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圣刃令

神品道圣 +A -A

  当初白苍东在地球之时,喜好收集奇奇怪怪的古董,谁知道却因此着了道,高价收了一颗古董水晶骷髅头,正在把玩之时,那水晶骷髅头却突然间光明大放,把他卷入其中,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古怪的世界,水晶骷髅头将这个世界重伤昏迷的白苍东化为一股清流注入白苍东的身体之中,使得白苍东吸收了之后,拥有了这个世界的白苍东的部分能力和记忆,身体也恢复到了他十六七岁时的模样。

  在水晶骷髅头中之时,他看到了那十二个字,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才明白十二字的意思,恐怕是他要成为这个世界的圣人,才能够再次启动水晶骷髅头回归地球。

  “白少爷,小姐请你过去一趟。”丫鬟小绿在外面敲门说道。

  “她找我干什么?”白苍东嘟囔了一句,还是打开门走了出去,跟随小绿一起来到了前厅。

  “家主也差人送来了贺礼,你自己看看吧。”宫素君把一个半尺长的锦盒推到了白苍东面前。

  白苍东知道如果是普通之物,宫素君也不会专门让他来看,就顺手接过锦盒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一块巴掌大的白玉令牌,一面刻着圣刃和文士四字,一面则是一幅金色的锦鲤戏水图案。

  “圣品级的文士圣物令?”白苍东微微有些惊讶。

  圣物令和圣道碑相似,等阶和品级都一样,同样都需要以诗词歌赋作为钥匙才能打开,只不过圣物令是一次性用品,一次之后就立刻毁灭,而从圣物令中得到的东西,也多种多样。

  常见的有圣刃令、圣铠令、圣兽令、圣丹令等等,各种物品皆有可能自圣物令中开出,只不过白苍东现在才只是文士,只能开启文士级圣物令。

  和圣道碑不同,圣品级的圣物令虽然比上品稀少一些,不过却不像圣品圣道碑那么罕见,相比较之下还是容易弄到手的。

  因为是一次性用品,就算印在圣物令上的诗词歌赋达不到圣物令本身的品级,圣物令也会被打开,只是得到的物品品级只有诗词歌赋的品级,而不是圣物令本身的品级。

  也就是说,你就算拥有圣品级的圣物令,但是你的才学不够,做不出同样品级的诗词歌赋,从中开出的物品,很可能只是上品或者中品,甚至有可能是更糟糕的下品。

  上品和中品圣物令也是一样,都有开出下品物品的可能性,所以圣品圣物令相对来说,并不如圣品圣道碑那样珍贵。

  宫家家主送给白苍东的这块文士级的圣品圣物令,是一枚圣刃令,也就是说可以从中开出一把文士级的兵刃,至于开出的兵刃什么品级,就只能看开这枚圣刃令的人所作诗词歌赋的水平了。

  “家主能送来这枚圣刃令,足见他对你很重视。”宫素君心中有些欢喜,虽然一枚圣品圣刃令还算不上价值连城,可是这已经是家主近些年来对她这一脉的最高赏赐了,即便她晋升文士之时,得到的也只是上品圣物令贺礼而已。

  “正好,我已经晋升文士,能够开始学习技法,正缺一件趁手的兵器。”白苍东说着就准备转动气劲摧动真命道印,在这圣刃令上写下文字,开出其中的兵刃。

  宫素君吓了一跳,连忙拉住白苍东:“这可是圣品级的圣物令,你最好好想想要写什么,否则如果只开出中品或者下品,那就太过糟蹋这难得的圣品了。”

  宫素君不认为白苍东短时间内还能作出他在文士园内那样的圣品诗句,一般的圣品圣物令,能开出上品也就不算太亏了,毕竟圣品的诗词歌赋比圣品的圣物令更难得。

  “一枚圣物令而已,又何须多想。”白苍东笑了笑,直接伸手就在圣物令上刻下了两行字迹。

  “**************,一遇风云便化龙。”白苍东写完还看了看,对自己这两句写的相当满意。

  虽然只抄了半段卦词,不过白苍东觉得够了,此两句最为能够表现鲤鱼化龙之相,用来配这幅锦鲤图再适合不过了。

  白苍东写完之后,圣刃令之上的金色锦鲤顿时放出万道金光,耀的大厅内一片金光烁烁,睁眼难见眼前之物,然后只听得一声龙吟清鸣,然后那万道金光才慢慢收敛不见。

  宫素君恢复了视力之后,连忙看向白苍东,却见他手中的圣刃令已经不见,多了一柄金色的龙形兵刃,长约四尺,尾为柄,头为尖,背鳍为齿刃,四爪似钩,刃身之上布满层层排列的锋利细密金鳞,一望之下其刃上凶戾之气令人胆寒,仿佛只要随手一挥就可撕裂一切,端的一件绝世凶兵。

  “圣品兵刃!”宫素君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龙形兵刃上的圣品印记。

  一旁的小绿却早已经惊呆了,小嘴巴张的大大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苍东手中的龙形兵刃,小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念头:“白少爷又作出了圣品诗词了。”

  白苍东随手握着龙形兵刃挥舞了两下,这似刀似钩的兵刃看起来有些奇怪,不过却是相当的顺手,十分利于劈斩,气劲注入其中毫无淤塞感,反而有种气劲被增幅的感觉。

  “这把龙鳞刃还算顺手,改天找本刃法之技练来试试。”白苍东摧动真命道印,令十方古帝将龙鳞刃拖入虚空之中,需要使用之时就可以随时取出。

  “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白苍东说着就转身走出了大厅。

  “**************,一遇风云便化龙。这就是真正的你心中所想吗?”宫素君神色复杂的看着白苍东离去,一时间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

  做了四年多的夫妻,宫素君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点也不了解白苍东。

  “小姐,家主差遣来的人,不是说家主让您带白少爷去见他吗?你怎么让他走了?”小绿回过神来,跺脚急道。

  “你再去叫他就是了,顺便让他换一件得体的衣服。”宫素君轻叹了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