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真命道印

神品道圣 +A -A

  “圣道碑之试已经快要开始,怎么还不见他的人?”准备出发前往圣道碑园的宫素君,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白苍东的影子。

  “白少爷他昨天喝了很多酒,醉的厉害,我叫了几次都叫不起来。”丫鬟小绿无奈的说道。

  宫素君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寒霜,快步走到了白苍东居住的东贤园,进了房间果然看到白苍东还在床上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宫素君气面脸色有些铁青,修长的手指虚空一托,顿时五道碧色寒气似是花瓣般在指尖上绽放,凝成一朵寒气四溢的水莲花,然后向着白苍东脸上一指,水莲花顿时撞在了他的脸上,寒彻入骨的冰水浇了满头满脸。

  白苍东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宫素君美目含煞的站在自己床前,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圣道碑之试马上就要开始,你还醉的像一瘫烂泥,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宫素君气恼的看着白苍东说道。

  “不就是圣道碑之试嘛,这次一定可以通过,你至于这样吗?”白苍东一边穿外套一边说道。

  “自你十二岁开始,你年年参加圣道碑之试,直到上一年,你已经失败了四次,到现在你还这种态度,就算是中品圣道碑,恐怕你也未必够成功,难道你还想等下一年去挑战下品圣道碑?”宫素君恨铁不成钢,对白苍东已经失望透顶。

  “如果我成功了,你是不是肯和我圆房呢?”白苍东也不生气,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宫素君说道。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明天我就去南离书院修行,你若没本事考进南离书院,这辈子也别想再见我,我也落个眼不见为净。”宫素君对白苍东已经失望到了极点,冷着脸拂袖而去。

  白苍东起床之后出了门,发现宫素君早已经离家前往圣道碑园,他只好自己一个人步行前去。

  圣道碑园是宫家感谢圣道碑之地,一共分为三园,文士碑园、真人碑园和贤人碑园,每年开放一次,让宫家人晋升自己的位阶。

  白苍东去的是最低阶的文士碑园,来这里的很多都是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有和白苍东一样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过都是宫家下人之后,以白苍东这样的身份,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晋升文士,在宫家实在太罕见了。

  “白少爷,你今年还打算挑战青莲圣道碑吗?”一个和白苍东年轻相仿的少女看到白苍东进了文士碑园,眨着眼睛笑嘻嘻的问道。

  “不了。”白苍东似是听不懂少女语气中的讽刺之意,看着少女笑了笑说道。

  这少女是宫素君的族妹,名叫宫婉芸,十一岁就已经通过了上品圣道碑之试成为了一名文士,虽然不及宫素君那么天才,却也是才情惊人,是宫家年轻一代的翘楚。

  今天宫婉芸负责看守文士园,管理来文士园挑战圣道碑的族人,以及发放排队用的号牌。

  “白少爷又不是傻子,连着四年都失败了,怎么还会自不量力再去挑战上品青莲圣道碑。”旁边的一众少年都笑了起来,有几个还嘲笑了白苍东几句。

  白苍东这上门女婿的身份在宫家本来就很尴尬,而且他娶的又是宫家的天之骄女宫素君,本身到了这个年纪却连个上品真命道印都拿不到,更是让宫家的族人看不起。

  “现在先让你们笑个够,等会看哥哥怎么震傻你们。”白苍东先忍了这口气,领了号牌后就往文士园中看去,只见一块块高低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石碑立于园中,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块墓地似的。

  每块石碑之上都刻有文字或者图画,这时正好有一个十六七岁,长的十分高大壮实的少年走进园中,伸着脑袋四下看了好一会儿,才在一块只有半人高的破旧石碑前停了下来。

  白苍东的目光落在少年面前的石碑上面,只见石碑的碑头位置写着下品和文士四字,下面则刻着一个图案,是一只肥头大耳的大野猪。

  那壮实少年在碑前摆好了架式,运转气力,将气凝于指尖,向着石碑之上刻去,顿时在石碑的空白处刻下了一些字迹。

  “地上一只猪,生来怕屠夫。要想活的长,千万别增粗。”

  这四句刻完之后,壮实少年已经满头是汗,手指颤抖不停,最后一个粗字的笔画已经快要浅的看不清楚了。

  壮实少年退后了一步紧张的看着那块下品文士圣道碑,却只见刻于圣道碑之上的那四句突然光芒大放,自圣道碑之上脱离而出,化为一头白色雾气的大野猪,向着壮实少年的身上扑去。

  壮实少年顿时大喜过望,伸展身体迎向那白色雾气凝聚成的大野猪,直到所有雾气尽皆涌入他的身体,这才兴奋的跑出文士园,口中还兴奋的大叫道:“爹……妈……我成功了……我是文士了……”

  “赵大壮,晋升文士成功,下品野猪真命道印。”宫君婉一边记录一边念道。

  “什么圣道碑之试,这不就是小学的看图写作文嘛,而且那几句打油诗也能算过关吗?”白苍东心中暗自腹诽。

  接下来又有不少的少年依号牌顺序进入文士园中挑战圣道碑,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失败的少年不是因为气力不够,难以把自己心中所想的文章诗句完整的刻于圣道碑之上,就是所写的文章诗句达不到圣道碑的要求,刻在圣道碑上的文字没有化为真命道印,而是直接消失不见。

  白苍东看了好一会儿,能够成功晋升文士少年也不少,五成还要多一些,不过大多都是下品真命道印,成功的二十几个少年当中,只有一个宫家的嫡系少年获得了中品真命道印,上品真命道印连一个也没有。

  “黑河真人怎么来了?”

  “你不知道吗?黑河真人的儿子赵明峰今年也要参加圣碑之试,听说他要挑战上品圣道碑青莲,黑河真人爱子心切当然要过来观战。”

  “青莲?那不是白苍东挑战了四次都失败的那块上品圣道碑吗?赵明峰他能行吗?”

  “怎么不行?别拿白苍东和他比,赵明峰虽然不是宫家的嫡系,可是他老子黑河真人却是宫家八位真人之一,从小修炼上品功法,跟随名师习文练武,听说其人天资过人,不但练成了上品功法,文采同样惊人,除了几位已经晋升文士的宫家天才之外,年轻一代之中无人能够出其左右,很可能成为年轻一代中第六位获得上品真命道印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