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山道一人

神品道圣 +A -A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白苍东停下大白鹅,看着宁雪笑道。

  宁雪脸颊一红:“你不要误会,猡兽太过颠簸,我使用灵香术总是断断续续,你的大白鹅平稳,不会打断我的灵香术。”

  “我想也是如此,上来吧。”白苍东微笑道。

  宁雪小脸又是一红,收了猡兽一跃到了大白鹅背上,和白苍东保持了一段距离坐了下来。

  众人再次启程,宁雪一边使用灵香术追寻方向,一边拿出一枚圣物令,看着上面的花纹喃喃自语着什么。

  “你在想破解这枚圣物令的文章吗?”白苍东看了一眼宁雪手中的圣物令,是一枚上品圣植令。

  上面印刻着的是一些山石和一根山竹,竹叶很凌乱,看起来像是被风吹的四面飘荡的样子。

  “我在文学方面的天资不太好,想了许久也想不到合适的句子。”宁雪低着头轻声说道。

  “文学讲究的是灵光一闪,你没有想到只是因为时机未到,不用着急,时机到了自然就会想到了。”白苍东说道。

  宁雪却摇了摇头说道:“秘技和功法还可以靠勤学苦练提升,但是文学却是依靠天赋和灵性,我没有这方面的天分,纵然想破脑袋,也很难想出真正美妙的文章。就像宫家那位姑爷所作的一语惊天人;生当如夏花之绚烂,死当如秋叶之静美。还有那首解魔之名的半缘君等等,就算我终其一生,也难以作出那等佳句。”

  白苍东听的老脸一红,没想到宁雪会突然提起他,而且看起来还是一脸崇拜的模样,只可惜这些都不是白苍东自己所作,自然也没有脸当面接受宁雪的崇拜。

  “文采再好又有什么用?贪生怕死解了魔人之名,人品如此低劣,终究成不了气候。”一旁的朱风却是冷哼了一句。

  “朱师弟说的也有道理,且不说那位宫家的姑爷能不能成气候,只是这魔师之名,就已经让他失去了更进一步的机会,恐怕此生都要被困在南离书院了。”刘千城说道。

  “天魔城的消息实在太闭塞了,也不知道那位宫家的姑爷现在怎么样了。”李连山也接口说了句。

  “对了,东子你不是刚刚进入天魔场吗?外边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吧?那位宫家的姑爷现在怎么样了?有被有被带回我们南离书院?”刘千城一拍脑袋,看着白苍东问道。

  “嗯,现在就在南离书院,拜在了镜台院门下。”白苍东含糊道。

  “镜尘贤人门下啊,那么说来他是别想再离开镜台岛了,镜尘贤人清心寡欲,曾经发下大宏愿,不成至人绝不踏出镜台岛半步。”李连山说道。

  “只是可惜了他的文采。”宁雪叹息一声。

  几个人又议论了几句,白苍东听他们所言,这天魔场中最近都没有什么弟子被送进来,他们所知的消息,也仅仅是他在明镜湖发生的那些事,连赤龙贤人把他抓回了南离书院的事情都不知道。

  “大家小心,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最前面的刘千城突然低声喝了一句,拦住了前行的众人。

  “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前面的山道之上。”周东田凝目而望,也皱眉说道。

  “看出是什么魔物了吗?”李奇没有修炼眼力方面的秘技,这个距离看不清那里有什么。

  其他几个人也和李奇差不多,除了眼力很好的刘千城和李奇之外,都没有看到远处的山道之上到底有什么。

  白苍东向着刘千城他们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是微微楞了一下:“好像是一个人倒在山道上。”

  “东子,你看的清楚?”刘千城和李奇都有些惊讶的看着白苍东,他们都修炼过和眼力有关的秘技,都看不太清楚,白苍东竟然看的见,这说明白苍东一定修炼过十分高明的眼力秘技。

  白苍东点点头:“确实是一个人,看起来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人,身上有血,衣着看不出是属于哪一院。”

  白苍东的十方古帝真命道印本来就令他的眼力变的十分好,镜尘所传的三门秘技之一《镜心眼》,有着破妄破虚加强眼力的效果,别说这么远的距离,就算再远一些,白苍东也能看的清楚。

  “可看的出是人类还是魔人?”周东田连忙问道。

  白苍东微微摇头:“看不出。”

  周东田等人也明白,魔人和人类并无什么特异的差别,只从外表来看的话,根本不可能分辨出是人类还是魔人。

  “我们过去看看,大家都小心一点。”刘千城深思了片刻,抽出腰间的兵器对众人说道。

  几个人都抽了兵器,翻身下了猡兽,小心翼翼地向着前面慢慢靠近,拉近了一些距离之后,他们也看清楚了,山道上果然倒着一个年轻男人,身上的衣服多处被割破,有很多的血迹,看起来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衣服上的血迹都已经凝固了。

  “前面的朋友,你还活着吗?”刘千城对着那倒在地上的男人喊了几句,可是那男人却是一动不动,仿佛早已经死了似的。

  “千城师兄,也不知道他是魔是人,不如我们饶道而行吧?”李奇皱眉说道。

  “宁师妹的灵香术需要遁香追寻,我们饶道就会断了灵香之气,谁知道还能不能再找的到那香气。”刘千城却是摇了摇头。

  “是啊,如果是我们南离书院的师兄弟,我们也不好见死不救。”宁雪点头说道。

  “那我们只好一起过去看看了,大家千万要小心,如果发现什么异常之处,立刻一刀斩了下去,绝对不要有丝毫的犹豫。”刘千城又叮嘱了大家几句,几个人慢慢地向着那地上的男人靠近了过去。

  几个人走到了近处,已经隐隐可以听到男人微弱的呼吸声,可以确定这是一个活人,就是不知道是人类还是魔人。

  刘千城和周东田对望了一眼,正欲继续往前靠近这个男人,突然间那倒在地上的男人竟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上半身就像是弹簧弹起来似的,一下子笔的挺直,怪异的让人心惊,刘千城等人都惊骇的倒退了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