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见舅

千户待嫁 +A -A

    姚增浩穿戴齐整便先行出了缎帘,阿池因着尚未穿衣,还一丝不挂,故晚了些许。。。小说

    到阿池出来,玉拾没有依样画葫芦,像迅速连点了姚增浩两下穴道那样点阿池的穴道,而是一把自阿池后颈劈了下去。

    阿池刚掀起一边缎帘走出,尚未见到什么人,便被劈得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两三下将阿池移回绣床上,玉拾便走出内室,缎帘也没掀起挂勾,就那样垂着,依旧将内外视线隔绝。

    姚增浩一脸惊慌,见玉拾扶起昏厥的阿池那会,他以为玉拾是来劫色的,还奇怪玉拾看起来不像是没钱的贫民,怎么来青楼连缠头都没有?

    再看到玉拾没一会儿就出来,竟是将阿池扶起内室绣床上后,什么也没做,姚增浩这下便惊了,这是冲他来的?

    逐又想起曹允千交待万嘱咐他近日不要擅出姚家货栈,否则会有麻烦的话,在这之前他还不信,可这会他全然是信了,也后悔了,然也已经晚了!

    姚增浩站在缎帘边上,靠房门那一侧,心里颤颤惊惊,直到玉拾绕回他的跟前,他差点就软了腿!

    他很想开口求饶,可他开不了口!

    玉拾盯着眼前这个姚家大舅舅,看姚增浩一脸没出息怕得快哭出来的熊样,她努力深吸了几口气,决定先认个亲,一礼道:

    “大舅舅,我是玉拾,你的外甥玉拾。”

    姚增浩呆了。

    他听到什么?

    眼前这个十分有礼数,给他行了一个以晚辈拜见长辈的礼的人,竟然说是他那玉家外甥,是那个京中盛名的玉面千户?

    骗谁呢!

    姚家与玉家虽不往来,可玉面千户那般盛名,他岂会没见过?

    只是那个远远偷瞧玉拾的时候,他想着大约也就他认得玉家外甥,玉家外甥绝然认不得他这个姚家大舅舅!

    玉拾见姚增浩瞪大了眼,显然是被她吓到,或是根本就不相信:

    “我可以给大舅舅解了穴,让大舅舅能坐下与我在此好好小谈几句,可大舅舅要先答应我,解了穴可不能惊动任何人,不然我再点穴的时候,可就不止点两个穴道了。”

    一口一个大舅舅的,还能在结尾连带着威胁……姚增浩怎么觉得这还真有点像他那玉家外甥会干的事呢?

    玉拾道:“大舅舅同意就眨下眼,不同意……也得同意!”

    姚增浩闻言赶紧眨了下眼。

    不管如何,先争取到自由再说!

    解了姚增浩两处被封的穴道后,玉拾便示意姚增浩坐下谈。

    姚增浩双眼一直盯着玉拾,试图从玉拾脸上看出点往来远远瞧时差不多的模样来。

    可坐下瞧了半刻钟,他也没瞧出半点相似来。

    玉拾也不作声,也知道姚增浩是在看她的假脸皮。

    且不论姚增浩能不能瞧出这张脸皮是假的,就以前而言,只要不与姚家人正面撞上,再佐以当时的各种情景相助,她猜着姚家人约莫也认不出来。

    那回姚世雄被莫言辉打出酒楼厢房时,不就没认得出来她。

    虽然有她及时避开之故,但姚家人对她的不熟悉也足以得到证实。

    姚增浩半晌问了句:“你真是拾哥儿?”

    玉拾点头:“是的,大舅舅。”

    姚增浩还是没完全信,他指了指玉拾那张脸,指到一半又迅速缩了回去。

    这是很没有礼数的行为,他可不想因此惹恼了眼前这位自称是他玉家外甥,但绝对不好惹的人。

    “你说……你是我那玉家的外甥,可你这张脸……”姚增浩没敢说不一样,毕竟他现在这条性命还捏在人家手上。

    玉拾明白了姚增浩的意思,解释道:

    “我这张脸确实是假的,你应该知道我与罗指挥使奉了皇差北下查案,这次回来也是暗下回的京,自然不能露出真面目来。”

    姚增浩没想到玉拾这般不假思索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话若是真的,那当然就能解释他为何看着眼前这张脸却觉得不同的原因来。

    又愣了好一会儿,姚增浩吞了吞口水,显然有点紧张:

    “你真是拾哥儿?”

    玉拾这回没再作声,只盯着姚增浩瞧了几息,便伸手将脸上那张皮给慢慢撕了下来。

    待完全撕下假脸皮,姚增浩看着玉拾的真面目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指着玉拾差点叫起来,幸好被玉拾及时止住了。

    姚增浩也意识到自已一惊一乍太过失态,还是玉拾的长辈,待到重新坐下慢慢平静下来,他觉得有点儿丢脸。

    在他恢复平静的那会儿时间里,玉拾已重新戴上假脸皮,又是一脸陌生的模样。

    “还是你原来的模样俊……”姚增浩不知不觉出声赞叹,到一半赶紧停止,有点尴尬:“你相貌随你母亲,姐姐未出阁之前,便是这样一个好模样……”

    看着玉拾暗下来的双眸,姚增浩说到一半察觉到自已提起离世的嫡长姐,也只会让眼前的外甥伤心,赶紧又停住了。

    聊了几句家常后,玉拾直接说出她这次密会姚增浩的事:

    “大舅舅,姨母的事……你知道吧?”

    姚增浩在证实眼前的人便是他玉家外甥时,再按着前些日子,他听到南黎府与珠莎县那边发生有关姚美伶与玉拾的种种,他便有种玉拾是来算帐的感觉:

    “知道……”

    “大舅舅是如今京中姚家的主事人,言行举动,大小决策,皆将影响到整个家族的荣辱兴亡。”玉拾顿了顿,“姨母是大舅舅的妹妹,即便外嫁,大舅舅不会以为姨母要是出了什么大事,除了祸及孟家,姚家不会牵扯到吧?”

    姚增浩急声辨解:“不是这样的!”

    玉拾问:“那是怎样的?”

    “半年前雄哥儿出了事,倘若不替那人送信与你姨母,那人决不会放过我们姚家!”姚增浩想从玉拾脸上看到些许对姚世雄出事的忧心焦急,可见玉拾一脸平淡,他低下头:“当时我们也不知道事情会这般严重……直到你姨母来信说出了人命,我与你二舅舅才知道是大祸将至!”

    “所以大舅舅找上了太子?”玉拾接下问。

    姚增浩摇头:“不是,是太子爷底下的曹先生找上的姚家。”

    曹允主动找上姚家?

    倘若曹允不是那么高调接线姚增浩,又并非此刻听到的曹允亲自找上姚家,玉拾大概不会起什么疑心。

    毕竟京中姚、荆、莫三大商户归于太子阵营,一旦姚家出事,太子会出手相帮这三家商户,并不奇怪。

    可奇怪在于居然是曹允亲自出马,这样刻意展现在京中各方人马势力底下的用意,是为了什么?

    疑点又回到了原点。

    难道太子已不怕让皇帝知道他不仅是与民争利,而是直接取利?

    玉拾再问姚增浩关于曹允自找上他之后,都说了做了什么事情,姚增浩显然卡住了。

    “不能说?”玉拾曲起指在桌面上轻敲着,“还是不想说?”

    姚增浩明明是长辈,平日在姚家也是耀武扬威,可在玉拾面前偏偏气势全无,狼狈得像他才是那个小辈。

    “倘若真不想说或不能说,那大舅舅可曾想过姨母那祸事如何解决?”玉拾换了个问法,也有提醒一下姚增浩的意思。

    果然姚增浩一听,便脱口而道:

    “曹先生说了没事的!”

    一出口,姚增浩便直想抽自已嘴巴。

    玉拾却听得很满意,想起壁虎跟她禀报进姚家客栈一探后对姚增浩还算不错的评价,她觉得壁虎是有些抬举姚增浩了。

    冲动、蠢笨、好色、自制力差,只会听人差使,自已却半点主意都没有,甚至连自救的念头都得依靠在旁人的施舍之上。

    “曹允说的,自然也是太子的意思。”玉拾道,“即是如此,想来我的操心是多余了。”

    姚增浩知道玉拾在南黎府就频频让暗中虎视耽耽的各方耳目知道,姚美伶是玉拾姨母,是玉面千户嫡亲的姨母,而外传姚家与玉家老死不相往来一事,却丝毫不影响玉拾想维护姚美伶这位嫡亲姨母的心。

    这会一听玉拾说出想撒手不管的意思,从未真正在姚家涉及命案一事上惊怕的姚增浩害怕了。

    曹允虽然说过太子不会袖手旁观,可曹允也说过,有了玉拾的插手,他姚家不必过于担心,到最后多半不会伤到筋骨。

    有了曹允这般抚慰人心的话,又有太子这强大的靠山,及当时远在南黎府的玉拾出手相助,他只觉得确实不必再过忧虑。

    到后来,他是连给姚美伶信中问他怎么办的回信都没有。

    就是因为相信太子,相信曹允,更相信这位玉家的外甥!

    可现在,此时此刻,玉拾居然说操心是多余的?

    不不不!

    怎么会是多余的?

    姚增浩摇头道:“拾哥儿,你可不能真撒手不管啊!”

    看着真着急了的姚增浩,玉拾没说话,只站起了身,做出要走的架势。

    姚增浩更急了,跟着起身便道:

    “我说!大舅舅说!”

    玉拾本就没真要走之意,不过是吓唬姚增浩一下,目的达到了,她便也如姚增浩所言重新坐回桌边:

    “除了那一船价值不菲的海珍珠,曹允还让大舅舅办什么事情?”

    姚增浩不答反问:“你是什么时候到的?”

    玉拾没作声,只盯着姚增浩挑高了眉,一脸浅笑,像是在笑姚增浩问得有多多余。

    姚增浩脸色不禁青一阵红一阵的。

    “大舅舅还是不要知道太多关于我的事情为好,否则带给大舅舅的恐怕不会是好事。”玉拾如实道,转又问:“知道太子要那一船海珍珠是做什么用的么?还有那海螺珍珠又想做什么物件?”

    在玉拾面前几近透明不难猜的姚增浩彻底放弃了遮遮掩掩,玉拾问什么他答什么,他明白玉拾说得不错,事关人命的事情,他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那案子上面不知沾了多少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的手,随便一只手出来,都能将他,不,何止是他,是连他整个姚家都可以连根拔起!

    倘若姚家不是有个做锦衣卫千户的外甥,这个外甥又表明了态度会护着姚家,他姚家只怕此时早已祸事连连,又怎会容得他今晚这般风流快活。

    想到风流快活,姚增浩的脸又红了。

    那床第间的风流韵事居然让嫡亲外甥听了去,他一张老脸真是丢尽了!

    玉拾离开燕芳楼不久,姚增浩也一脸心事重重地离开回到姚家货栈。

    姚增浩顺利回到货栈,并没有谁发现他夜半出去快活又回来的事情。

    玉拾回到暂居宅院的时候,壁虎还没有歇下,在宅子门外像望夫石一样等着她。

    她见到这样的壁虎时,还挺感动的。

    两人进了院子,玉拾直接进了寝屋打算洗漱一番。

    壁虎早烧好了热水备在厨房里,不必玉拾吩咐,她便赶紧去提了来。

    兑好水,温度刚好后,壁虎便退出了玉拾寝屋里的净房。

    玉拾从净房里出来,已是两刻钟后,壁虎就坐在外室坑上等着她。

    坑上放着一张坑几,上面摆着热气腾腾的香菇瘦肉粥,还有三碟小菜、一碗冰糖银耳莲子羹。

    玉拾到坑上坐下,拿起筷子便先夹了两筷子开胃的小菜,示意壁虎也吃,壁虎说吃过了。

    待到玉拾填饱肚子,壁虎收拾干净残羹后,随之壁虎又泡了茶端上来。

    玉拾边喝着壁虎泡上来的茶,茶是温的,显然是在她吃粥的时候,壁虎便泡好茶放凉,待到她吃完,茶温恰好,壁虎便端了上来。

    真是个贴心的好姑娘!

    玉拾看着壁虎,真是越看越顺眼,心中赞叹连连。

    壁虎不知所以然,见玉拾那般瞧她,以为是玉拾想她禀一下交代事情的进展,她放下茶盖碗道:

    “姚家那个大主顾查到了,是北边一个姓尤的富商,先前就提前与姚家搭好线,说好要购得姚家自江南那边运上来的一半青茶,人也在京中一段时日了,就等着姚家那批青茶一到,他便与姚家过最后的尾款。”

    可这江南青茶到了,别说尾款了,就连这个尤姓富商也失了踪影。

    姚家急得不得了,四处寻人,却也四处寻不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