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花非花

神品道圣 +A -A

  “你们高兴的太早了,如果这真是千梦一梦所化,我们现在连哭都来不及了。”刘千城却是一脸的苦涩。

  “这话怎么说?”白苍东问道。

  刘千城苦笑道:“如果这石阶真是千年一梦所化,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心梦贤人驾驭千年一梦所为;还有一种就是千年一梦通了灵,生出了自我灵智,化为了这无尽的梦境石阶。你们觉得哪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朱风和宁雪听了刘千城的话,也都是脸色大变,脸上的喜悦之情已经全然不见,脸色瞬间变的堪看无比。

  “已经几百年时间过去,心梦贤人仍然活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真是千年一梦自己开了灵智,那我们就必须要能够做出一篇得到它认可的文章,才能脱困而出。”宁雪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

  “只是一篇文章而已,我们岂不是大有希望脱困?”白苍东大喜,现在他的武斗能力确实不大行,不过若说文章,地球数千年的璀璨文学史可供白苍东借用,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你还真当自己是文道大家了吗?”朱风冷着脸说道:“贤人阶的圣品,开出来的时候所作文章就必然已经是人间圣品,同类型之中难寻可与之并列者。更何况我们根本没有见过千年一梦的圣物令,不知道上面具体写了什么画了什么,只凭我们仅仅知道的心梦贤人留下的那两句,又怎么能够做的出同等级的文章,又怎么得到千年一梦的认可。”

  “那也未必不能,心梦贤人所作的诗句,已经留下了最关键的两句,我们只要依此作出类似的诗句,应该就没有错了。”白苍东说道。

  “光耍嘴皮子有什么用?你要真有能耐,就做一首能够让千年一梦认同的文章出来,让我们大家脱困,我朱风就真的服了你。”朱风冷言冷语道。

  白苍东没有理会朱风,脑子里面却是心念电转。

  圣物通灵这事他从以前的白苍东记忆中也有所知,贤人级以上的圣物,天生就自有灵性,而贤人级以下的圣物,需要某种机缘才能够提自生灵智。

  一般情况下,能够自生灵智的都是圣品,这柄贤人阶的圣品千年一梦能够通灵也不算奇怪。

  白苍东想的则是,一般的贤人阶圣物,必须要有同等阶的人使用,才能够发挥其威力。但是自生了灵智的圣物却不同,因为有了灵智,它自己就可以发挥出自身的一部分力量,虽然不及被强者驾驭之时那般厉害,但是毕竟是贤人阶的圣品,如果能够得到它的认同,让它认了主,对付一个刚刚晋升真人阶的方剑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想到此处,白苍东挖空了脑袋,暗暗思索有没有和“千年惟一梦,梦醒了无痕”意思比较接近的诗词。

  “白师弟,在我们之中,你的文采最好,你好好想想,能不能想出类似的诗句。”刘千城有些急切的看着白苍东说道。

  他自己并不擅长诗词歌赋,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白苍东身上,毕竟白苍东曾经连魔人之名都给解开了,应该还是有些本事的。

  宁雪的眼睛也看着白苍东,她自己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想了不少句子,可是却没有一句能够媲美心梦贤人留下的那两句。

  “我试试看吧。”白苍东想了好一会儿,到是让他想到了一首有这么个意思的诗句,不过总感觉还是有些不同,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先试试看了。

  “白师弟你已经想到了?快念出来试试看。”刘千城大喜道。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白苍东念出的这四句,是苏轼所写的一首诗的前半段。

  诗自然写的极好,可是白苍东总感觉和心梦贤人的意境上面有些不大一样。

  刘千城三人都看着这石阶,等了一会儿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我就说了,圣品诗词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想出来的,你们还真把他当成文道大家了?”朱风心中本就对白苍东不爽,见白苍东此时又作诗失败,忍不住出言嘲讽。

  “不要紧,不要紧,这首诗已经做的很好了,白师弟,你再想想,再想想……”刘千城却是一个劲的指望白苍东。

  宁雪想了想说道:“白师弟的这首诗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不过确实已经做的极好,只是意境上面与心梦贤人的这首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不是你的诗不好,只是因为心梦贤人本来就是针对千年一梦的圣物令而做,已经在这方面到达了极致,想要在这方面超越他太难了。”

  白苍东点点头,他也是这样认为的,摸了摸鼻子,脑子继续飞快的转动,希望能够再找出一首诗来。

  突然间,白苍东脑子里面灵光一闪,又想到了一首诗。

  “这一首也许能行。”白苍东揉了揉太阳穴,一边说一边仔细回想整首诗。

  “人家心梦贤人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坎坷,才作出了这么一首圣品,你以为自己是谁?随便想想就能想出媲美心梦贤人殚精竭虑想出的诗句?做人不要那么浮躁,不是你偶然做过两首好诗,就真的是文道大豪了,好好想清楚再说也不迟,只是作诗作的快是没用的。”朱风嘲讽道。

  “白师弟,你别和朱风一般见识。不过这关系到我们的生死,你再好好想想,慢慢来,我们还有时间。”刘千城也觉得白苍东太草率了,这才刚刚做了一首没多久,转眼就又来一首,像是垃圾一样往外面丢,哪里做的出流传千古的圣品诗句。

  宁雪也劝道:“白师弟,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凡事欲速则不达,我们一起想想,你再仔细斟酌斟酌。”

  宁雪只是觉得白苍东刚才那首诗已经做的极好,但是没有能够得到千年一梦的认可,心情难免有些浮躁了,心态上出了问题,才会这么快又做了一首出来,恐怕没有太过用心考虑。

  “若是这一首不成,再想也没什么用了。”白苍东说的是实话,他记忆中和心梦贤人那两句有些相似的就这么两首,如果都不成的话,再想也没什么用处了。

  不过这话落在朱风三人耳中,都觉得白苍东有些高傲自大,仿佛在说他这一首一定能成似的,如果他这一首都不成,他们三个再多想也没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