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杀魔成道

神品道圣 +A -A

  镜台岛上,镜尘站在镜石旁,笑吟吟的看着白苍东,而白苍东则看起来一脸不爽。

  “你强行宣布我是你的弟子也就算了,怎么不把我的媳妇一起带回镜台岛,让她跟着凌虚贤人回了凌虚岛?”白苍东郁闷的说道。

  “毕竟她是凌虚院的弟子,我若强行带她回来,凌虚贤人就算不说什么,心中也必然不舒服,总归有些不好。”镜尘微笑道。

  “你好歹已经是至人了,还怕区区一个贤人吗?”白苍东撇了撇嘴说道。

  “我当然不怕,应该怕的是你。”镜尘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久之后,我就要入死关,镜台岛上只剩下你的妻子和宋乐两人,若是出了什么事,何人可以帮她?她留在凌虚岛,凌虚贤人看在我的情分上,必然会照顾她,比让她留在这里更好。而且她也需要修行,留在这里又有谁能教导她?”

  “什么只有她和小乐子两个人,我就不算人了吗?”白苍东不爽的说道。

  “不久之后,你也要进天魔场斩杀魔人洗刷你的污名,必须斩杀十万魔人才可离开天魔场,成为我南离书院真正的秘传弟子。”镜尘说道。

  “你至少也要问一问我的意见吧,我可没有觉得魔师之名有什么污点,对于斩杀魔人也没什么兴趣。”在白苍东看来,魔人真的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外形一样,都拥有高等智慧,以他在地球所受的教育,让他去杀人,他真的下不去手,更何况还要杀上十万。

  “那你想不想成为秘传弟子?”镜尘笑道。

  “有什么区别吗?”白苍东问道。

  “区别有很多,就算我承认你是我的弟子,没有秘传弟子的身份,你也不可能拿到书院中秘传的功法、秘技等等一系列的上品、圣品。甚至连你晋升之时,都不能够使用书院内珍藏的高级圣道碑,以你的文采和天资,想来也不会随便找一个中品或者上品的圣道碑进阶吧?而真人级的圣品圣道碑,整个青洲的数量都不会超过十块,南离书院之中就有两块,而使用这两块圣道碑,都需要有秘传弟子的身份,否则就算你是至人的弟子也没用。”

  “天魔场到底是什么地方?”白苍东心中郁闷,就算他不想要镜尘所说的这些,现在也不可能不去天魔场,这根本由不得他自己决定,所以再多说什么也无益。

  “天魔场只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是一处魔痕频繁出现的区域,那片区域的空间极不稳定,几乎每天都有新的魔痕出现,大量的魔物涌入这片区域,魔人也极为容易出现,甚至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魔人在这片区域内出没。”镜尘说道。

  “你这是想我去送死吧?我区区一介文士,连一品都没有,你要让我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去送死?你要是嫌弃我道诗作的比你好,想要干掉我就直说好了,我自己来,不用这么麻烦。”白苍东听完镜尘的介绍之后,心中更加的郁闷了。

  以前在地球的时候,白苍东的生活最高目标就是一辈子做个挥金如土的败家子,理想什么的千万不要和他谈,因为他的理想就是什么事都不用做,现在竟然让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杀人,简直就是要他的命。

  更何况天魔场内那么多的魔人和魔物,以他现在的水准,在天魔场恐怕真的活不了几天。

  “天魔场内的魔痕虽多,不过大多都是细小的魔痕,从中涌出的魔物和魔人,绝大多数都只是魔兵级,能够遇上一个魔将级的魔物、魔人,那也需要极大的运气,你不必太过担心。”镜尘看着白苍东郁闷的模样,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我说师父啊。”白苍东换上一脸讨好的笑容:“您看您的弟子我身娇肉嫩,天魔场那种地方实在不适合我,能不能换种别的处罚方式。比如面壁思过,或者是做些公益活动什么的。我可是你唯一的弟子,还帮助你晋升了至人,在天魔场里面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这岂不是绝了传承。再说了,十万魔人那么多,就算他们都不反抗,排着队的让我杀,我得杀到何年何月啊?我还是留下来服侍您老人家吧?”

  “你有这份孝心我很感动,不过此事已有定论,天魔场你是一定要去的。”镜尘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个木盒交到白苍东手里:“我让你去天魔场,除了让你洗刷魔师污名之外,也是为了你好,就算我不让你去,今后你自己还是一样要去,先看看这个再说吧。”

  白苍东狐疑的接过木盒,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放着一本书,书的封页上写着六个字《杀魔成道大法》。

  “这是文士级的圣品功法?”白苍东大概猜到了这功法的品阶。

  “不错,这部《杀魔成道大法》是我南离书院所收藏的三门文士级圣品功法之一,其修炼法门正是杀魔正道,杀得万魔方能晋升一品,我让你杀十万魔人,其实刚好也就是修炼这《杀魔成道大法》之数。而且我所说的魔人,也并不是全然指魔人,魔物也一样可以,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不是还有另外两门圣品功法?师父您能不能帮我换一门,别给我这么凶恶的功法,也别让我去天魔场了。”白苍东苦笑道。

  “另外两门圣品功法,一门需要对书院有重大贡献者方可修行,还有一门是院长嫡传弟子才有资格修行的功法,两者你都没有资格修炼,就连这门《杀魔成道大法》也不是你自身就有资格修行的,是我以镇守死关的贡献所换。”镜尘说道。

  “这么大的南离书院,难道就只有这三门圣品功法吗?圣品圣法令就这么稀少吗?”白苍东郁闷的说道。

  “你说的容易,圣品功法又岂是那么容易得到来,圣品圣法令还好说,我这里就有一枚,可是这真正的圣品文章却是不易得,我们南离书院的这三门文士级圣品功法,其实只有一门是我们南离书院的前辈自己从圣法令中开出来的,另外两门都是从旁人那里学来的。”镜尘叹气道:“你所作的那一首道诗,到是能够化为圣品,可是没有合适的圣法令也是无用。”

  听了镜尘的话,白苍东却是眼睛一亮:“师父,你的那枚文士级圣品圣法令能不能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