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魔人降临

神品道圣 +A -A

  像是巨大黑色眼睛悬在空中的魔痕下方,黑色的魔气涌出,在魔痕下方形成了一个漏斗形的魔气漩涡,在那漩涡之中,正有一方黑色巨碑缓缓降临,在那黑色巨碑旁边,一只只似猿似狮高达丈许的魔物正自涌出,在那山谷之中,已经有上百只之多,而且还在有大量的魔物自魔痕中冲出来。

  “魔人碑……是魔人碑……撤退……立即撤退……”李家除魔队的队长李长客大吼一声,惊醒了所有还在发呆的人。

  没有任何犹豫,反应过来的众人,无论是李家除魔队的李家子弟,还是白苍东等人,都是转身就拼了命的往山下跑。

  可是那些似猿似狮的魔物已经发现了他们,口中发出怪异的吼叫,手足并用的向着他们疯狂追去。

  魔物在魔界之中只是奴仆一般的存在,魔界的真正主人则是魔人,魔人的外形与看上去与人类并无差别,可是他们却非父母所生,而是自魔人碑之中诞生,连其魔名都是天生注定,拥有天赐之力,不老不死魔力无穷。

  魔人同样分为五阶,兵、将、王、帝、皇,对应人类的文士、真人、贤人、至人、圣人五阶,而且就算只是同阶,一般魔人的实力也远超同阶人类。

  虽然白苍东他们不知道这次魔痕之中降临的魔人到底是什么等阶,可是就算只是兵级的魔人,再加上数量惊人的兵级魔物狮首猿兽,也绝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李家子弟几乎每天都要来回一趟玉梳山,对这里熟的不能再熟了,一个人都跑的飞快,宫羽海几人也展开身法,一个比一个快。

  只有白苍东和赵明峰两个人,因为才刚刚晋升文士,还没有修炼过身法之技,全靠气力往山下跑,又不习惯下山的路,都落在了最后面。

  “白少爷,你到我背上来,我背你下山。”李竹风和李细雨发现白苍东落在了最后面,眼看就快要被后面的狮首猿兽追上,竟然回头跑到了白苍东身边,欲背起白苍东往山下逃。

  “你背着我,我们就都走不了了,你还是快些走吧。”白苍东苦笑道。

  “不怕,我是大力神牛真命道印,背你一个人轻若无物,而且这山路我最熟,又练有千河奔流身法,必能带你逃走。这些狮首猿兽不识水性惧怕下水,只要上了船我们就安全了。”李竹风说着,不由分说的就背起白苍东,迈开了步子向山下狂奔。

  白苍东见李竹风步伐轻快身手矫健,背着他身形却丝毫不受影响,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人群,就连跟在他身边的李细雨,也是身轻如燕步履轻快,一点也没有吃力的表现,心中暗自羡慕:“这次回去之后,无论如何也要找一门身法来修炼。”

  “救命……救命啊……海少……救我……”跑在最后的赵明峰惊恐的大叫,一只愤怒咆哮的狮首猿兽已经追到了他的身后,似钢铁一般的猿臂带着钢钩一般爪子,向着他的脑袋上就拍了下去。

  只听得一声惨叫,赵明峰毕竟年纪太小,而且毫无与魔物的战斗经验,连技法都才是刚刚开始练习,根本没有来的及反抗,脑袋就被狮首猿兽抓的稀烂,鲜血泉涌的倒在地上。

  一直和赵明峰最要好的宫羽海,此时却是连头也不敢回,没命的向着山下狂奔。宫羽海已经是八品文士,又修得宫家秘传,身法最为迅速,没多久就跑到了所有人的前面,紧跟在他后面的就是马春虎等几个从宫家来的人。

  马春虎等人早都已经吓破了胆,魔人降世,必定有大量魔物随之降生,如果不快些逃离明镜湖,就算那些狮首猿兽不识水性出不了湖心岛,那魔人一出,他们一样完蛋。

  幸好狮首猿兽身形庞大,山路狭窄崎岖,它们难以发挥最快的速度,直到白苍东等人逃到了船上,那些狮首猿兽也没能追上他们。

  一众人逃上木船,将船划离了码头,心中都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那些狮首猿兽果然只到了岸边就停了下来,并不敢下水来追,只是在岸边冲着他们愤怒的咆哮吼叫。

  正在众人稍微喘了一口气之时,突然听得一声巨响,仿佛是山岳相撞之音,然后就见整个湖心岛似乎都颤抖了一下,接着就只见一道黑色的光柱自山谷中喷射而出,在天空猛的炸裂开来,化为万千黑色光剑自天而降,把湖上的所有木船都笼罩在了其中。

  “炼气化光……完了……是将级的魔人……大家快跳船……”李长客看那漫天飞射而来的黑色光剑雨,大吼一声首先弃船跳入湖中。

  众人纷纷学着李长客的样子跳入湖中,可是那黑色光剑来的实在太快,许多来不及跳入水中的李家子弟,被黑色光剑连船一起劈成了碎片,一时间湖水中翻起了卷着残木和血肉的波浪。

  更让人惊恐的是,那些原本畏惧湖水的狮首猿兽,似乎是受到了那黑光的影响,目中红光闪烁,一个个疯狂的跳入水中,竟然似是鲨鱼般凶猛迅速的向着落水的一众人快速的扑过来。

  上百只比大象小不了多少的狮首猿兽扑入湖中,那场面骇人到了极点,后面还有不知道多少狮首猿兽涌来,让人看了心胆皆惊。

  人毕竟不是鱼,又怎么可能在水中逃的过这些狮首猿兽的追杀,只是眨眼之间,那些狮首猿兽就已经追到了他们身前,张着血盆大嘴,挥舞着利爪,就要把他们撕成碎片。

  一声剑吟突起,青色的剑光似是巨大的月牙般斩下,瞬间把十几只已经扑到白苍东等人面前的魔物尽数斩杀。

  白苍东转头看去,只见李家唯一的一位真人李凡重手持长剑立于一叶扁舟之首,那青色的月牙剑光就是由他剑上发出。

  一众死里逃生的李家子弟和宫羽海等人几乎喜极而泣,情不自禁的发出欢呼之声,只是欢呼声才起,就嘎然而止,一道黑色的剑光瞬间划过湖面,李凡重挥出青色月牙剑光相迎,连是瞬间连人带剑,和那扁舟一起被那黑色剑光直接斩成了两半,血雾和破碎的青色剑光撒的漫天都是。

  “爹……”李竹风悲声怒吼扑向船毁人亡之处,李细雨更是直接昏了过去。

  白苍东抱着昏迷的李细雨,目光望向湖心岛方向,那众多凶恶的狮首猿兽不知何时停止了追击,分开两旁让出了一道水路,一身黑纱遮体,赤着雪白又足的的绝美女子雪足轻点湖面,竟自踏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