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去不得

神品道圣 +A -A

  那人坐在地上,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眼睛呆呆的看着白苍东他们。

  身上有许多血污,脸上却没有沾什么血,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脸有些消瘦,透着病态的苍白,一双眼睛却如同点墨,只是眼神微微有点涣散。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院的弟子?”刘千城一边拿着兵器戒备,一边对着那年轻人喊。

  “紫衣。”年轻人回了一句,眼神恢复了几分清明。

  “你是哪一院的弟子?”刘千城又问了一遍。

  这一次年轻人却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坐在地上。

  刘千城又问了几遍,那年轻人却只是不理,自顾自的拿出一瓶药涂摸在自己身上的伤口上面。

  “这小子有些古怪啊,不会真是魔人吧?”朱风皱眉道。

  “应该不是,他身上的伤不是刀剑所为,应该是魔物的利爪所伤,他要是魔人,又怎么会被魔物所伤?”宁雪轻声说了一句。

  “不可大意,东田,用那东西试试他。”刘千城向周东田使了一个眼色。

  周东田点点头,召唤出一只如蜂如蚊的微小圣兽,控制着那微小圣兽向那年轻人飞了过去。

  那微小圣兽落在年轻人的衣服上,年轻人也没有什么反应,依然自顾自的包扎自己的伤口,那微小圣兽用口器在他衣服的血污上面吸了一下,腹部顿时胀了起来,然后就拍打着翅膀飞回了周东田旁边。

  刘千城等人明显都松了一口气,白苍东有些奇怪的问道:“那是什么圣兽,能够分辨魔人吗?”

  “我这圣兽名为微阳蜂,虽然只是文士二品,但是其性至纯,若是沾染了魔气,就立刻会变成黑色,现在微阳蜂饮了他的血也没有变色,他应该不可能是魔人。”周东田解释道。

  “既然不是魔人,我们不理他就是了,继续上路吧。”刘千城招呼几个人重新上了猡兽,想要饶过那个自称紫衣的年轻人继续前行。

  “前面不能去。”紫衣冷不丁的说了一句,众人转头望向他的时候,他依然在自顾自的包扎伤害,好像那句话并不是他所说的一样。

  “为什么不能去?”刘千城皱眉问道。

  紫衣受伤倒在这里,说不定前面真的有什么危险。

  “不知道。”紫衣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去?”刘千城呆了一下,古怪的看着紫衣。

  “不知道。”紫衣这次连头都懒的摇了,包扎好了伤口之后,就靠在路边的山石上面休息。

  “小子,你存心耍我们是不是?”朱风的脾气暴躁,上前一把抓住了紫衣的衣襟。

  紫衣任由朱风抓着他的衣襟,脸上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眼睛就那般平静地看着朱风。

  “这位师弟,大家都是南离门下,你如果知道前面有什么危险的话,不妨直说,我们感激不尽,之后定有重谢。”刘千城拉开了朱风,用温和的声音对紫衣说道。

  “记不得了。”紫衣摇了摇头,眼神又透出几分迷茫。

  “记不得了?”刘千城几个人都楞了楞,宁雪怜惜的看着紫衣轻声问道:“师弟,你不会是失忆了吧?你还记得你是哪一院的弟子?什么时候进入天魔场的吗?”

  紫衣眼神中的迷茫之色更重,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

  “你既然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你怎么知道前面去不得?”朱风却是一脸怀疑的看着紫衣质道。

  “不知道。”紫衣又回了一句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不知道。

  “我看这小子就是傻了,在这里胡说八道呢,我们别理他了,赶快赶路吧。”朱风瞪了紫衣一眼说道。

  “他浑身是伤,看起来也没有带水和食物了,脑子又有问题,我们把他自己丢在这里不太好吧?不如带他一起上路吧。”白苍东看着紫衣说道。

  “东子,你刚来天魔场,有些事情你还不太了解,这样来历不明的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刘千城说道。

  “他一个重伤的人,又不是魔人,应该没什么关系,我这白鹅再坐一个人也没什么问题,就让他坐我的白鹅吧。”白苍东上前扶起了紫衣:“紫衣,跟我走吧?等我们办完事,我送你回南离城。”

  紫衣看了看白苍东,也没有什么表示,没有说同意也没有反对,被白苍东扶到了白鹅背上。

  刘千城几个人都皱了皱眉头,似乎对白苍东的作为很不满,不过他们还想依靠白苍东的口诛术杀那魔人,也不好太过得罪白苍东,都没有再说什么。

  白苍东想要带上紫衣,一来确定看他可怜,二来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紫衣那句前面不能去,也未必就是疯言疯语,也许前面真的有什么不妥。紫衣既然是从前面逃回来的,如果遇上危险的话,他应该能够早一步作出警告才对。

  白苍东命令大白鹅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紫衣又低着头说了一句:“前面不能去。”

  “紫衣,为什么前面不能去?”白苍东轻声问道。

  “不知道。”紫衣又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东子,这傻子的话你就别多问了,这里距离南离城也不过就是大半日的路程,能看的见的魔物早已经被清除完了,就算有些漏网之鱼,对我们来说也不足为惧。这条道这几个月我们走了没有十回也没有八回,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朱风说道。

  白苍东点点头,没有再问紫衣前面有什么,从怀里掏出一瓶丹药倒出了一颗,连同腰间的水壶一起送到紫衣面前:“吃点东西喝点水吧。”

  紫衣也不说话,伸手接过了丹丸就丢进了嘴,然后拿着水壶往嘴里灌了几口,伸手又把水壶还给了白苍东。

  白苍东正想说什么,却见紫衣往白鹅背上一躺,闭上眼睛一下子就沉沉躺了过去,很快就打起了轻微的鼾声。

  众人又行了两三个时辰,翻过了几座山岭,始终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连魔物都没有遇到一只。

  “我说就嘛,那傻子疯言疯语的胡说八道,这里哪来的什么危险。”走到一个山脚休息之时,朱风撇着嘴说道。

  朱风的话才说完,却见一直躺在白鹅背上休息的紫衣,突然一下子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那如同点墨一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大山旁边的峡谷口。

  众人都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都向着那峡谷口看去,竟然真的看到一只魔物从峡谷中冲了出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一只黑角兔而已,交给我就行了。”朱风说着就抽出腰间长刀,准备迎向那黑角兔。

  可是才走了两步,朱风的脸色就突然变了,而且变的很难看,瞬间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了,在那一只黑角兔之后,峡谷里面又冲出了什么东西,黑压压的一片,如同洪水一般翻滚着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