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绝境

神品道圣 +A -A

  黑压压不知道有多少只的黑角兔,像是被掀了耗子窝的耗子一样从峡谷中涌了出来,一眼看去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似的,也不知道有几千几万只。

  “妈的,快跑,我们这是撞了兔子窝吗?”刘千城大叫一声,翻身上了猡兽就往来路拼命跑。

  朱风几个人也都一个比一个跑的快,狠命的用皮鞭抽座下的猡兽,希望它们能跑的再快一些。

  白苍东坐在大白鹅背上,看了看那被称为黑角兔的魔物。与地球上的兔子几乎完全没有相同之处,到是有些像是长了一只黑角的黑豹,只是个头小了点,比普通的家猫大了两倍。

  这许多的黑角兔前拥后挤的从峡谷中涌出来,看起来像是没完没了一样,只是现在白苍东看到的,就已经有过万之多。

  黑角兔虽然只是四级魔兵,可是这样的数量,累也要把白苍东他们累死,就算已经是文士九品的刘千城几个,也不敢招惹这样大群的黑角兔,一但被围上,就算是累也会被累死。

  众人正在拼命逃跑,却突然看到山道口站着一个人缓缓走来,那人手中拿着一柄剑,剑已经出鞘,剑刃之上泛着红芒,竟然是一件真人级的剑器。

  “真人救命!”刘千城等人大喜,能使用真人级剑器的人自然也是真人。

  真人炼气化光,光剑一扫便可诛杀大范围的魔物,就算是黑角兔再多也无用,只有送死的份。

  白苍东看到那缓缓走来的真人,却是微微皱眉,那真人的双目似乎一直盯着他在看,眼中似乎蕴含着杀意。

  “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呢?”白苍东微微思索,顿时想到了这人是谁。

  当初剑阳真人在明镜湖被半缘君一指秒杀,当时剑阳真人身边还有两人,一人是准备接白苍东入南离书院的炎山真人,还有一人是剑阳真人的弟子,白苍东还记得剑阳真人叫他方剑豪。

  白苍东心中暗自苦笑,方剑豪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恐怕不是巧合那么简单,而且他记得在明镜湖的时候,方剑豪还是文士,怎么这才没多少天时间就晋升了真人。

  眼看距离方剑豪越来越近,白苍东只得命令大白鹅停了下来。

  方剑豪手中剑器一动,一道剑光斩出,赤红的剑光斩在刘千城等人面前,逼得他们也都不得不停了下来。

  “真人,您这是为何,我们没有得罪您吧?”朱风脸色难看的说道。

  方剑豪却没有理会朱风他们,目光死死的盯着白苍东:“明镜湖一别,我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今日总算是又见面了。”

  刘千城几个人都是微微一楞,目光都看向了白苍东,明镜湖这地方他们自然听过,不久之前他们还在聊明镜湖的事情,剑阳真人就是在那里被魔人斩杀,而宫家那位姑爷的那首解魔之名的诗,也是在明镜湖所作。

  “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他们没有有关系,放他们过去。”白苍东心中暗自叫苦,这方剑豪已经摆明了对他心存杀机。

  方剑豪却是没有理会白苍东,自顾自的说道:“我师待我如亲子,使我这个孤儿也有了亲人。可是这一切却都被你和那个魔人给毁了。我放弃得上品神光的机会,宁愿只得中品,也要在短短数日之内就晋升真人,就是为了今时今日,任你是至人弟子,今天我也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真人,我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求真人您放过我们吧。”刘千城等人心中又惊又惧,前有方剑豪堵路,而后面的黑角兔群距离他们已经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

  方剑豪却只是不理,双眸死死的盯着白苍东,长剑如刀一般向着白苍东当头斩下,匹练似的剑光狂斩而至,转瞬之间就已经到了白苍东的头顶。

  白苍东目光一凝,手掌微动,龙鳞刃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霸月斩应手而出,同时气劲中暗藏了逆转方向的力量。

  剑光与龙鳞刃相交,白苍东顿时脸色大变,逆转方向的力量竟然没有发挥作用,那剑光的力量完全撞击在了龙鳞刃之上。

  白苍东只感觉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涌来,瞬间就感觉整条手臂就要断掉似的,龙鳞刃把持不住脱手飞出去数十丈,狠狠的插进了山石之中。

  白苍东自己也口吐鲜血,从大白鹅的背上摔飞出去,落在地上滚出了好几米才止住了身形。

  “不可能!”白苍东勉强站起来,抹去嘴角的鲜血,咬牙盯着方剑豪。

  “不愧是至人弟子,区区一个不入品的文士,竟然能够接我一道剑光而不死。”方剑豪轻蔑的一笑:“我知道你是圣品真命道印,那圣品真命道印赋予了你逆转方向的能力。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没有能够改变我的剑光方向。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其实很简单,这柄剑是一件圣品,它的名字叫无定,拥有无定的力量,任何空间的力量都对它是无效的,你逆转方向的能力对它来说根本就是不成立的。”

  顿了顿,方剑豪又继续说道:“今日先斩了你,我再去找那魔人,这笔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替师父讨回来。”

  “剑阳是死于魔人之手,和我有什么关系?”白苍东伸手一招,龙鳞刃自岩石之中弹出,回到了他的手里。

  “若非是为了你,师父又怎么会去明镜湖,又怎么会遇到那个魔人。而你又贪生怕死解了那魔人的魔名真义,所以你该死。”方剑豪愤怒之下,又是一剑斩向白苍东,只是这次是横着斩出,剑光横扫过去,刘千城等人也都被波及在内。

  “真人,此事真的与我们无关啊。”刘千城等人一边后退躲闪剑光,一边大声的求饶。

  “你们还不明白吗?我要杀我一个至人弟子,若是留下活口,他自己又怎么走的出南离书院。”白苍东极力一跃,躲开了那记剑光,落在了大白鹅的背上,驾驭着大白鹅转身就向黑角兔群中冲了过去。

  白苍东很清楚的知道,他们这些人万万不是方剑豪的对手,冲出黑角兔群还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