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重逢

神品道圣 +A -A

  “这还能有假吗?”白苍东心念一动,令大白鹅显现出了它的品阶印记,一个璀璨的圣字印记在它的额头红顶上浮现了出来。

  “啊,真是圣品。”顿时惊呼之声四起。

  “师弟,这圣兽我要了,你不是要圣品秘技吗?跟我回去,我家有三种文士的圣品秘技,任你挑选。”一个中年文士骑着一只黑背蛙兽来到白苍东身前直接说道。

  “李善,你什么意思?这是我和这位师弟先谈好的。”陈呈气恼的指着那中年文士大声说道。

  “什么你说好的?就你那眼力,根本没有看出这是圣品圣兽,也不相信这位师弟,还说别人戏弄,哪里来的谈好之说?再说了,就算你们谈好了,还没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位师弟就有选择卖给谁的权力不是吗?”李善说道。

  “李善师兄说的对极了,这位师弟,你这圣兽还是卖给我吧,我愿意出两门圣品秘技和你交换。”又有人站出来出价。

  “我出三门秘技。”

  “我出四门秘技。”

  “……”

  不一会儿功夫,出价越来越高,白苍东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无论是秘技还是功法,只要从圣物令中开出来之后,都是可以相互之间传授学习的,而圣兽和兵刃之类的圣品,却是仅此一件,价格上面远比同品阶的秘技、功法要值钱的多。

  “我果然没有做生意的头脑,这样简单的事情竟然一开始都没有想到。”白苍东也不放在心上,做生意本来就是不他的专长。

  “这位师弟,我愿出十门圣品秘技与你交换,可否上船一叙。”一个中年文士站在一只不算大的船上,对着白苍东说道。

  此言一出,顿时令众人都为之侧目,虽说秘技可以相互传授,可是毕竟圣品秘技本就稀少,得到圣品秘技的人也不会愿意自己的秘技变成大路货,所以一个家族拥有几门文士阶的圣品秘技不稀奇,但是十门之多,却不是一般家族能够拿的出的。

  就算拥有这么多圣品秘技,其中也会有几种是家族秘传,不可能拿出来交换它物。

  “好。”白苍东看了那中年文士一年,见那中年文士隐秘的打了一个手势,微微一楞之后,收了白鹅上了那中年文士的木船。

  中年文士把白苍东让入船舱之中,令船夫沿着四象岛向南边的码头方向驶去。

  “李因见过白姑爷。”船舱之中,那中年文士起身正容向白苍东行了一礼。

  “你是李家的人?”白苍东刚才就是看这中年文士打出了李家的手势,才跟随他上船的。

  “算起来我应该是竹风和细雨的叔父。”李因轻声说道:“白姑爷对我李家有天大的恩德,若非白姑爷,我们李氏一族恐怕已经不存于世。知道了白姑爷被赤龙贤人带来了南离书院之后,我就四处打探你的消息,终于让我探听到你被送去了镜台岛,于是就来这里看看能不能找机会见你一面,原本以为还要费些周折,没想到白姑爷你竟然从镜台岛出来了,难道是镜尘贤人大发慈悲吗?”

  “说来话长,我这次能够出来实属意外,以后还能不能出来很难说。”顿了顿,白苍东问道:“宫家那边如何?”

  李因有些犹豫,半晌才叹气道:“素君和婉芸小姐已经加入了书院,目前在凌虚院中修行。”

  “出了什么事?”白苍东见李因欲言又止的模样,皱眉问道。

  “家主传了命令过来,让书院中的宫家子弟都与姑爷您撇清关系,特别是素君小姐,家主希望她能够和姑爷你划清界线,可是素君小姐执意不肯,本来素君小姐有机会成为秘传弟子,现在却成了凌虚院的普通弟子。”李因叹息道:“这事也怪不得家主,只是苦了素君小姐。”

  白苍东沉默不语,他穿越过来的时间不长,对宫素君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宫素君和他也没有真正的夫妻之实,或者说宫素君根本看不上以前的白苍东。

  如今白苍东很可能终生被困于镜台岛,宫素君竟然愿意守着白苍东之妻的名分,而且还为此失去了成为秘传弟子的资格,这让白苍东多少有些意外。

  “有没有办法让我和素君见一面?”白苍东抬起头来看着李因问道。

  “要见素君小姐不难,不过你有时间吗?凌虚岛虽然算是距离这里比较近的岛,但是往返一次凌虚岛至少也要两天时间。”李因说道。

  “没有问题,你带我去见她吧。”白苍东平静地说道。

  李因不再多言,吩咐船夫向凌虚岛的方向驶去,在路途之中,李因又给白苍东讲解了南离书院如今的形势,以及南离三十六岛的一些禁忌和特点。

  “姑爷,你先在这里等待片刻,我去请素君小姐过来。”到了凌虚岛的码头,李因独自一人下了船,他先前已经和白苍东说过,凌虚岛上宫家的人很多,最好还是请宫素君过来相会,免得惹出什么麻烦。

  现在宫家的子弟都因为宫家出了白苍东这么一个魔师,而被南离书院同门师兄弟鄙夷不齿,甚至可以说是排挤,心中对于白苍东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白苍东在明镜湖的时候就已经被那魔人杀死了,也免得他们受牵连。

  白苍东在船舱中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见船舱的门被人推开,一身青衣面容有些憔悴的宫素君走了进来。

  “姑爷、素君小姐,你们聊,我在外面帮你们把风。”李因在外面说了一句,就把船舱的门就给关上了。

  白苍东和宫素君四目相对,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

  “我们并没有夫妻之实,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正名,还你清白自由之身。”白苍东沉吟了一下说道。

  宫素君名义上虽然是他的妻子,可是对他来说,其实和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宫素君的脸色微变,转瞬又恢复正常,淡淡地说道:“不用。”

  “你……”白苍东想说什么,却被宫素君打断。

  “你不用误会什么,我这么决定并不是为了你,有这么一个身份也好,没有人来烦我,我可以专心修行,和你并无关系。”宫素君冷着脸说道。

  “白苍东,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出来。”外面突然传来怒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