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才?

神品道圣 +A -A

  宫家的家主宫千山,是宫素君的爷爷的大哥,也是宫家现在唯一的一位贤人,因为白苍东被大多数宫家人所厌恶,所以白苍东来到宫家数年,见过他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已经一百零二岁的宫千山,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的模样,须发还都乌黑浓密,颇有几分儒雅气质。

  “修炼能够延年益寿延缓衰老,也许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好处了吧。不过每天过着不是修炼就是打打杀杀的生活,就算活的再久再年轻又有什么用,根本没有时间享受生命嘛。”白苍东打量着宫千山,心中暗自想道。

  就算是身为宫家的嫡系子弟,一但年满十八岁,也要接受家族的安排,去抵御魔物的入侵和骚扰,或者为家族服务工作,这是每个家族成员享受家族庇护之后必尽的义务。

  白苍东自然也不能例外,好在他还没有年满十八岁,如今又有可能进入南离书院,到是少了这些麻烦。

  “这是我的好友华风真人和他的爱子青玄文士。”宫千山把两个人介绍给白苍东和宫素君。

  “宫老,我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才不得不厚颜相求,还望宫老成全。”华风真人显然对白苍东和宫素君没什么兴趣,介绍过后就立刻向宫千山说道。

  “华风啊,你放心,我和你父是至交好友,区区一枚圣刃令,送你也是应该的。”宫千山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不过,你来的实在有些不巧,若是早半日来,那枚圣刃令还在我手里,但是半日之前,我已经把它送人了,你想要的话,只能问问它现在的主人愿不愿意了。”

  “送人了?送谁了?我用同样圣品的一枚圣刃令与他交换。”华风真人急急问道。

  宫千山笑了笑,转向白苍东和宫素君说道:“我叫你们过来,本来是想谈一谈你们进南离书院之事,却想不到华风恰巧过来,他父亲曾经与我出生入死,若是方便的话,就帮他一帮,我再送另一枚圣刃令给你们吧。”

  “还请两位成全,我与犬子感激不尽。”华风真人听了宫千山这话,那里还不明白,也顾不得自己真人身份,竟然向白苍东和宫素君低眉相求。

  “家主,这恐怕有些不方便。”宫素君苦笑着说道。

  那枚圣品圣刃令已经被白苍东开了出来,现在哪里还交的出来。

  宫千山微微皱眉,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心中已经有些不悦。他刚刚才赏赐给白苍东的东西,白苍东和宫素君为了一枚圣刃令就如此下作,将来也难成什么气候。

  更何况华风真人也不是白要,以同样品质的圣刃令作为交换,这样白苍东和宫素君还不给他面子,也让宫千山感觉面上无光。

  “如非迫不得及,我也不会厚颜相求,如果两位肯让出那枚圣刃令,除了用于交换的一枚圣品之外,我再送两枚上品给两位,不知道两位意下如何?”华风真人连忙又说道。

  宫素君看着华风真人说道:“真人,不知道你为何一定要那一枚圣刃令?”

  华风真人咬了咬牙,看了看宫千山之后,才开口说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儿青玄前些时候去碧波池观赏莲花,恰巧看到一尾金色大鲤鱼在碧波池中一跃而起,有感而发作了一两句赞美鲤鱼的句子,我父看过之后大加赞赏,想起宫老您手里有一枚金色鲤鱼为画的圣刃令,认为此诗说不定有机会与之匹配,开出圣品兵刃来,所以才赶过来,希望能与宫老您做个交换。”

  “原来如此,青玄竟然有此大才。”宫千山赞了一句。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宫素君和白苍东身上,宫素君见白苍东一直没有说话,只好开口说道:“真人,不是我们不愿意把那枚圣刃令让给您,而是真的拿不出来,那枚圣刃令已经使用过了。”

  宫千山和华风真人听了宫素君的话都是一楞,华风真人却是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你们不是半日前才拿到圣刃令,怎么就……”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是言下之意却很明显,你才拿到半日,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使用一枚圣品圣刃令。

  “素君,华风也算是我的子侄,不是外人,能帮就尽量帮一帮,我对他父亲也算有个交代,之后我对你们另有所赏。”宫千山也认为宫素君不可能轻易使用一枚圣品,是故意不想把那枚圣刃令让给华风真人,心中已经有些气恼。

  宫素君这样的作为,会让华风真人他们误以为是他宫千山妨贤嫉能,想要阻碍他们开出圣品,才不肯交出那枚圣刃令。

  “家主明鉴,那枚圣刃令真的已经被苍东开过了,我们真的交不出来。”宫素君心中也有些气恼了,她宫素君又岂是妒贤嫉能的人,竟然被人这样怀疑,心中十分不舒服,狠狠瞪了一直不说话的白苍东一眼。

  “既然已经开过了,那也只能怪我家青玄福薄,无能消受这份福气,唯愿听听白贤侄为那枚圣刃令所作之文,也不枉白走一遭。”说罢,华风真人又转向自己的儿子青玄说道:“青玄,你先把你所作之诗句朗读出来,让各位品评品评。”

  华风真人还是认为宫素君他们是故意阻他们开出圣品兵刃,心中一股气难消,想要以文压人,出一出心中这口恶气。

  文受天道所限,谁人创作出的文章就是谁的,旁人偷去了也没有用,华风真人自然也不怕白苍东他们听了青玄的诗句再去开那枚圣刃令。

  “是,父亲。”青玄应了一声,一脸傲色的扬首念道:“碧水华池育金鲤,一跃千里化云鹞。”

  “果然是佳句,若那枚圣刃令还在,此句有五成的机会可达圣品。”宫千山点头赞道,说完还面色不悦的看了一眼白苍东和宫素君。

  宫素君却是面色不动,若是在今日之前听到这一句,她也认为是佳句,可是她却偏偏在之前刚刚听过类似的句子,其意境远非这一句可比,自然就没什么感觉了。

  “不知道白贤侄是以何句开启的那枚圣刃令,又开出了什么品阶的兵刃?”华风真人把目光看向了白苍东和宫素君,语中颇有轻视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