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魔人之名

神品道圣 +A -A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踏波而来的绝色女子,身心却早已经被恐惧浸透,这许多人竟然连逃跑的念头都已经难以升起,心已满是死灰和绝望。

  李家唯一的真人李凡重,连敌人都未见,就被一道剑光秒杀,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已经没有人对于逃生存在半点幻想,甚至无法生出与那绝色女子一战的勇气,一个个仿佛如同待宰羔羊一般,在湖水中瑟瑟发抖。

  莫说是湖中的这些人,恐怕就算是驻守于明镜湖畔的李氏一族,今日也都难于逃脱大难。

  李竹风悲吼一声,拼命的向着那绝色女子游去,心中纵有恐惧,但是却被如烈火般的仇恨所遮掩,只想冲上去和那绝色女子拼命。

  白苍东手中抱着昏迷的李细雨,根本来不及把李竹风抓回来,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擅长水性。

  白苍东心念电转,飞快的掏出那枚圣品圣兽令,摧动真命道印,运转气劲将一首诗印于其上。

  白苍东本来并不想把诗句浪费在一枚文士级的圣兽令之上,可是事到如今却已经顾不得许多。

  宫婉芸等人看到白苍东突然拿出一枚圣物令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见他手指在圣物令之上纵横点划,同时口中轻吟着。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一语完毕,白苍东的手指也停了下来,只见那枚圣物令之上升腾起圣洁的白光,随着一声朝天清鸣之后,竟然化为一只巨大的白鹅浮于湖面之上引颈向天而鸣。

  白苍东纵身一跃,抱着李细雨跳到了白鹅背上,心念转动之间,那如木船般大小的白鹅在水面上轻轻一划,已经游到了李竹风的旁边,低头一喙,把李竹风从湖水里面叼了起来,回首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李竹风还想要挣扎,白苍东气劲运转于掌沿,一记手刀劈在李竹风的后颈上面,被白鹅所制又没有防备的李竹风顿时晕了过去。

  把李竹风放于白鹅背上,白苍东凝视着那踏波而来绝色女子长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胸膛,令那白鹅向她迎去。

  此时此地,想要逃命已经是万无可能,白苍东很清楚的知道,今日想要逃脱性命那就只有一法可行。

  魔人之名为天所定,出生之时魔人碑上已经有其魔名,魔名是魔人的尊严,同时也是魔人的枷锁。

  魔人的一生都在追寻自己的魔名真义,若是解不开魔名之义,那就终于难以晋升半级,诞生之时是魔兵,那便永世都是魔兵;诞生之时是魔将,那就生生世世都是魔将,唯有解开魔名真义,才有机会更进一步,打开魔人的晋升之路。

  若是旁人能够解开魔人的魔名真义,那么魔人就会将其视为魔师,魔无父母,师比天大,纵然这位魔师是个人类,魔人也必将对其尊敬无比,若非有天大的仇恨,魔人绝不会动此人一根毫发。

  可是魔名是魔人的尊严,若是有人问了他的魔名却解不出其真义,那么就会被魔人视为一生死敌,纵然上天入地也必杀之。

  虽然其中有九死一生之险,可是白苍东如今却已经别无选择,唯有此路可行,若是不行此路,今日不止是他,整个李氏一族都将尽数被屠,绝对没有任何侥幸。

  解其魔名真义白苍东心中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唯一让他心中忐忑的是,他只是一名文士,而那魔人至少是一位顶级的魔将,也许那魔人根本不屑于告诉白苍东他的魔名,根本不屑于听他的解释。

  所以刚才白苍东解开圣兽令的时候,同时把那首诗念了出来,为的不是炫耀,而是为了让那魔人听到那首诗,也许能够让魔人认同他的能力,愿意在他面前说出魔名。

  明镜湖上,万兽丛中,白苍东立于白鹅之上逆流而行,只是片刻时间就已经距离那魔人不足百米,数百只狮首猿兽瞪着猩红的血目,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把他和白鹅撕成碎片。

  “魔人,报上你的真名。”白鹅碧湖之上,白苍东神色不动,目光平视着那绝色女子朗声说道。

  此言一出,宫婉芸、宫羽海等人尽皆惊骇变色,显然深知问魔人之名的可怕后果。

  可是他们此时心中又有一丝期望,期望那魔人真的报出自己的魔名,期望白苍东真的能够解出魔名真义,只有如此,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白鹅背上傲然而立的白苍东身上,即便是心中对于白苍东有所忌恨的宫家子弟,此时也都在心中祈祷,希望白苍东能够解出魔名真义。

  “姐夫他只是一个文士,那魔人会愿意对他报上真名吗?”宫婉芸忧心忡忡,恨不能那绝色女子立刻对白苍东报上她的魔之真名。

  幸存的李家子弟,更是双眼满是血丝的盯着白苍东,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白苍东能够解出魔名真义。

  白苍东若是失败,他们所丧失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还有他们背后明镜湖畔的李氏一族的男女老幼。

  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兄弟姐妹,他们妻子儿女,都系于白苍东的一言之中,若是白苍东败了,后果他们不堪设想,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圣界有过太多魔人一出血洗千里,尸骨成山血流成河的先例,不知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知多少妻儿悲啼哭断肠。

  太多血淋淋的历史,让他们心胆寒颤,深恐自己的家人也会成为那悲歌的一部分。

  而此时的白苍东,毫无疑问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之火,那怕这希望之火危如狂风暴雨中小火苗,却也是他们唯一的寄托。

  一人一魔在湖面上相隔百米遥遥对视,所有人都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直勾勾的盯着那绝色女子,恨不能掰开她的嘴,让她说出自己的魔之真名。

  “区区一个文士也配问我真名?”那绝色女子终于开口,只是这一句话,却让所有人脸色大变,如同堕入了冰窖一般通体冰凉。

  “完了。”所有人都心如死灰,心中只剩下这么一个绝望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