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口诛术

神品道圣 +A -A

  “你要选这一本技法?”守护九层秘法阁的老者眼神异样的看着白苍东问道。

  “是的,我就要这一本《口诛术》,麻烦您老帮我拿出来吧。”白苍东摸出一枚九层秘法阁令符交给了那老者。

  “白姑爷,我知你天资过人,又获圣品真命道印,文士级的技法对你来说都不难练成,只是这部《口诛术》却有些不妥,你还是另选一部别的技法吧。”老者善意说道。

  “不知道前辈能否指点一二,这部《口诛术》有什么不妥?难道这门技法有所残缺?”白苍东好奇地问道。

  “这部《口诛术》并没有残缺,是完整的一门技法。只是这门技法却是记载于《一言经》这部功法之中。《一言经》包含有筑基、文士和贤人三阶的修炼法门,还有传说《一言经》本身也只是残卷,是一部圣人功法的前半部分。这种说法没有人可以证实,但是《一言经》的法门确实玄奥无比,罕有练成者,我们宫家无缘见识《一言经》,只得了《一言经》文士篇中所记载的这一门《口诛术》,但是因为没有《一言经》作为基础,《口诛术》根本发挥不出威能,不少宫家子弟都尝试过用别的功法代替,结果却没有一人真的练成这《口诛术》。”老者把《口诛术》的来历简单的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提点,那就帮我取了那部《霸月斩》……和这部《口诛术》吧。”白苍东又从怀中摸出另一枚九层秘法阁令符交给了老者。

  老者楞了楞,然后才苦笑着摇了摇头,收了两枚令符,把晶罩打开,将《霸月斩》和《口诛术》都取了出来交给白苍东。

  “那边有练功房,你可在其中背诵或者练习技法,没有时间限制,走的时候要把秘笈还回来,而且以后没有宫家家主的允许,不准将技法泄漏于第二人知晓,也不许落于纸笔,否则以判族视之,必将倾全族之力斩杀,这些规矩你记住就好。”

  “多谢前辈指点。”白苍东收了两本秘笈,行了一礼之后就进了练功房。

  《霸月斩》听着很牛逼,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种凝气聚力于兵刃之上的斩击之术,白苍东对这种技法兴趣并不大。

  若非《口诛术》的来历有些问题,白苍东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够练成,根本不会多此一举,选那一本《霸月斩》。

  不过这九层秘法阁之上已经没有他能入眼的技法,多留一块九层秘法阁令符也没用,算是买了一个保险。

  《口诛术》有些奇异,简介上面说,此技凝聚精气神化音伤人,出口令人闻声而体爆,杀人不需动手,只需开口便可。

  “这东西不就是地球上传说中的佛门绝技狮子吼功嘛,不过狮子吼实在太丑了,张着大嘴怪吓人的,还是六指琴魔的天魔琴音有味道。”白苍东翻开《口诛术》研读,脸上的神情却是越来越凝重。

  《口诛术》并非真的像狮子吼般,靠声音震死敌人,而是一种以气化音,勾动天地气势,挑动敌人七情六欲,扰乱他的气与天地之气的交流,令其气力情绪尽皆错乱不可自制,以至气血自相冲突,最后自伤的技法。

  “哈哈,这不就是骂死人不偿命嘛,这个我喜欢,只是没有那《一言经》作为根基,不知道我能不能练的成《口诛术》。”白苍东心中爱煞了《口诛术》,立刻在按照《口诛术》上所记载的修炼方法尝试着修炼了起来。

  随着白苍东的法诀流转,十方古帝的炽白虚影在白苍东的身上闪现,竟似口中有大道之音流出。

  “怎么还没有出来?都已经两天了,他不会真的在里面霸月斩吧?”老者神色古怪的看着练功房的厚重石门。

  九层秘法阁上的技法都是同阶之中的上乘之作,非几日间就可以练成的深奥之学,一般人都是背熟了之后自己慢慢练,哪有在练功房中一待就是两天的。

  老者正在打量练功房的石门之时,却见那石门突然打了,白苍东手托两部秘笈,正从中走出来。

  “白姑爷,技法练的还顺利吗?”老者接过秘笈重新放回晶罩之中,也就那么随口一问。

  “算是练成了一种吧。”白苍东随口答道。

  “练成了一种?”老者一楞,不过随即想到,可能是白苍东掌握了霸月斩的基础运用法门,转而说道:“白姑爷真是好天赋,两天时间就掌握了霸月斩的运用法门。”

  “不是,我练成的是口诛术。”白苍东人已经走到了九层的出口,随口那么一答,人已经走出了九层秘法阁。

  “练成了……口诛术?”老者呆在那里,不知道白苍东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张口想问什么,白苍东却已经离开了九层。

  “姐夫,你让我等的好苦啊。一直见不到你出来,我已经在秘法阁外等了两天了。”白苍东才刚刚走出秘法阁,就见宫婉芸娇嗔着迎着上来。

  “你等我有什么事?”白苍东笑着说道。

  “姐夫你别逗我了。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去明镜湖猎杀魔物的吗?我们原本约定是昨天出发,你一直没有出来,我好说歹说才让大家同意多等一天,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真的要出发了,姐夫你快点跟我走吧。”宫婉芸抱住白苍东的手臂,拉着他就往西门的方向而去。

  “小姨子强拉姐夫,这是要闹哪样?”白苍东被宫婉芸抱着,只感觉手臂触处一片软绵,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虽然明知道宫婉芸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只是生的如此明艳动人,却也让人不忍心强硬拒绝她。

  而且白苍东也没有把有几分小聪明的宫婉芸放在心上,自然也不惧与她同行。

  “圣品文士果然是贵人事忙,白姑爷,你可真是让我们好等啊。”

  西门外,看到宫婉芸抱着白苍东的手臂过来,马春虎脸色微变,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