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四象岛

神品道圣 +A -A

  “喂,你叫什么名字?”白苍东没什么兴趣看镜尘贤人发呆,镜尘贤人在镜石前才站了不到一个时辰,白苍东就已经把整个镜台岛转了一遍,可是却没有发现船只之类的交通工具。

  “我名宋乐。”童子神色古怪的答道。

  若是换了刚才,他根本不屑于回答白苍东,虽然白苍东名义上是镜尘贤人的弟子,可是实际上与囚徒无异,他虽只是一个童子,却也看不上白苍东。

  可是现在却大为不同,连镜尘贤人都被白苍东写的道诗弄的痴痴呆呆,他哪里还敢对白苍东不敬。

  “我说小乐子,这附近有什么岛屿比较热闹?”白苍东不知道镜尘贤人到底还要在那里发呆多久,准备先去四处逛一逛。

  “你要离开镜台岛?这万万不可。”宋乐顿时大惊,连连摇头摆手道。

  “为什么我不能离开镜台岛?”白苍东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惊慌失措模样的宋乐。

  “因为……因为……”宋乐因为了半天,也没有因为出半个所以然来,现在他哪里敢当着白苍东面说,白苍东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当然不能离开镜台岛。

  “因为什么?”白苍东笑吟吟地看着宋乐。

  “因为我们岛上没有船只啊。贤人他有飞天遁地之能,来去用不上船只,而且贤人他也发过宏愿,不入至人不出镜台,所以这岛上根本没有船只。”宋乐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番说词。

  “没有船只,你怎么进出镜台岛?”白苍东看着宋乐问道。

  “每月的月初,书院都会派遣物资补给的船只来镜台岛,不需要离开镜台岛啊。”宋乐说道。

  “你来这里几年了?都没有离开过吗?”白苍东有些讶异的看着宋乐。

  “我是两年前被派来服侍贤人的,以我的出身和天资,能够服侍贤人已经是天大的运气,唯有竭尽全力服侍贤人,跟随贤人习文修道,怎么可能会想要离开?”宋乐认真地说道。

  “那好吧,你只要告诉我,这附近有哪座岛是我可以去的就可以了。”白苍东也知道圣界的人和地球人不同,大多数人都是一心追求力量,在享乐方面的要求并不高。

  对于宋乐来说,能够跟随一个贤人修行,那怕只是作为端茶倒水的仆人,这也是极大的机遇,哪里还管是不是会被困在这孤岛之上。

  “看来这个世界还是需要我来腐化,不上青楼下酒肆的文人算什么文人啊。”白苍东觉得这圣界的人类活的实在太累,别说是和现代的地球人比,就算的是和古代的文人那也没得比。

  “距离这里最近的岛是四象院的四象岛,四象岛的师者和弟子众多,人数之众在南离三十六岛之中可以排入前十之列,岛上十分繁华。不过你又没有船只,这相隔数十里海路,想游泳去四象岛是不可能的,还是等贤人看完你的道诗之后,你再请贤人带你去吧。”宋乐一心只想拖住白苍东,等镜尘贤人回过神来,还怕他一个小小文士能跑了不成。

  “要去四象岛又何须船只。”白苍东走到岸边,伸手一招,一只羽毛洁白如玉的巨大白鹅出现他面前,摇着肥大的屁股,一摇一摆的走进了海里。

  白苍东跳到白鹅背上,在宋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向着四象岛的方向快速游遁而去,那白鹅在陆地上走起来一扭一摆的,看起来似乎很笨拙,可是在水中游起来,却比顺风的大帆船还要快上一倍不止。

  数十里海路,对于这只圣品白鹅来说,也不过就是一会儿的功夫,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座人烟鼎盛的大岛,岛外诸多海船来来往往,也有不少如同白苍东一般驾驭着圣兽在海上出游的男女。

  “好漂亮的圣兽!”不远处传来一个还带着几分童音的女子声音,白苍东转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却见一艘海船正从他的旁边经过,船头站着几个年轻男女,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娇小少女正自指着他的白鹅在和旁边同伴说些什么。

  “这位师弟,你的这只圣兽可愿出售?”那船只靠近了白鹅,站在少女身边的蓝衫青年开口向白苍东问道。

  “你若出的起价钱,卖给你也无妨。”白苍东一来见那青年是为了讨好少女,他到是愿意成人之美,二来他是被赤龙直接抓来的,身上根本没有带什么财物,若是对方出的价钱合适,卖了这只大白鹅换些财物也可买些自己需要之物,以免被困在镜台岛上,要什么没什么,什么也修炼不成。

  “师弟开个价吧。”陈呈自信的笑了笑。

  “价钱嘛,就换一门文士阶的圣品秘技吧,最好是身法之技。”白苍东现在也算知道了武力在圣界的重要性,换一门圣品秘技,以后在镜台岛上多加修行,也算多了一门自保的能力,免得再像上次在湖心岛上时一样,还要让别人背着他跑。

  船上的一众男女听了白苍东的开价之后都是大吃一惊,陈呈更是脸色一变,盯着白苍东冷声说道:“这位师弟,你不想卖直说便可,这样戏弄我不太好吧?”

  “你想买我想卖,何来戏弄之说?”白苍东皱眉道。

  “这么说,你真的想要用这只大白鹅圣兽换我一门圣品秘技?”陈呈冷着脸问道。

  “当然。”白苍东点头道。

  “你是觉得我陈呈长的傻像是冤大头呢?还是觉得我陈呈好欺负?”陈呈目光如刃的盯着白苍东说道。

  “一只圣品圣兽换一门圣品秘技,你很吃亏吗?”白苍东不太懂这些东西的价值,有些疑惑的问道。

  “什么?你这只圣兽是圣品?”四周顿时传来惊讶之声,好些原本只是路过的船只和圣兽都向这边靠拢了过来。

  “你这只真是圣品圣兽?”陈呈却是怀疑的打量着白苍东,从白苍东的衣着打扮来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能够随意把圣品圣兽出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