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天魔四险

神品道圣 +A -A

  万里山峦舞巨龙,百多关隘觅魔踪。

  一座千古雄城耸立于无尽山脉的龙首峰之上,一砖一瓦之上皆刻画着神秘古老的道纹,虽经数万年岁月而不腐不朽,仿佛是一只匍匐于山势之间的洪荒巨兽。

  南离城,天魔场的出入关口,一入此关魔为海,血染千里不归途。

  整个天魔场,唯有南离城是安全之地,一但离开南离城,在那无尽的山脉之中,到处都是魔痕,随时都可能有魔物魔人自魔痕之中冲出,每天每夜都有不知道多少人类修士死于魔人魔物之手,也不知道有多少魔人魔物被人类修士斩杀,天魔场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方山石都曾经被鲜血所侵染,整个天魔场中都充斥着不祥与肃杀的气息。

  “这位师弟,你是否欲出城猎杀魔物?”守门的卫士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走出城门,举手向他招呼了一声。

  “正是,不知道师兄有何指教?”白苍东的身份在南离城之中只有驻守于此的神罡贤人知道,赤龙贤人更是直接告诉白苍东,若是他出不了天魔场,那就不要自称镜尘至人的弟子,免费给镜尘至人丢脸,所以白苍东并未告诉任何人,他是镜尘至人的弟子。

  更何况对于白苍东来说,至人弟子也并非值得炫耀的身份。

  “十枚文士下品圣物令,或者一枚中品圣物令,换一句口诀,也许可救你性命。”白苍东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守卫问道。

  “先给钱后听口诀。”守卫笑道。

  “好。”白苍东也不废话,从口袋里面摸出了十枚下品圣物令交给了守卫,十枚下品圣物令而已,他虽然带来的圣物令不多,但是这一点也算不得什么,听听这守卫说什么也好。

  那守卫接过圣物令,翻看了一遍之后笑道:“看你的模样就知道是新来天魔场,这句口诀要记清楚了,口诀中所说的四件事,你若遇到了转头就走,决然不可有半分的迟疑,也许可以保住小命。”

  顿了顿,那守卫才清了清嗓子念道:“雷光照紫山,黑河饶仙峰,天降魔血雾,千古泣悲音。”

  “不知道这句口诀是什么意思?”白苍东又问道。

  “看你也是爽快之人,我就解释给你听听,其实这句口诀在天魔场内也不是什么秘密,你住的久的自然就知道了,不过若是新人进入天魔场,不知这四句口诀,万一撞了大运遇上其中一件,却不知道回头,那却是必死无疑。”

  守卫继续说道:“雷光照紫山,说的是一座山,一座紫色的山,但凡上了此山的人,无论是文士还是真人,无一能够生还,所以你若是遇上了,千万不要妄想登上紫山,立刻扭头就走,以最快的速度逃命,还有一线生机。”

  “那座紫山在什么位置?”白苍东觉得自己这十枚圣物令花的不冤,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自己一个新人无从得知,如果真的遇上了,还真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如果知道位置的话,紫山也就不会这么可怕了。”守卫脸上露出畏惧之色:“那紫山没有固定所在,若是你在天魔场中听到雷声,见到连天的雷光闪动,或许就有可能见到那座紫山,不过你如果见了,最好立刻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回头。”

  白苍东点点头,没有说话,继续听那守卫说下去。

  “黑河饶仙峰,指的也是一座山峰,不过这座山就在天魔场的北部,是天魔场中最高的山峰,一眼望不见山尖,直没云端之中,唯有一道黑色的瀑布自云雾之中流出,至山底的深渊中消失不见。此峰之上强大的魔人魔物众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强大的魔人魔物非常喜欢向那仙峰之上而行,可是在仙峰底下却时常发现魔人魔物的尸骨,其中不泛强大的将级魔人魔物,死因却不得而知,那里是我们人类的禁地,你最好不要接近那片区域。”

  “天降魔血雾,这个最为常见,也最为凶险麻烦,你行走于天魔场之中,若是遇到雾气,那雾气呈现赤红血色,那你就一定要立刻逃走,万一不小心被血雾笼罩其中,十有八九都难逃一死,就算当时不死,逃出来之后身上也会出现各种不可思议令人毛骨悚然的变化,最后还是非死不可。”

  “千古泣悲音,这一句则非常神秘,一但你在天魔场中听到了似女子悲泣的声音逐渐向你接近,你就最好立刻使出吃奶的劲逃跑,直到再也听不到那悲泣之音为止,否则定然小命难保。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在见到那悲泣之音的真正主人之后还能生还的存在,我南离城曾经就有一位驻守的贤人听了那悲泣之音后再也没有回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多谢指点。”白苍东苦笑着走出了南离城,天魔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这里不仅有大量的魔人魔物,还有许多令地球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危险所在。

  虽然他可以待在南离城中不出去,可是这样的话,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提升至圣品,也别想离开天魔场半步。

  出了南离城,一眼望去,就看到深远的山脉之间,大大小小如同恶魔之眼的魔痕挂于山巅、半山或者山脚,有些甚至直接悬于山道之上,令整个山脉看起来极为恐怖,像是一头长满了魔眼的巨大恐怖魔兽。

  距离白苍东最近的一个魔痕,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直径七八米的空间裂痕散发着诡异幽暗的气息,横于山道之上,令人望而生畏。

  只是这里距离南离城实在太近,从中涌出的魔物魔人早已经被人猎杀或者远遁山脉之中,如今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

  白苍东从那魔痕旁边走过,突然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忽然就感觉似有一物从那魔痕之中冲出,带着破空之声冲向近在咫尺的他,顿时心中大惊,想也不想,直接摧动十方古帝,扭头看向那劲风袭来之处,张口就吐出一个诛字。

  只见一只似猴似鼠的小魔物抱着脑袋,七窍流血掉落在地上,只是却还没有死去,抱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

  白苍东虽然不愿多造杀孽,但也知道此刻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召唤出龙鳞刃,对着那小魔物就斩了下去。

  小魔物被口诛术重创,脑袋还不清醒,直接就被白苍东一刃给斩成了两半,绿色的魔血顿时撒了一地,同时一道灵光自尸体中冲出,竟然是一枚圣物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