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十方古帝

神品道圣 +A -A

  “中午的时候又是天黑又是光柱的,到底怎么回事啊?不会是魔道大举进攻我青云城了吧?”

  “什么魔道大举进攻,你不会还不知道吧?那是宫家有人得了圣品真命道印而形成的异象。”

  “宫家出了圣品文士?这不能吧?不是说宫家的那块圣品圣道碑无人可破吗?”

  “怎么不可能,这不就让人给破了嘛,这事很多宫家的人都是亲眼目睹,绝对错不了。”

  “真的出了啊,那是谁破的圣品圣道碑?不会是素君小姐吧?不对啊,素君小姐早就是文士了。难道是婉芸小姐?也不对啊,婉芸小姐也早就是文士了,不会是赵明峰……”

  “你别瞎猜了,让你猜一天你也猜不着,宫家出的这位圣品文士,说出来你也不陌生,就是素君小姐的丈夫白苍东白少爷。”

  “是他?不能吧!不是说他四次挑战青莲圣道碑都失败吗?这事在我们青云城可是人尽皆知,他连上品都过不了,怎么一下子得了圣品真命道印?”

  “人家以前那是在藏拙,不然素君小姐那般的天之骄女又怎么会嫁给他?别的不说,白苍东怎么说也是顶天贤人之子,老子都是贤人,儿子再差能差哪去?以前只是人家低调,不愿意炫耀。”

  “说的也是啊,我以前就很怀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堂堂贤人之子,怎么可能会那般不成气候。”

  “对了,你可知道白少爷是以什么文章诗句得到圣道碑认可的。”

  “那怎么不知道,青云城这都传遍了,听过的人都说是一首可以流传千古的好诗。”

  “你别废话了,快点说来听听。”

  “你听好了……咳咳……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好一句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白少爷当真是四年不语一语惊人,这都惊到天人了,圣品文士啊,这是我青云城古往今来的第一位圣品文士吧?”

  “可不是,现在青云城谁不知道一语惊天人的白少爷。”

  东贤园内,宫素君神色复杂的看着院子里面堆满的大大小小的礼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小姐,黑河真人差人送来了贺礼,祝贺白少爷晋升文士。”

  “小姐,四老爷那边也差人送来了贺礼。”

  “小姐,玉甲真人之子来祝贺白少爷晋升文士。”

  “小姐……”

  这些礼物宫素君还看不上眼,可是这些礼物却让她出了一口憋在心里许久的怨气。

  当初她的父亲和白苍东的父亲订下娃娃亲,可是谁知道白苍东才十一二岁,顶天贤人就在魔道之战中陨落,白家只剩下白苍东一人。

  宫家长辈原本打算让宫素君悔了这门婚事,与另一名门联姻,宫素君的父亲却是执意让当时已经十七岁的宫素君嫁给了才十二岁的白苍东,并且收留白苍东住在了宫家,算是上门女婿。

  因为这件事,宫家很多人都与宫素君的父亲翻脸,宫素君的父亲后来没几年就因病而逝,多少也和这方面的心结有关。

  父亲去逝之后,宫素君虽然本身才华横溢,但是毕竟是一个女人,嫁的不好,在宫家并不得宠,还经常受人冷言冷语,同在宫家却极少有亲戚和她们来往,像这般诸多长辈亲戚送礼祝贺的场面,宫素君也有好些年没有见过了。

  宫素君曾经无数次想过当自己修为有成以后,让宫家的亲戚长辈另眼相看,可是却万万没有想过,这一天会因为白苍东而提前到来。

  “生当如夏花之绚烂,死当如秋叶之静美。难道这些年来我真的错看了他?还是说他从未向我展露过真实的一面?”宫素君喃喃念着这一句诗,不由得有些痴了。

  虽然那首一语惊天人的诗,让白苍东得到了圣品真命道印,可是相比之下,宫素君更喜欢这一句诗。

  白苍东不知道宫素君在想什么,也没有应酬那些前来祝贺的宾客,此时的他正全力转运《苍天霸气诀》,以适应真命道印对身体的洗礼。

  炽白的人形光影在白苍东的身上若隐若现,仿佛是以光凝成的影子,看不出是男是女,只是一片混沌之光的人影,自有一股妖异威赫的绝霸气息自其中流出,这就是白苍东所得的圣品真命道印“十方古帝”。

  十方古帝中所流出的炽白气流,融合到白苍东所修炼的气之中,使之全部同化为炽白之气,同时更是滋润着白苍东的骨肉血脉,使之变的更加坚韧,更得无穷之力。

  文士之阶有下三品、中三品和上三品之分,而圣品又多一品,一共分为十品。

  若是以下品真命道印晋升的文士,其真命道印最多只能晋升三阶,也就是下三品。中品真命道印一共可以晋升六阶,上品真命道印则可以晋升九阶,圣品则是十阶。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也就是白苍东的十方古帝可以蜕变十次,是文士一阶之中蜕变上限最多的真命道印,只是想要使之蜕变,却需要修炼文士级的功法。

  《苍天霸气诀》只是筑基法诀,没有晋升文士之前修炼所用,晋升文士之后,就需要文士阶的功法,可惜白苍东的老子死的太早,并没有留下文士阶的功法。

  而且文士阶的功法也有上中下三品和圣品的区别,上品文士功法也只能令真命道印暗恋九次,就算拥有圣品真命道印,若是没有圣品文士功法,也不可能真的完成十次蜕变。

  这方面白苍东到是不怎么担心,那炎山真人费尽了心机和口舌想要邀请白苍东加入南离学院,不仅承诺不收取一般学子所需要交纳的费用,还承诺支付白苍东一笔可观的圣物令,以及为他申请一部圣品文士功法等条件。

  虽然这些承诺炎山真人自己也不能做主,不过他临走之前拍着胸脯保证,让白苍东收拾好东西准备入学,想来是有十足的把握。

  “想不到我也享受了一次特招生的待遇,上学不用交学费,还能拿到一笔可观的奖学金。以前在地球的时候,我可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实在太无聊,连玩个扫雷都不行,网也没得上,食物还这么难吃,还真有点想要留在这里了。”白苍东眼睛一转,目光落在左手的掌心之上,在掌心的正中央,赫然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骷髅头纹身。

  “圣人出,骷髅现,逆时空,离人归。水晶骷髅啊水晶骷髅,你可不要骗我,我若晋升那圣人之位,你不能把我送回地救,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碾成粉末下酒。”白苍东狠狠握紧了那有骷髅头图案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