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千年惟一梦

神品道圣 +A -A

  “三清、上帝、菩萨、如来佛祖、雅典娜……我白苍东一生没做过什么坏事,就算做过那也是无心之失,你们一定要保佑我大难不死,回头我一定给你们造碑立传,让你们神恩在这异界开枝散叶……扑通……”

  白苍东正在心中向地球上诸天神佛请求庇护,突然只感觉身体一震,活生生像是撞在铁板上面一样,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搅翻了似的,痛的他差点张嘴就想惨叫,可是这一张嘴,一股冰凉的液体就灌了进来,呛的他连水连自己腹中翻腾的气血一下子喷吐了出来。

  这时候白苍东才意识到,自己是掉进了水里面,可是因为落差太高,就算掉落在水面上,产生的撞击力也差点要了他的小命。

  还好这身体经过了修炼,远非地球人可比,如果白苍东还是地球时的身体状况,这一下子就被拍在水面上拍死了。

  四周黑漆漆的伸手难辨五指,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只感觉身边的水流湍急,只是一楞神的功夫,白苍东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冲出了几百米。

  因为受伤太严重,白苍东头脑一直昏沉沉的,等白苍东反应过来召唤出大白鹅,爬到大白鹅背上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被冲出了几千米。

  白苍东这时候最想感谢的还是自己的便宜师父镜尘,若是没有他传授的三大秘技之一的辟尘胎息术,让他不必用口鼻呼吸,可以通过周身作暂时的胎息,以他刚才的状态,恐怕已经淹死在水里了。

  镜尘所传的三种秘技,没有一种是真正作战所用,白苍东以前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却发现这些秘技还是很好用的,平时也没什么,关键时候却能够救命。

  白苍东坐在大白鹅背上,运转镜心眼四下打量,习惯了黑暗之后,渐渐就能够看到一些东西了,这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山洞水道,水流快速在洞穴中流淌,因为洞穴的分支很多,他被冲出了这么远,现在他自己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刘千城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跳进地洞之中。”白苍东正自想着,突然听得水一中哗啦一声,有什么东西从水里面爬出来跳到了大白鹅背上。

  白苍东心中一惊,握着龙鳞刃警惕的看过去,却见跳到大白鹅背上的是三个人,准确的说是紫衣把昏迷的宁雪和刘千城拖到了大白鹅的背上。

  白苍东连忙过去帮助,试探了一下,宁雪和刘千城都还有呼吸,只是和他一样跳下来的时候和水面的撞击太过严重,受了一些伤晕了过去。

  紫衣放下两人之后,转身通扑一声又跳入了水中,白苍东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叫了几声紫衣却根本没有人回答他。

  过了十来分钟,只见紫衣又从水里面冒出头来,然后又拖着昏迷的朱风上了大白鹅。

  “走,那人已经追进来了。”紫衣面无表情的对白苍东说了一句,然后就直接躺在了大白鹅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方剑豪追进来了?这里这边多洞穴,我们该往哪边走?”白苍东皱眉问道。

  “左。”紫衣闭着眼睛吐出一个字。

  白苍东大概明白他说的是左侧洞穴,就令大白鹅游过去,顺着水势往下游,遇到叉道之时白苍东就问紫衣往那边走,紫衣每次都简单的回答一个字。

  等紫衣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坐起了身子的时候,白苍东这才开口问道:“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不熟悉。”紫衣的回答却让白苍东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不熟悉你怎么让我们跟着你跳下来?怎么知道要往哪边走?”白苍东瞪大了眼睛看着紫衣。

  “没有别的选择,感觉。”紫衣说话很古怪,不过白苍东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紫衣是说当时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跳进来才有一线生机,那个感觉说的则是水道路线的选择。

  又行了一个多时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光亮,前面的水道旁边竟然出现了一条石阶,石阶沿着山壁开凿出来,显得十分简陋,而在石阶靠近山壁的一侧,则镶嵌着一颗颗泛着白色微光的颗子,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星链蜿蜒于山壁之上。

  “不能再往前走了,上面。”紫衣指了指那石阶。

  白苍东现在已经适应了紫衣的说话方式,虽然心中疑惑重重,不过还是让大白鹅靠近了石阶,把昏迷的刘千城等三个人都一起拖了上去。

  收起了大白鹅之名,白苍东才注意到石阶最开始的地方,旁边立着一块石碑,那石碑不知道是用什么石料所制,和旁边的青灰色山石完全不同,黝黑光亮还透着着红色,在如此潮湿的地方却一点没有腐朽的意味。

  旁边的石头都长满了湿腻的苔藓,石碑上面却干净如新,连上面刻的字都一笔一划宛如新凿。

  “千年惟一梦,梦醒了无痕。”白苍东念出石碑上的十个字,心中莫名生出悲凉之感,眼眶中不由的竟然有些湿润。

  “别看那字。”紫衣突然出现在白苍东面前,挡住了白苍东的视线。

  白苍东陡然惊醒,这才惊觉自己的情绪竟然被那石碑上的十个字所引动。

  “这里是什么地方,石碑上的字是何人所留?”白苍东看着紫衣问道,他能够来到这里,全部都是紫衣在指引,如果紫衣再说什么都不知道,他是万万不肯信的。

  “忘了。”紫衣木讷的答了一句,就在旁边坐下来休息,看起来也没有再理白苍东的意思。

  白苍东看了紫衣半天,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无奈的叹息一声,举步准备走上台阶,到上面看一看有没有出路。

  “不能去。”紫衣拉住了白苍东又说道。

  “为什么不能去?”白苍东看着紫衣皱眉问道。

  “危险?”

  “什么危险?”

  “不知道。”

  “又忘了?”

  “忘了。”

  白苍东盯着紫衣看了半晌,却突然听得一声呻吟,却是刘千城醒了过来。

  没一会儿,宁雪和朱风也都醒了过来,三个人都满脸疑惑的打量着这诡异的地方,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千年惟一梦,梦醒了无痕……这个难道是……”宁雪站在石碑前,突然惊讶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