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生是白家的人 死是白家的死人

神品道圣 +A -A

  “你在里面别出来,交给我来应付。”宫素君按住了想要出船舱的白苍东,先一步走出了船舱。

  “三伯父。”宫素君看了看已经围在船前的十几个宫家族人,对其中为首的那位长须真人微微行了一礼。

  “素君,你怎么这么不听话,那白苍东贪生怕死落下了魔名的污名,此生都难再有所作为,我们让你嫁于雷玉贤人之子为妾,完全是为了你好,以你的资质,有雷玉贤人相助成为秘传弟子,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宫傲龙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宫素君说道。

  “素君已经是有夫之妇,又怎么能够再嫁人,三伯父请匆再提此事。”宫素君微微蹙眉。

  “你莫要欺骗自己,你不过是为了替你那不成气的父亲报恩,才嫁于姓白的小子。而且你从未看上过他,与他根本没有夫妻之实,到现在依然是完璧之身。现在姓白的小子咎由自取,此生都要被困于书院之中人,正是你脱难之时。雷玉贤人之子已是真人之身,人品、文采、武功都非姓白小子可比,那才是你的良配。”宫傲龙苦口婆心的劝道。

  “这是我自家的事,不用三伯父你操心。我宫素君既然已经嫁给他,那便是白家的人,此生都不会改变,三伯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请回吧。”宫素君冷下脸来,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可由不得你,家主已经传下命令,让你嫁于雷玉贤人之子为妾,这是你最好的归宿,莫要再执迷不悟。”宫傲龙怒声道。

  白苍东在里面听了几句,被气的七窍生烟。虽然他对宫素君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宫素君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这个宫傲龙竟然想逼宫素君嫁给旁人做妾,白苍东真想上去狠狠抽死宫傲龙那个王八蛋。

  想也不想,白苍东自船舱中直接走了出去,一手揽住站在甲板上的宫素君纤腰,轻蔑的看着宫傲龙等一众宫家子弟说道:“你们都回去吧,素君她生是我白家的人,死是我白家的死人,就算灰飞烟灭,那也是我白家坟头上的一缕青烟,轮不到你们姓宫的说三道四。”

  “白苍东,你果然在这里。”宫傲龙冷哼一声:“你还真是大胆包天,竟敢私自逃离镜台岛,现在就拿了你送回镜台岛交给镜尘贤人处置,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说着,宫傲龙一摆手,他身旁的一位宫家的年轻文士就飞身向船上的跃了过去,宫傲龙根本不屑于亲自出手。

  “凭你也配?”白苍东见那年轻文士已经飞跃到船头前,冷冷喝了一声:“诛!”

  只见那文士人在空中,如同被无形的铁锤迎面一击,整个人在空中顿了一下,七窍之中溢出鲜血,控制不住身形扑通一声摔入了海水之中。

  白苍东实在太爱这口诛术了,只要骂一句“猪”,敌人就七窍流血倒在自己面前,天下没有比这更爽的秘技了。

  只可惜口诛术需要以气劲作为支撑,白苍东初入文士,连一品也没有,气劲本就不多,每次使用口诛术之后,都需要片刻时间再度凝聚气劲才能够使用。

  而且若是敌人的气劲强于白苍东,先一步凝聚气劲封了七窍,这口诛术的作用就会大大的被削弱。

  刚才那个五品文士根本没有防备口诛术,所以才会被白苍东一击得手,若是真正以气劲对抗,口诛术也难以重创他。

  不过白苍东得了十方古帝这真命道印,所孕育的气劲本就比同级之人雄厚许多,若是他能晋升三品甚至只是二品,就算那五品文士先一步以气劲封了七窍,也难挡他这一个“猪”字。

  “传言竟然是真的,你竟然真的练成了口诛术。”宫傲龙的神色一变,眼中露出狠辣之色:“你这孽障,若是容你再肆意妄为下去,将来必成我圣界大祸,既然你是我宫家养出的祸害,今天我就代表宫家废了你,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免得将来你再为祸天下。”

  宫傲龙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可是心中却是害怕将来白苍东报复宫家,自文士园白苍东一语惊天人之后,白苍东的表现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虽说现在白苍东要被永困于南离书院,可是他身上所发生的种种神异之事太多,谁知他日后会不会脱困而出,那时宫家逼得宫素君改嫁雷玉贤人之子,白苍东又岂能善罢甘休。

  现在宫傲龙只想立刻就废了白苍东,免得日后再生祸患。

  宫傲龙的话音刚落,伸手凌空一抓,一柄漆黑如铁的长刀就被他抓在手中,凌空向着白苍东一斩,一道长达数丈的黑色刀光就向着白苍东当头斩下。

  “三伯父手下留情!”宫素君大惊失色,就要把白苍东拉到自己身后向宫傲龙求情,这真人级的刀光,又岂是白苍东一个连一品都没有的文士能够抵挡的。

  更何况任谁都看的出,宫傲龙已经对白苍东起了杀手,出手没有任何余力,这一记刀光又快又狠,几乎眨眼间就到了白苍东面前,根本不给白苍东躲闪的机会,刀光之强如斩天破日之刃,仿佛连天地山岳都可一斩而开,更不要说白苍东的血肉之躯了。

  宫素君想要把白苍东拉到自己身后,宫傲龙要她嫁给雷玉贤人之子,必然不会伤她,只能收回这一记刀光。

  可是宫素君一拉之下,却发现白苍东稳丝不动,根本没有要躲闪的意思,顿时大惊失色,看向白苍东叫道:“你还楞着干什么?”

  白苍东看着宫素君微微一笑,一手把宫素君按在自己身后,一手已经招唤出了龙鳞刃反手一斩,迎向了那带着无尽威压的刀光。

  “我白家的女人,永远都只需要站在男人的身后被保护就足够了。”白苍东话音刚落,龙鳞刃已经撞上了宫傲龙的黑色刀光。

  看着白苍东那带着微笑的坚毅脸庞,宫素君一刹那间有些失神,心中竟然涌起不可言语的奇异感觉,仿佛只要有这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用害怕,这个男人一定可以为自己支撑起一片天空。

  可是宫素君毕竟是宫素君,一刹那的失神之后,又恢复了冷静回到了现实,心中暗道:“若是你以前有这般气魄,我们早已经是真正的夫妻,又怎么会落得今日局面,此时却是什么都晚了,你又怎么可能抵的过这真人级的刀光。”

  轰!

  刀光金刃交鸣,海水倒涌天地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