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置之死地

神品道圣 +A -A

  刘千城一咬牙,也翻身上了猡兽向黑角兔群中冲去,其他几人也都纷纷有样学样,冲进了黑角兔群,唯有李奇心中惧怕,还在向方剑豪苦苦哀求。

  剑光一闪,李奇的脑袋顿时飞上半空,鲜血自倒地的尸体中喷泄而出,染红了附近的山石。

  方剑豪看不也看李奇的尸体,手持着不染点滴鲜血的圣品剑器,向着白苍东几人走去,只是走的却并不快,眼睛看着几个人,脸上露出戏谑和残忍之意。

  大白鹅双翅拍打,将扑过来的黑角兔拍飞出去,十几只黑角兔都近不了它的身,一个个都被拍的骨断肉裂,圣品圣兽的霸气展露无遗。

  可是黑角兔实在太多了,如同洪流一般一波又一波,怎么杀也不杀不远,许多黑角兔都直接跳上了大白鹅的背上,向白苍东、宁雪和紫衣冲撞过去。

  宁雪和白苍东舞动兵刃跳到大白鹅背上的黑角兔斩杀,那紫衣也没有兵器,空手把一只只黑角兔砸飞出去,看起来身手相当了得。

  白苍东几个人在黑兔群中逆流而上,纵然大白鹅霸气无比,依然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冲杀了十几分钟,却连十米的距离都没有能够冲出去。

  “白苍东,死亡的滋味如何?”方剑豪一步步走来,但凡靠近他的黑角兔都被剑光直接切割斩杀,走的虽然慢,却只是片刻间已经走到白苍东他们的身后。

  最后面的周东田看到方剑豪逼近,心中一慌,手上的兵器乱了章法,顿时被几只黑角兔扑上了身,从猡兽身上掉了下来,瞬间被黑角兔淹没,只听得几声惨叫之后,就已经被黑角兔嘶咬的支离破碎。

  距离周东田最近的李连山看的心胆皆丧,拼命的想要往前冲,可是黑压压的黑角兔群根本冲之不动。

  剑光一闪,李连山连同猡兽和身旁的数十只黑角兔直接被剑光斩开了身体,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尸首分离。

  刘千城等人心中骇然,尽皆生出绝望之感,如今前有狼后有虎,这次只怕是难逃一死了。

  白苍东不是一个束手待毙之人,心念千转百回,思索着如何才能够打破这必死之局,可是想了许多办法,却都难以实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普通的伎俩根本就没有用处。

  正在白苍东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不知是谁发出“咯咯”的怪叫声,转目一看,却是那紫衣眼睛瞪大,腮帮子鼓起,发出极为古怪的咯咯声。

  随着紫衣嘴里面发出的咯咯声越来越大,那些魔物突然之间就像是着了魔一般,放下白苍东几人不理,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向着方剑豪冲去。

  “跟我走。”紫衣自大白鹅背上跳下来,向着黑角兔群中钻了进去,一边往里面钻,一边发出那诡异的咯咯声。

  白苍东等人都惊疑不定,还是白苍东一咬牙,收起了大白鹅,学着那紫衣的样子向着黑角兔群里面钻了进去。

  刘千城几人虽然不知道紫衣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目前这是唯一的活路,也都收起了猡兽钻进了黑角兔群之中。

  没有了体型庞大的坐骑,几个人的身形很快就被黑角兔群淹没,这些原本见人就会撕咬的黑角兔,此时对他们不闻不问,任他们从自己身边挤过去,也没有一点反应,只是一个劲的向着方向剑那边发疯似的涌过去。

  方剑豪见此异状,微微一楞之后,冷哼一声,手中剑器大开大合,硬生生扫出了一道通路,向着白苍东几个人追去。

  文士四品的黑角兔根本难以抵挡其剑光,被剑光触及立刻就被切割成尸块,大量的黑角兔被绞杀,不时有圣物令自黑角兔的尸体中冲出。

  白苍东几人跟在紫衣身后拼命的往前钻,有黑角兔阻拦了方剑豪进前的脚步,方剑豪片刻之间也难追上他们,只是想要甩掉方剑豪也不可能,方剑豪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反而越拉越近。

  紫衣带他们冲进了峡谷口之后,他们立刻看到峡谷一侧的山壁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了一道数丈高的口子,这些黑角兔正是从那山壁裂开的口子里面涌出来的。

  紫衣也不说话,竟然向着那口子冲了过去。

  “怎么往那边跑啊,这山壁上突然开了个口子,里面涌出这么多的魔物,很可能是山体里面出现了魔痕,我们冲进去的话,遇到的魔物恐怕会越来越多。”朱风叫道。

  紫衣却没有理他,冲到了那口子旁边,纵身往口子里面一跃,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白苍东冲到裂口前,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裂口并不是直直的通向山体里面,而是往下裂出了一条黑乎乎深不见底的地洞,即便是白苍东修炼过镜心眼,集中了目力依然看到这地洞下面到底是什么,只看了十几米,下面依然都是黑洞洞什么也看不见,好像是通往地狱的无底洞一般。

  那些黑角兔正是从地洞下面爬上来的,此时依然不停的爬出来,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紫衣……紫衣……”白苍东在地洞前呼唤了两声,却没有听到紫衣的回答,反而是那些刚才对他们不理不问的黑角兔,此时竟然又对他们露出了獠牙,好像随时都会扑向他们,把他们的血肉啃个净光。

  “怎么办,我们怎么办?那个紫衣古古怪怪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地洞之中不知道有什么古怪,我们跳下去恐怕会死的更惨。”刘千城几个人也冲到了地洞前,朱风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地洞,哭丧着脸说道。

  白苍东向后面看了一眼,只见黑角兔群中剑光冲宵,那方剑豪竟然已经冲到了距离他们不足十丈之处,正自看着白苍东在笑,只是那笑容却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方剑豪所过之处已经成了一片尸骨和鲜血铺成的血路,不知道几千几万只黑角兔都被他斩杀,但凡接近他三米之内的黑角兔,连一个全尸都没能留下。

  “死就死了。”白苍东心中发狠,一咬牙纵身跳入了地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