不怕他翻了天。

  “你要故作清高不动手那是你的事,我可不想留下祸患。”朱风却是不肯就这么放任方剑豪自生自灭,手中持了一柄刀,狠狠劈向方剑豪。

  长刀直接劈在方剑豪脖子上面,顿时斩出了一道深痕,鲜血从中喷涌而出,可是刹那之后,朱风的脸色却是大变。

  只见方剑豪的伤口鲜血喷涌,身体竟然诡异的膨胀起来,如同炸弹一般爆炸开来,爆出炽烈如阳的神光,首当其冲的朱风顿时被神光推的倒飞了回来。

  强大的神光冲击波令白苍东几个人也都站立不稳,像是皮球一般向后滚去,最后全都撞在了石阶尽头的石门之上,那石门竟然被一撞即开,三个人顿时滚入了石门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