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圣道碑

神品道圣 +A -A

  “白少爷,大小姐说了,让您好好准备圣道碑之试,没有她的允许,不许您离开东贤园。”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拼命拉着一个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的手臂,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她宫素君只是我老婆,又不是我妈,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轮不到她管。”白苍东没好气的说道。

  白苍东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斯文人,吃喝玩乐是他的强项,打打杀杀什么的绝对不适合他。

  可是上天却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偏偏让他穿越到了这个魔道横行、妖孽丛生的修炼世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世界并非单纯的武力世界,而是一个文武双修的古怪世界,文学的力量同样是获得强大力量必不可少的因素。

  文士、真人、贤人、至人、圣人五个等阶,每一阶皆需要以力凝文,将自己创作的文章诗句印于圣道碑之上,由圣道碑自动判断优劣品级,达到要求才能够晋升等阶,获得圣道碑赐予的力量。

  创作出的文章诗句越好,所获得的力量也就越强大。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力量,才能够以气凝文,将自己的文章留于圣道碑之上,文武双修缺一不可。

  白苍东的这个身体,原本也是一个富二代,其父白顶天是一位贤人阶的强者,在青云城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可惜在一次魔道之战中陨落,只遗下白苍东一子,被未婚妻宫素君收留,算是做了上门女婿,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偏偏这个白苍东还不争气,已经十六七岁的年纪,还没有通过文士这一阶的圣碑之试,未能获得文士这一阶的象征“真命道印”。甚至想强暴自己的妻子宫素君,结果还悲剧的强奸未遂被打的重伤昏迷,造就了白苍东的穿越。

  唯一让白苍东感到欣慰的是,以前的白苍东从小就修炼父亲白顶天留下的《苍天霸气诀》,修得一身雄厚霸道之气,足以在任何品级的文士圣道碑上烙印下文字,省去了他十几年的辛苦修行。

  文分上中下三品,圣道碑也是如此,如果是下品的文士圣道碑,就算你所作之文有震古烁今的文采,也只能获得下品真命道印。

  若是拥有上品文士圣道碑,那么若是文采足够,就可以获得上品真命道印,其印威远非下品可比。

  在此三品之上还有圣品,但是圣品圣道碑极为罕见,而且非传颂千古万世的绝代文章不可印于其上,人世间能够有此文采的修行之士少之又少,百年难得一见。

  而且越高级的圣道碑,越难以在上面留下痕迹,必须有足够强的气,这一点是白苍东唯一的优势。

  以前的白苍东文采不行感悟不够,偏偏又想要以高级真命道印晋升文士,结果到了十六七岁的年纪,依然没能晋升文士。

  “你要去哪里?”白苍东不顾丫鬟的阻拦走到院子门口,却被一位二十许明眸皓齿的青衣丽人挡住了去路。

  “去喝酒。”白苍东目光落在这丽人身上,没有丝毫要退缩的意思。这鬼地方没电视、没电脑、没手机、没网络,他闷的都快要发疯了,哪里还管得了许多。

  青衣丽人就是白苍东的妻子宫素君,青云城名门宫家的大小姐,九岁即以一篇《天女》通过上品天女圣道碑之试,获得了上品天女真命道印,有着青云城第一才女的美誉,其样貌也是清丽脱俗,令不少名家子弟少年英豪都是垂涎三尺。

  人人都羡慕白苍东能够娶到如此才貌双全的妻子,可是白苍东却很清楚,宫素君虽然和以前的白苍东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宫素君看不上白苍东,根本不许白苍东进她的房间,别说是夫妻之实了,连小手都没有拉过几次。

  “明天就是圣道碑之试的日子,你竟然还要出去喝酒?”宫素君看着白苍东皱眉说道。

  “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紧张的?”白苍东对于宫素君没什么兴趣,他不是以前的白苍东,对这个陌生的大美女并没有什么好感。

  宫素君之所以遵守约定嫁给白苍东,只不过是因为白顶天曾经救过宫素君的父亲之命,宫素君是为了报答白家的恩情才答应下嫁,骨子里她却是不怎么瞧的上白苍东。

  “你也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以你的文采,中品的圣道碑还可以一试,又何必苦求上品。人贵在有自知之名,你已经快十八岁,若是这次还无法晋升文士,就会耽误文士阶修炼的黄金时期,这辈子再难有所成就,甚至一生连真人阶都不可能触及。你还是仔细考虑考虑吧,这次是否还要去继续去挑战那块上品青莲圣道碑。”宫素君说道。

  “这次我不会再挑战那块上品青莲圣道碑。”白苍东淡淡地说道。

  “你能想的通自然最好,我们宫家所藏的中品文士圣道碑之中,以那块独山圣道碑最为出众,你若能得到独山真命道印,以后晋升真人也多几分希望,不至于一辈子碌碌无为让人耻笑。”宫素君听白苍东这次不再坚持去挑战上品青莲圣道碑,欣慰地点头说道。

  “现在我可以出去了吧?”白苍东随口说道。

  “虽然是中品圣道碑,但也不能大意,你还是好好想想要怎么以独山为题做一篇文章,免得到时候连中品圣道碑之试也通不过。”宫素君见白苍东还想着出去喝酒,立刻不悦的说道。

  “我自有打算,用不着你操心。”白苍东从宫素君身边饶了过去,快步离开了东贤园。

  什么中品上品,这些品阶的真命道印白苍东从来没有考虑过,别的白苍东不敢说,打打杀杀现在的他肯定不行,可是说到文学,地球人类古今中外流传千古的文学著作可以说是多如牛毛、灿若星河,传奇之作多到数都数不清,而白苍东在这下面正好是下过苦功的,背诵过不少的诗词歌赋,圣道碑之试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白苍东的目标绝不是什么中品上品的圣道碑,而是宫家唯一一块圣品文士圣道碑,也是宫家唯一的一块圣品圣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