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圣品功法

神品道圣 +A -A

  “为师身无长物,就把这枚文士级圣品圣法令送给你当是临别赠礼吧。”镜尘取出一枚圣物令交给白苍东:“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文士级的圣品圣法令虽然不多,但也不能算是罕见,只是真正能够从中开出圣品功法的却没有几个。”

  “圣品圣法令中的题目都很怪,若非机缘巧合,就算是想一辈子,也难有头绪。就如同我这一枚,上面只有一只手掌,一个黑点和一朵花形的图案,这样奇怪的组合,实在让人难以产生联想做出圣品文章。拿到这枚圣法令之后,我也尝试过许多次,就连做出一篇可看的都没有,更不要说圣品了,能开出中品功法就不错了,所以我一直没有解开这枚圣法令,实在太过于浪费了。”

  白苍东接过圣法令,看了一眼之后却是神色变的有些古怪起来。

  这圣法令就如同镜尘所说,上面没有字迹,只刻着一只线条简单的手掌,手掌上面有一个黑点和一朵很简单的花朵,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这样古怪的图案,确实很难让人想到什么优美的文章或者诗句,可是白苍东看到这个图案之后,却立刻想到了很贴切的句子。

  英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浪漫主义诗人之一威廉布莱克,在他的长诗《天真的预言》的开头四句这样写道:

  Toseeaworldinagrainofsand

  Andaheaveninawildflower,

  Holdinfinityinthepalmofyourhand

  Andeternityinanhour.

  这四句在中国有很多种翻译版本,白苍东最喜欢的版本是宗白华大师所翻译的版本。

  翻译出的四句就是:

  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

  君掌盛无边,刹那含永劫。

  这四句实在太贴合这枚圣品圣法令的图案,若是配上这四句,立刻就会让这原本看上去十分突兀不协调的图案变的富有深意。

  白苍东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把这四句刻于圣法令之上,绝对能够开出圣品级的功法来。

  “师父,如果我能从这枚圣法令中开出圣品功法,是不是我就不用去天魔场了?”白苍东看着镜尘问道。

  “你有把握开出圣品功法吗?”镜尘讶异的看着白苍东。

  “如果你能够不用去天魔场,我愿意尽力一试。”白苍东眼睛看着镜尘,想从镜尘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看来你已经胸有成竹。”镜尘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也不用猜测我的想法,我可以告诉你,天魔场之行已经是势在必行,所以就算你开出圣品功法,这次天魔场也一定要去。”

  白苍东顿时大失所望,镜尘却又继续说道:“不过你若是能够开出圣品功法,我也不好再拿《杀魔成道大法》送你,可以改为送你三门圣品秘技,这三门秘技皆为我所独有,是我在镜台岛上十几年静参所得,对于你在天魔场中活命大有助益。”

  “你原本就准备把那三门秘技传给我吧。”白苍东撇了撇嘴:“你不就是想听我想到了什么诗句嘛,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说给你听就是了。”

  “不愧是我的乖徒儿,最懂为师的心思了。”镜尘笑吟吟的说道。

  自他参悟了慧能的那首谒语之后,镜尘的性格由以前的古板严肃,变的温和无比,就算白苍东没大没小的与他说话,也一点也不生气,当真是放下了心中的执念,这一点让白苍东都大为佩服,他自问做不到镜尘这般洒脱。

  “反正那门《杀魔成道大法》我是不会去练的,现在就解开这枚圣法令好了。”白苍东说着,就一手抓着圣法令,一手凝结气劲,将《天真的预言》中的开头四句刻于了圣法令之中。

  白苍东一边刻,旁边的镜尘一边看一边心中默念:“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君掌盛无边,刹那含永劫。”

  读完了这四句之后,镜尘脸上顿时露出动容之色,这四句中所蕴含的大道至理深奥无比,连他只能大概揣测到一点皮毛。

  镜尘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白苍东,心中暗道:“青洲无尽岁月之中,可曾有过这样才华傲世之子?那首道诗,再加上这首,其中都蕴含着无上的人伦大道世间真理,他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竟然能够写出这样的道诗,这实在有些骇人听闻。就算是那传说的天生圣人恐怕也不过如此擀,难道我青洲真的要出一圣人了吗?”

  镜尘沉思之时,白苍东手中的圣法令已经产生异象,只见圣法令上的那一颗粒闪烁着奇怪的光华,仿佛是化为了沙幕一般,演化出种种山岳、江河、海川等等景象,而那朵花也自层层叠叠的盛开,其中竟然孕育出种种奇花异草、鸟兽虫鱼、飞禽走兽等等生命,所有山川江海和生命不停的演变。

  山岳崩塌、江河改道、花草枯萎、鸟兽死去,而新的山势破海而生,新的生命在枯萎之中发芽成长,一切的轮回仿佛只是刹那,又仿佛已经是无尽的永恒。

  那诸多的异象演变的极致之时,被一只手掌握于拳中,随后一切异象都消失不见,只余下一块核桃大小的璀璨晶核落在了白苍东的掌中。

  这晶核名为圣法晶,只需要以真命道印注入气劲,就可以令其中的功法显现出来,只有从圣法令中开出的原本,才会有圣法晶,一般人所学的功法,都是旁人开出来之后,重新抄录的。

  “果然是圣品。”看到那圣法晶上的圣字印记,虽然镜尘早已经预料到是这个结果,可是却依然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不知道这圣品功法是何名称?”镜尘看着白苍东手中的圣法晶问道,能够见证一门新的圣品功法诞生,就算是对于镜尘这个至人来说,依然是一件足以令人激动的事情。

  “我要看过才知道。”白苍东将圣法晶贴于额头之上,摧动十方古帝,将气劲注入圣法晶之中,顿时诸多奇异的信息自圣法晶之中流出,一股脑的涌入了白苍东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