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圣兽令

神品道圣 +A -A

  钰玉真人年轻时和宫千山出生入死,不知道多少次死里逃生,身上落下了一个骨痛的毛病,一直治不好。

  前些时候钰玉真人寻到了一道古药方,可治愈这骨痛的毛病,钰玉真人把其中的大部分药草都已经收集齐全,只有一味名为三阳花的文士级上品草药不可得,只找到了三阳花的圣草令。

  可是要想从三阳花圣草令中把三阳花取出来,却需要对应的上品文章,钰玉真人手上只有这么一枚三阳花圣草令,自己不敢乱开,找了许多相熟的人帮忙,也都没有把握能够写出与之匹配的上品文章。

  若是文章差了,到时候开出来的就可能是二阳花或者一阳花,也就不合药方所用。

  因为有人在文士园中听了白苍东的那句“生当如夏花之绚烂,死当如秋叶之静美”,就推荐钰玉真人找白苍东开三阳花,只需要那半句生当如夏花之绚烂,就一定能够开出三阳花来,所以钰玉真人就急急跑了过来找白苍东。

  这个世界的文章,除了印在圣道碑上的文章不可再用之外,其它的文章都是可以反复使用的,不过只有文章的主人自己可以用,旁人就算知道也没用。

  “白家小子,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钰玉真人急于拿到三阳花,迫不及待的要让白苍东帮他开三阳花。

  白苍东觉得帮一帮钰玉真人到是无所谓,不过免费是绝对不行的,就算他不在乎那些报酬,可是这个口子一开,别人有事没事都找他来帮忙,到时候就麻烦了。

  他不收钰玉真人的报酬,要是收其他人的报酬,到时候出了力恐怕还要被人记恨。

  白苍东正在犹豫应该开出一个什么样的价码,好让钰玉真人不至于接受不了,又不会太少让人觉得他很随便之时,宫素君却先开口了。

  “真人,您是长辈,我们作为晚辈帮忙也是应该的,报酬就不用了,您不是有块九层文士秘法阁的令符,借我们用一用可好?白苍东刚刚晋升文士,还未有合适的技法,正好借您的令符去看一看。”宫素君说道。

  宫家的技法都在秘法阁之中,一般子弟可以随意进出前三层,只是前三层都是一些下三品的技法,若想上更高层,就需要对家族有所贡献,得到相应层次的令符,才能够进入。

  而且令符是一次性的用品,一枚令符只能进一次,钰玉真人手上的九层令符是最高级的令符,其中所藏的技法都是宫家的不传之秘,不过因为只是文士秘法阁的令符,对于钰玉真人自己却没什么用,所以宫素君才敢提出来。

  钰玉真人眼珠子一转,连声说道:“不行不行,九层秘法阁令符何等珍贵,你只帮我开一枚上品圣草令怎么能选,这生意不能做,你们还是提点别的条件吧。”

  “别的我们也不缺,还望真人成全。”宫素君说道。

  “我也想成全你们,可是这样的交易我太吃亏了,要不这样吧,这枚上品圣草令白家小子帮我开了,除此之外,以后我再有所需,再帮我开九次圣物令如何?”钰玉真人眯着眼睛说道。

  九层文士秘法阁的令符对他确实已经没用,不过对于白苍东这种文士自然是大有用处,他到是正好趁机敲一笔。

  “真人,十次也太多了吧,两次吧?”白苍东微笑着接口道。

  “不行不行,九层秘法令符,整个宫家也没有几枚,换你十次,一次也不能少。”钰玉立刻说道。

  “最多五次,不能再多了。”白苍东又做了让步。

  “不行,说十次就十次,你们要是不换就算了,我再去找别人看看。”钰玉真人看准了白苍东似乎急需这块令符,咬死了不肯松口。

  本来这令符于他无用,能换得白苍东开了三阳花就好,不过现在既然有便宜,钰玉真人自然也不愿意放过。

  白苍东正想说什么,却听到小绿的声音又从外面传过来。

  “小姐,家主差宋总管送东西来了。”

  宫素君连忙叫上白苍东一起迎了出去,只见宋总管把一个长盒送到白苍东面前,笑着说道:“白姑爷,这是家主让我给您送来的,家主还有一句话让我转告您,以后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去找他老人家。”

  “宋总管辛苦了,到里面喝杯茶吧?”白苍东接过盒子后微笑道。

  “家主那边还等着我回去复命呢,改天再来府上叨扰。”宋总管对白苍东的态度十分恭敬,与以前大为不同。

  送走了宋总管,白苍东随手把长盒打开,只见里面放着那柄龙鳞刃,除了龙鳞刃之外还有一枚巴掌大的黑色令符和两张丝绢。

  “九层文士秘法阁的令符。”宫素君看到那黑色令符有些吃惊的说道。

  “什么?”里面的钰玉真人听到宫素君的话,立刻走过来往盒子里面看去,果然看到里面放着一枚九层文士秘法阁的令符,脸色顿时变的古怪起来。

  “咳咳……那个……白家小子……令符你还换不换?”钰玉真人满脸尴尬的问道。

  “令符我们已经有了,而且真人您要价也太贵,我们承担不起,要不您再找别人看看?”白苍东揶揄道。

  “我要能找别人的话,还会来找你们?”钰玉真人心中暗自郁闷,恨不能抽自己两巴掌:“老老实实的换了不就完了,非要占便宜摆架子,现在却是连口都开不了了。”

  “真人,您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去秘法阁先技法,回头再去您府上拜会。”白苍东说着就作势欲走。

  白苍东也只是挤兑一下钰玉真人,并没有真的要走的意思。

  钰玉真人老脸通红,憋了好一会儿,才一咬牙一跺脚,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连同三阳花圣草令一起塞给白苍东:“白家小子,你帮我开了三阳花,这个归你。”

  “文士级的圣品圣兽令!”宫素君看清楚那东西之后,忍不住惊讶出声。

  白苍东低头看去,果然看到一块巴掌大的圣物令上面印着圣兽和文士四个字,而另一面却没有图画,只刻着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