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辱我魔师者死

神品道圣 +A -A

  “浩瀚南离,正气无双,诛魔辟邪,唯我剑阳。”一声如同剑鸣龙吟似的清朗之音自远处的山脉中传来,紧接着就见一只巨大的四翼飞兽自山脉中冲出,那飞兽的背上站有三人,其中最前面一个白衣胜雪,背负青锋宝剑的男子,正自朗声吟唱。

  “剑阳真人,是南离书院的剑阳真人!”宫书海惊喜的叫道。

  南离书院真人众多,但是真正为人所知的却不多,唯有每一年南离书院论道大典之时,摘得榜首之人,必将名扬青洲。

  剑阳真人连续六年获得论道大典之首,其文采力压南离书院当代诸多大才,剑法更是妙绝无双,同阶之中几乎无人有资格与他品文论剑,被誉为南离书院数百年来最强真人,甚至有很多人都看好他将来能够成就至人之位。

  “原来圣界也有自我吹捧炒作的人,只是这方法也太无脑傻气,自己把自己的名号给念出来,你当这是武侠片啊?”白苍东心中暗道。

  “大胆魔人,我南离书院管辖区域之内岂容你撒野。”剑阳真人伸手一招,背后青锋宝剑顿时自动飞入他的掌中。

  剑阳真人一引剑诀,青锋宝剑之上光芒大炽,化为匹练似的剑虹自天空中斩落而下,一剑之威,竟然刹那间将那数百只狮首猿兽全部斩杀,连明镜湖的湖水都被他斩的向两旁分开,露出湖底的泥石。

  四翼飞兽落于湖上,白苍东这才看清楚,除了为首的剑阳真人之外,还有两人,一个是和剑阳真人同样身着白衣的年轻男了子,另外一人却是回南离书院为白苍东谈条件的炎山真人。

  “炎山,这就是你极力推荐成为我南离书院秘传弟子的那位圣品文士?”剑阳真人冷冷的看了白苍东一眼。

  炎山真人面露尴尬之色,魔师之名对于魔人来说,是极为尊崇的名号。但是对于人类却是恰恰相反,人魔两族为死敌,解开魔名真义,人类就多了一个祸患无穷的大敌。解开魔名真义的人类,自然会被人类所鄙夷唾弃。

  没等炎山真人说什么,剑阳真人又接着冷声说道:“我不管他的天赋文采如何,这等没有气节之人,绝无资格成为我南离书院的秘传子弟。”

  说罢,又转向一旁的年轻男子教训道:“剑豪,我南离子弟生死事小,失节事大,倘若有一****遇上了魔人,如果敢像那人一般贪生怕死为魔人解开魔名真义,就算魔人不杀你,为师也必容你。”

  “弟子谨记教诲,弟子若是遇上了魔人,就算是战死,也绝不说只言片语。”方剑豪行礼道。

  “好,这才是我剑阳的弟子。”剑阳真人手中长剑迎天一举,剑上毫光万丈,似化为九天骄阳一般,恐怖的剑势令那数百米之外的宫羽海等人都心生惧意,仿佛只需剑阳手中长剑轻轻一挥,他们就会在那骄阳般的剑光下融为虚无。

  “剑豪,你不是一直想看骄阳烈火剑吗?那你今日就瞧仔细了,此剑一出有我无敌,非除魔诛邪之时绝不可用,而此剑一出,天下邪魔亦万无人可挡一剑之威。”剑阳真人冷喝一声,人随剑起,人剑合一,似是真的化为九天骄阳一般,向着那湖面之上如仙子凌波般的半缘君飞射而去。

  如阳剑光所至之处,四周的湖水都瞬间被剑光灼烧成虚无,整个明镜湖的空气都变的炽热无比,距离剑光稍微近些的湖水都像烧开了似的沸腾起来。

  “这就是剑阳真人的骄阳烈火剑吗?当真惊世骇俗。传说他以此剑法斩杀过一只王级的魔物,果然名不虚传。将来我若能习得这般剑法,此生也算无憾了。”宫羽海艳羡道。

  宫婉芸等人见此一剑之威,也都生出和宫羽海同样的想法,若是能够练成这样恐怖的一剑,此生也是真的够了。

  骄阳剑光已经监近半缘君身前,炽烈的剑光把半缘君整个人映的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眼看那娇柔的身躯就要被剑光吞噬融化。

  半缘君淡淡地看了骄阳一眼,玉手微抬,纤纤玉指轻轻一点,一点黑色剑光破指而出,似是一根细针刺入了那烈阳之中,仿佛被烈阳融化了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可是,骄阳般的剑光却陡然停了下来,呆立片刻之后,如同烟花般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碎光落入湖中,剑阳真人的身躯亦从中堕落而出,只见他的眉头一点鲜红,头颅已经被贯穿,鲜血正自其中涌中。

  扑通!

  剑阳真人的尸体落入湖中,湖水顿时被染成了血红一片,整个明镜湖上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飘在湖面的上的剑阳真人尸体,根本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有着南离书院第一真人之称的剑阳真人竟然就这样死了,那个曾经剑斩王级魔物的剑阳真人竟然就这样被人一指点死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竟然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前。

  炎山真人犹为惊骇,比起宫羽海这些人,他更清楚剑阳真人到底有多强大,就算是一般的王级魔物,剑阳真人亦有周旋之力,想要败他都不是一事容易的事,更不要说是杀了他。

  可是这个魔女,竟然直面剑阳真人最强的骄阳烈火剑,只是一指就夺了他的命,这可怕的力量,让炎山真人的身躯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着,这是对死亡的恐惧。

  “白苍东到底解放了一个怎样的魔人?”炎山真人心神颤栗。

  “今日是我新生之日,本不欲在魔师面前沾染血腥,奈何你竟敢在我面前辱我魔师,又岂能容你存活于世。”半缘君看也不看那剑阳真人的尸体,赤足踏于湖面向着白鹅背上的白苍东盈盈一礼:“今日得魔师之赐重获新生,半缘君一生不敢忘此恩典,它日若有所需,可至东土魔国寻我。”

  言毕,半缘君玉足轻抬,足下湖水竟然凝成一柄晶莹水剑迎刚而起,如仙子御剑般飞天而起,衣衫随风飘舞,眨眼间消失于东方云霞之间,只留下几句飘渺之语在翠湖云霞之间悠悠回荡。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