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斩逆十方

神品道圣 +A -A

  每一种真命道印都有其独特的属性,比如野猪真命道印会赋予人力量和肉体强度;太阳真命道印会赋予人对热度的抵抗力和气劲的灼热力量。

  白苍东的十方古帝是圣品真命道印,被赋予的属性自然是傲视天下诸多真命道印。

  十方所指是上天、下地、东、西、南、北、生门、死位、过去、未来。

  十方古帝真命道印所赋予白苍东的属性就是这统御十方的力量,可随心颠倒十方,混乱四象、天地倒置、扭转生死、逆转未来,哪怕是十方俱灭也不无可能。

  只是的现在十方古帝还是初始状态,连一次还未蜕变进化,自然发挥不出那么可怕的力量。

  现在十方古帝真命道印所能做到的,只有最简单的逆转方向。

  龙鳞刃与宫傲龙的刀光接触的刹那,刀光的方向就被强行扭曲改变,随着白苍东的狠力一劈,那刀光竟然倒反向着宫傲龙飞斩而去。

  宫傲龙大惊失色,慌乱之间又劈出一道刀光迎向那道看起来像是白苍东斩回来的刀光,只是刚才那一记刀光已经用尽全力,此时体内神光还未能完全恢复,而且实在太仓促,凝聚出的刀光远不及第一道刀光。

  嘭!

  两道刀光相撞,宫傲龙身形不受控制的飞退数丈,身上的衣衫被破碎的刀光割的如同乞丐服,头发也都散落了下来,看起来好不狼狈。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宫傲龙和持刃立于船头潇洒若仙人一般的白苍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一个初入文士之人,竟然一击之下把一个二品真人击退了数丈,这实在让人无法想象无法接受。

  就连宫傲龙自己都瞪大了眼睛,骇然的看着白苍东,他也想象不出,白苍东到底是怎么把他的刀光反击回来的。

  白苍东身后的宫素君则是惊喜交加,心中涌出万般的不可思议,白苍东那从容一斩之威,令她心中升起难以言语的情绪,眼中白苍东似乎瞬间高大了许多,宛若天神一般挡在她的身前。

  白苍东神色不变,目光平静地看着被他击退的宫傲龙,心中却是暗自叫苦。

  十方古帝虽然赋予了他改变方向的力量,可是他本身的力量还是太弱了,若非手中所持的是圣品神兵,根本等不到刀光被改变方向,兵刃连同他都要被斩成两半。

  就算有圣品神兵作为依仗,白苍东自身的力量还是太弱了,只是改变方向时所受的力量震颤,已经令他的手臂几乎废掉,此时整条手臂痛苦难挡,麻木的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手臂一样,连再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没有了,若是宫傲龙再斩来一记刀光,他也只能逃之夭夭,万万不敢再接第二道刀光。

  白苍东在暗自思索,要不要立刻召唤出大白鹅带着宫素君逃之夭夭,以大白鹅在海上的速度,一般的海船根本追不上他,除非宫傲龙有比大白鹅更快的圣兽,否则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正在白苍东准备趁那宫傲龙狐疑不定的时候召唤出大白鹅之时,却突然听得黄钟大吕似的禅音自海上传来,只见一身麻衣的镜尘贤人踏海而来,看似一步一步十分悠闲缓慢,可是仅仅只是数步,人已经由远及近,转瞬就到了海岸边。

  “是镜尘贤人……镜尘贤人他怎么离开镜台岛了……他不是曾经发下宏愿,不成至人不出镜台吗?”宫傲龙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向镜尘贤人行礼道:“弟子宫傲龙见过镜尘师伯。”

  镜尘贤人却是理也不理他,看也不看他一眼,一手抓住了白苍东的手腕,起身就走,口中还说道:“我已有所悟,欲至圣道碑前行至人之道,你随我一同前往。”

  “且慢,她是我的妻子,你带她一起去。”白苍东连忙指着宫素君说道。

  “她是凌虚院的弟子……也罢……”镜尘贤人衣袖一拂,轻卷住了宫素君,踏海而行转瞬就带着两人走的没了踪影,只留下宫傲龙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海平面发呆。

  “镜尘贤人要冲击至人之境了?可是他为什么要带白苍东去?道圣碑前的观礼,不是只有至亲真传才有资格前去吗?白苍东只是变相的被囚禁于镜台岛,镜尘贤人怎么会让他去观礼?”宫傲龙神变幻不定,心中隐隐生出一个令他惊恐的念头。

  如果镜尘贤人真的把白苍东当成他的真传弟子,而镜尘贤人又真的冲击至人之镜成功,那么白苍东就是至人弟子,其辈份之高,比他还高了一辈,他以后再见了白苍东,岂不是要叫白苍东师叔。

  圣界信奉的是学无前后达者为师,书院的辈分都是依照自身品阶而定,无论在书院中多少年,一但品阶不同,辈份也自不同。

  就算是同时入门的师兄弟,一但其中一人晋升品阶,比同门高了一阶,那辈份自然也就高了一辈。

  唯一的离外就是真传弟子,总不能你的师父叫人家的师父师叔,你却和人家称兄道弟啊,这岂不是完全乱了辈份。

  所以一般真传弟子的辈份都是由师父的辈份而定,若是一般真传弟子也就罢了,大家各交各的也无所谓,可是如果镜尘贤人真的晋升至人成功,那就是书院中仅有的三位至人之一,其地位崇高无比。

  而白苍东又是他唯一的弟子,这身份就有些太特殊了,就算是想饶也饶不过去,恐怕到时候就算是南离三十六院的诸位贤人都得叫白苍东一声师弟。

  宫傲龙怕的到不是白苍东的辈分,他怕的是镜尘真的把白苍东当成自己的真传弟子,那可是一位至人的唯一真传弟子啊,雷玉贤人之子什么的统统都要靠边站,根本没有可比性。

  以白苍东之才,再加上镜尘的帮助,以后晋升贤人都不是难事,他们此时竟然逼迫白苍东的妻子嫁给别人当小妾,以后白苍东又岂能善罢甘休。

  想想宫傲龙都感觉一阵心寒,心中只是祈祷那镜尘并未真的把白苍东当成真传弟子,更甚至是祈求镜尘晋升至人境一定要失败,无论如何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