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圣品道碑

神品道圣 +A -A

  “青莲是我宫家上品圣道碑之中最难的,连我都用了数年时间做准备才能够成功。白少爷不选择它也是明智之举,换一个容易些的上品圣道碑,白少爷也不是没有机会,虽然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但是总比没有可能性要强。”一旁的赵明峰有些高傲的开口说道。

  宫素君只是看着碑林中的白苍东没有说话,她清楚白苍东的才学和能力,就算不选择青莲,而是选择其它较为容易的上品圣道碑,成功的可能性也一样很低,如果今年再失败,文士阶的黄金修炼时期就真的要给耽误了。

  “白苍东。”宫素君咬了咬牙,突然走到碑林的入口前,对着白苍东喊了一声。

  “干什么?”白苍东回过头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入口处的宫素君。

  “选择独山圣道碑,无论成败,我答应你那天的提议。”宫素君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一咬银牙对白苍东说道。

  宫素君说的提议,自然就是白苍东那天所提的圆房,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好说出口,所以才说的这么隐晦。

  白顶天于她父母有大恩,她实不愿意看着白苍东这样下去,再错过这个机会,以后恐怕连晋升真人都难上加难,白苍东这一辈子也就真的没有什么前途了。

  “此话当真?”白苍东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宫素君,据他所知宫素君根本看不上白苍东,似乎从未打算过要和白苍东做真正的夫妻,这次竟然肯为了白苍东的前途献出自己的贞洁,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我现在就可以立下誓言。”宫素君心中流淌着苦涩。

  “不必,无论你决定如何,我的选择都不会改变,独山圣道碑从来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白苍东却直接打断了宫素君。

  宫素君楞了一下,像是不认识白苍东了一样看着他:“你真的要拒绝吗?我立下的誓言就一定会遵守。”

  “白少爷,素君小姐也是为你好,独山真命道印虽然只是中品,但也是中品中的翘楚,拥有此真命道印,以后还有机会成为真人,总比现在就直接断了所有前路要好吧?”黑河真人接口说道。

  “是啊,白少爷,你别不知道好歹,大小姐这是为你好。”

  “大小姐这样为你,你又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

  “……”

  白苍东却是不理所有人,转身继续往碑林中走。

  “你真的一定要走这条没有希望的死路吗?”宫素君紧咬着嘴唇,心有不甘的盯着白苍东的背影,一字一顿的说道。

  白苍东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只是口中却是坚定而淡薄地说道:“死路又如何?我白苍东的世界中可以有生也可以有死,但是唯独绝不会允许有平凡二字,生当如夏花之绚烂,死当如秋叶之静美,如果前方真是死亡的地狱,我愿化身烟火,那怕这灿烂只能将地狱照亮刹那,也绝不会在黑暗中唯唯诺诺的退去。”

  整个文士园中突然安静了下来了,这几句话宛如尖锐的剑一般刺入所有人的心房,触动了他们心底的某根神经。

  “生当如夏花之绚烂,死当如秋叶之静美。”炎山真人忍不住轻声念着这两句美妙的句子,半晌后才眼神奇怪的看着宫素君说道:“能说出这样的诗句,他真是你那位四次挑战青莲圣道碑失败的白苍东吗?”

  宫素君没有回答炎山真人,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白苍东那似剑脊一般笔直的背影。

  “现在我到是有些兴趣想要知道,能说出那样诗句的人,到底会选择挑战什么样的圣道碑?”炎山饶有兴趣的看着碑林中坚定前行的白苍东。

  “也许那两句诗是他从旁人那里学来的。”黑河真人皱眉说道,不相信白苍东能够说出这样的诗句。

  “必无此可能,此等诗句一但现世,必定流传千古,连我等都未曾听过,他又从何学得?”炎山真人肯定的说道。

  “咦,他怎么还向前面走,前面已经没有圣道碑了啊?”

  “怎么没有,不是还有一块吗?”

  “你白痴啊,那是圣品圣道碑,宫家不知道多少天才奇女曾经想要挑战此圣道碑都含恨而退,他白苍东连青莲圣道碑都四次不过,怎么可能有勇气去挑战圣品圣道碑。”

  “可是除了那块圣品圣道碑之外,他前面已经没有圣道碑了啊。”

  “啊,走上去了,他真的是要挑战圣品圣道碑!”

  “疯了吧,上品圣道碑都四次失败,挑战圣品圣道碑有什么用?”

  “你没听人家说嘛,生当如夏花之绚烂,死当如秋叶之静美,人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反正都是要失败,不如轰轰烈烈的挑战圣品圣道碑,说出去也好听一些,人家是挑战圣品圣道碑失败的,不知道人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

  “哈哈,原来如此,受教了。”

  一众宫家子弟议论纷纷,炎山真人也苦笑着摇了摇头:“这还当真是死的绚灿。”

  “明知必败,这样的选择也不能算错,只可惜了这一年的时间,他已经快十八岁了吧,再耽误一年,文士级修炼的黄金期就要错过大半了。”黑河真人说道。

  宫素君只是默然不语的看着白苍东,只觉是自己在众人面前对白苍东说教,损了他的面子,才激的他有这么激动的行为。

  “生当如夏花之绚灿,死当如秋叶之静美。能说出这样的诗句,若是我以前用心教导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取得青莲真命道印,现在却说什么都晚了。”宫素君心中叹息,觉得自己再劝白苍东不要赌气选那块圣品圣道碑,也只是火上浇油而已,白苍东绝不可能听她的劝告。

  白苍东对于外面的言语充耳不闻,静静地打量着面前的圣道碑。

  超过三丈的巨大黑色古石碑如同帝王一般屹立于碑林的尽头,碑头之上的圣品和文士四字自有一股镇摄人心的神韵。

  在圣碑的正面,一幅星夜古楼图印于其上,这图比白苍东想象中要简洁许多,寥寥数笔的孤峰和古楼,几点星光,除此之外竟然别无它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