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半缘君

神品道圣 +A -A

  “这天下纵有千圣万皇,但是能解你之魔名者,唯我一人而已。”白苍东听了那绝色女子的话却是不惊反喜,扬眉纵声说道。

  在地球见惯人情世故的白苍东深知,如果那魔人真的完全不愿意给他机会,就没有必要说话,早就已经一道剑光把他们全给斩了,又怎么会浪费口舌。

  “千圣万皇都不及你一人,这么说圣魔两界应该以你一个文士为尊才对了?”绝色女子撇了撇嘴,嘲笑道。

  “若论文采,圣魔两界以我为尊也未尝不可。”白苍东知道这时必定不能弱了自己的气势,只要露出半分怯意,就会被这魔人小看,恐怕连知道她魔名的机会都没有了。

  自我吹捧这种事,地球上早已经司空见惯,白苍东一点也不觉得脸红,毕竟地球上随便一个女人,都敢称自己是什么几千年一遇的美女,相比之下白苍东这点吹嘘也不算什么。

  “你的文采如何我不知道,你这脸皮称霸圣魔两界却是绰绰有余了。”绝色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苍东说道。

  “你若不信,只管报上你的魔名,若是不能解出,要杀要刮任凭你处置。”白苍东看似大义凛然的说道,实则说的都是废话,那魔人要杀他刮他又何需等他解不出来。

  “人类向来卑鄙无耻奸诈,你更是其中之最。”绝色女子此话一出,宫婉芸等人心里面都是咯噔了一下,以为白苍东弄巧成拙。

  谁知绝色女子的话锋一转:“不过看在你刚才所作的那首鹅诗颇有几分灵性,若是就这样杀了你,想来你心中也不服气。”

  “你若是这样杀了我,后悔的只会是你自己。恐怕你不知道还要再等几百几千年,才能再找到另外一个可以解你魔名之人。”白苍东心中已然淡定,这魔人想来是要说出她的魔名了。

  谁知那绝色女子脸色突然冷了下来,玉手微抬,一道黑色的剑光破开重重空间,瞬间洞穿了白苍东的肩骨,鲜血刹那间染红了白苍东的半边青衣。

  “区区文士,你还没有在我面前狂妄的资格,若敢再有半句狂妄之言,下次洞穿的,就会是你的心脏。”绝色女子冷然道。

  “不错,我白苍东只是一介文士,今时今日并无与你并立于世的资格。”白苍东立于白鹅之上,任由伤口的鲜血流淌,却依然无动于衷,只是平静地凝视着绝色女子说道:“只是今日之我并非明日之我,可是没有我白苍东,明日的你依然是今日之你。”

  “你该死。”绝色女子面若寒霜,随着一声冷喝,那数百只狮首猿兽同时怒吼一声,争先恐后的向着白苍东扑去,整人湖面都被搅的骇浪涛天,眨眼间已经扑到了白苍东面前,最先一只自湖中一跃而起,张开猩红大口咬向白苍东脑袋。

  “白苍东,这次被你害死了,你何苦如此狂妄惹怒了那魔人。”宫羽海等人又惊又怒。

  白苍东却是不理他们,左手向虚空中一抓,龙鳞刃已然握在掌中,身上十方古帝的虚影隐现,手指轻轻在刃身上一弹,似龙吟般的刃鸣顿时荡漾开来,在那万兽咆哮之中依然清晰可闻。

  “**************,一遇风云便化龙。纵然我白苍东今日仍只是池中物,也非你一个魔人可辱。”伴随着白苍东的吟唱,龙鳞刃狂斩而出,如切豆腐一般,把那凌空扑来的狮首猿兽劈成了两半,鲜血顿时泼撒长空,化为血雨落于湖中。

  一只才刚刚斩杀,却已经有数只狮兽猿兽围住了白鹅,破水而出噬向立于白鹅之上的白苍东。

  白鹅突然引颈长鸣,洁白的羽翅一展,双侧的数只狮首猿兽掀飞出去数十丈才落于水中。

  白鹅的模样看似温和,可是却是文士阶的圣品圣兽,本身不但智力极高,气劲之强几乎可以冠军文士一阶,这些狮首猿兽与其相比要差的远,难挡一翅之威。

  “诛!”白苍东一声冷喝,那前面破水跃来的数只狮首猿兽在空中猛的一顿,仿佛被无形的铁锤当头重击,七窍流水扑通一道又坠回了湖水之中,惊起了数丈高的水浪。

  可是狮首猿兽的数量实在太多,白苍东根本来不及恢复气劲使用第二次口诛术,十数只狮首猿兽就已经扑了上来,白苍东中龙鳞刃虽利,双拳也难敌众兽,虽有圣品白鹅相助,却也难敌数百只狮首猿兽,眼看就要被狮首猿兽所噬。

  谁知那些狮首猿兽却突然间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刹那间湖面上只余下青衣染血手持龙鳞刃傲立于白鹅之上的白苍东。

  白苍东凝视着碧波之上的绝色女子,嘴角微微泛起笑意,他知道自己赌对了,魔人性本高傲,魔名更是魔人的尊严,又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唯唯诺诺贪生怕死,连自信都没有的人类面前报上自己的魔名。

  “你若解不出我之魔名真义,今日就是你命归黄泉之时。”绝色女子神色肃然,美目盯着白苍东一字一顿的说道:“人类,记住我之魔名,我名半缘君。”

  刚刚惊的三魂七魄都差点离体的宫羽海等人,听那绝色女子终于报上了她的魔名,都是心一喜,同时大脑都是飞快的转动,希望能够解出半缘君这魔名的真义。

  可是只是一个名字,没头没首,他们一时之间哪里想的出头绪,再加上又是性命攸关的时刻,思绪混乱如麻,根本静不下心来。

  “半缘君!”白苍东微微一楞,这三个字他并不陌生,作为一个中国人,很少有人不知道这三个字。

  “人类,回答我,我的魔名真义为何?”半缘君目光如剑,仿佛刺穿了白苍东的灵魂,直接看到了白苍东的灵魂深处。

  “半缘君……半缘君……”白苍东没有回答半缘君,只是轻声念了两遍这三个字。

  “回答我。”半缘君冷漠如刀的盯着白苍东的眼睛,仿佛只要一言不合,就要斩去白苍东的项上头颅。

  白苍东却是无视半缘君的犀利眼神,手掌轻拍白鹅,白鹅转身慢悠悠地向着湖岸边游去。

  正在半缘君大怒欲抬手挥出剑光斩杀白苍东之时,却听得白苍东的声音缓缓传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半缘君整个人呆在那里,连抬起的手都忘记放下,额头之上突然黑光大放,一个神秘诡异咒印浮现而出,令她不受控制的仰起玉首,恐怖的魔焰自咒印中冲天而起,刹那间射入天际,持续了数十秒才渐渐消去,当那魔焰消散之时,咒印轰然破碎,半缘君整个人都似乎脱胎换骨一般清灵若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