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南黎

千户待嫁 +A -A

    可不就是这样的么。

    无论是罗恭、玉拾,还是冰未、连城,就他们的官位最低,谁都能来随便咬一口。

    旁人的一口或许没什么,他们被咬一口,那就得丢掉半条性命!

    红烧茄子、糖醋排骨、剁椒鱼头、酱肘子、冬瓜排骨汤,再一碗添得碗头尖尖的米饭,连城吃得狼吞虎咽,就像是饿了千万年,刚逃出来的难民似的。

    玉拾倒是淡定,冰未也能目不斜视,唯有侍候着的赵副掌柜看得连嘴都忘了合上。

    终于吃完,填饱肚子的连城伸了个懒腰。

    玉拾一个示意,赵副掌柜立马将四菜一汤给撤了下去,再恭问一声可还有旁的吩咐?

    玉拾让赵副掌柜再呈上一壶茶来,便让他退下,并吩咐了莫让人到祥瑞雅间来打扰。

    赵副掌柜应诺,退下后就把玉拾的吩咐传了下去。

    跑堂最先得到消息,也从赵副掌柜最先了解到玉拾的情况,心中的激动那是如滔滔江水。

    他给玉面千户亲自奉过茶,还与玉面千户说过话、办过事!

    不知道玉表少爷会不会记住他啊?

    能不能记住他啊?

    真是激动又感慨啊!

    玉表少爷怎么生得那般好看呢!

    就像仙人一般啊!

    跑堂边激动边感慨,再边兴匆匆地显摆,不消会,整个欢喜的上上下下便知道了玉拾的身份。

    那个个听闻是东家的外甥玉表少爷来了,恨不得皆到跟前去露一回脸,看看那传言中的玉面千户是生得何等惊为天人的好模样!

    冰未出祥瑞雅间去楼上楼下绕了一圈回来,便将这些仔细禀了玉拾,玉拾笑道:

    “没事,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她来欢喜楼一事,并且是为了姚美伶亲临一事,就是要闹得满县皆知,她玉面千户乃是欢喜楼东家的嫡亲外甥,即便玉姚两家多年不往来,那血脉还是连着的。

    谁想要动姚美伶,那都得先瞧瞧自已的斤两。

    虽说千户不过是正五品的武官,而孟良才是正四品的知府,但真要比起来,他一个地方知府,莫说她是卫所千户,就是普通的锦衣卫力士,到了他南黎府衙,他都得好生侍候着。

    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锦衣卫是隶属当今皇上亲领!

    宰相门前都七品官了,何况是皇帝跟前的,那可就是泼天的富贵与权势。

    只要她还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第一卫所千户,那孟良才见了她,就只有恭恭敬敬的份,何况她还有罗恭这位正三品锦衣卫指挥使压阵呢!

    冰未绕了一圈回来坐下,连城这边也吃饱喝足,开始说起珠莎县远郊的那一处田庄。

    田庄里的庄头姓赵,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瘦瘦小小,不像庄稼管事,倒像一个大宅子里的奸诈管家,精明得小,一双如鼠目的眼时时刻刻转着,似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赵庄头管着几百亩的田地,有水田,也有旱田,皆下放给珠莎县远郊邻近的几个村庄耕种,每年只收三成租,这几个村庄的佃户对赵庄头皆是感恩戴恩。

    遇到收成好的,旁的庄头都禀了东家涨租,只有这赵庄头十年如一日,租就收三成,从不升上半成。

    连城道:“甚至遇到天灾,如干旱或蝗灾的年头,赵庄头更是禀了东家,求东家允了半成租不收佃户的!”

    那东家也是好心人,每每皆允了赵庄头书信中的恳请。

    在赵庄头手下的佃户家家户户感激得不得了,只差给赵庄头与东家在家里立上长生牌了。

    玉拾问:“这田庄的东家是谁?”

    说到田庄东家,连城便不禁顿了顿,道:

    “南黎府汪家!”

    玉拾道:“汪家?可是殷国公汪京玉的那个汪家?”

    连城点头:“正是!前阵子殷国公的母亲刚过八十整寿,殷国公与国公夫人、世子、世子夫人皆回来过,为汪老夫人办了场热热闹闹的整寿筵席。”

    冰未在旁听着,想起一事来,说:

    “于克强的探子不是探出那田庄的一个线索“医”么,提到这南黎汪家,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汪京琼。”

    玉拾对殷国公府的了解也不算多,但终归是同在楚京的勋贵世家,她多少有点了解。

    经冰未这么一说,玉拾却竟是听不出这汪海是汪家的谁。

    冰未解释道:“殷国公爵位乃为世袭,世代尊贵,传到殷国公这一代,又因着有传龙之功,汪家更是从所未有的繁盛,殷国公为嫡却不为长,乃汪老夫人的嫡次子,本是该由嫡长子汪京琼承袭爵位,却因汪京琼重病,长年卧榻,继而被逝去的老殷国公剥夺了本该得的世子之位,改向皇上请封嫡次子为殷国公府世子,也就是现如今的殷国公。”

    玉拾听明白了冰未特意提到“医”,并提到殷国公汪京玉的嫡长兄汪京琼,她道:

    “你的意思是,田庄里的‘医’与在南黎汪府休养的汪京琼有关?”

    冰未道:“确有此联想,汪老夫人高寿,现如今还在日夜忧思嫡长子的顽疾,多年来,殷国公也不时自楚京运回名贵稀少的药材回南黎府,还多番请了宫中太医院顾提点亲为汪京琼诊治,顾提点医术高明,这才没让汪京琼英年早逝,熬到至今已是五十有八。”

    顾修顾提点,玉拾是知道的,太医院的第一把手,素有生死人肉白骨之称。

    但若连顾修都无法将汪京琼的顽疾根治,可见汪京琼确实病得严重。

    连城在旁道:“冰未说得有道理!”

    与冰未处理熟了,两人亦直以姓名相称,并不讲究。

    何况当初冰未是从校尉直接到罗恭亲随之首,后来方升到如同百户的正六品,论起品阶来,他与连城是一样的,只是跟在罗恭身边,自是要水涨船高些。

    玉拾也赞同冰未的说法,这田庄里的古怪还真与南黎汪家脱不了干系。

    怪不得于克强派去田庄打探的探子尽数被网罗斩杀,便是锦衣卫要招惹殷国公府,那也得小心翼翼。

    玉拾问连城:“除此之外,你还查探到什么?”

    连城摇头:“那田庄看似没什么,实则高手如云!”

    玉拾冷笑:“高手如云?要说田庄没有古怪,只怕殷国公自已都不相信了!”

    小小田庄,用得着遍布高手?

    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当然普通人瞧不出,但锦衣卫有狼狗般的敏锐双眼与嗅觉,又怎么可能瞒得过?

    连城问:“大人,田庄进不去,便无法探知里面的玄机,我们要怎么办?”

    玉拾道:“不怎么办,明日一早,我们就起程南黎府!”

    冰未问:“这边不查了?”

    玉拾道:“不急,总是要查的。”

    南黎府有知府孟良才,又有殷国公的汪家老宅,罗恭已去打了头阵,她怎么能不去助助阵呢?

    即便助不了,搅一搅也是好的。

    又想到连城说的赵庄头对外十分慈善,这其中自是汪家的授意,也不知汪家是谁主的中馈,竟是有此等心肠。

    也不知这心肠是真菩提,还是假菩萨?

    问了冰未,难得冰未摇头说不知。

    当初会对汪京琼有所了解,也是因着殷国公汪京玉,又毕竟汪家老宅并不在楚京,于是冰未对南黎汪家的了解仅于在汪京琼的顽疾之上,其他的事情比玉拾、连城的了解并没有多多少。

    冰未不知,连城便更不知了。

    三人离开欢喜楼,一回到衙门,王朋正好急匆匆地出门想去找玉拾。

    玉拾三人站停在照壁处一问,方知是驿站的信差来了。

    是罗恭的书信。

    书信上说,让玉拾尽快到南黎府,姚美伶出事了!

    玉拾看到姚美伶出事的字眼时,心突地一跳,咯噔一声后,当机立断:

    “冰未,你立刻跑一趟一品居,就说我有急事,今夜子时无法见壁虎了,让壁虎到南黎府见我!”

    冰未旋身又出了衙门。

    连城候在身侧,知道玉拾这是要立刻起程南黎府,无法等到明日一早了。

    果然玉拾随后便吩咐连城去收拾包袱,安排快马。

    王朋、张更力在旁听着,便觉得有几分心惊肉跳,心说罗指挥使在信中到底说了什么,竟让玉千户如此焦急,连半刻都等不得。

    可惜玉拾无意说出信中内容,两言语中便吩咐了冰未与连城行事。

    两人又有听到壁虎二字,不知不觉两人同时想到青蛇。

    想到青蛇,张更力一个激灵,大拍了下自已的额头,自袖兜里掏出一封书信来,又懊恼又请罪地急道:

    “大人,这还有一封书信,是大人出去后,一位姑娘送来的!说一定要下官亲手交到大人手上,下官本来记得,一见到大人,反而一时给忘了,下官有罪!”

    玉拾没有理会张更力的请罪,只一把接过他手上的书信,两三眼看完,便对王朋、张更力道:

    “青蛇以后不会再掌控你们,你们该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只要是为民,无需顾忌,倘若有遇到难处,可派人来南黎府寻我或指挥使大人!”

    王朋、张更力应好之后,便让玉拾挥退了。

    玉拾没有回内衙,仍站在照壁前。

    张更力掏出来的书信是张东胜送来的,张更力口中送信的姑娘应当就是青蛇。

    书信中说,张东胜并不知道孟良才让他出手相助的用意,但既是他堂叔父张启从欠孟良才的恩情,孟良才通过张启从向他求助,他自当替堂叔父还孟良才这个恩情,现如今玉拾既已插手,他自不会收回所有帮孟良才牵制的势力,但玉拾也别问他旁的事情,恕他无可奉告。

    玉拾也明白,张东胜帮孟良才,是替张启从还恩情,收回各方牵制势力的人手,则是因着张东胜认她这位朋友,张东胜无可奉告,则是孟良才终归是救了张启从嫡长女的恩人,张东胜不能在还恩情之后,再对孟良才放冷箭,所以张东胜是什么事情也不会告诉她。

    这是诚信,也是做人的根本。

    张东胜坚持这一点。

    连城收拾得差不多到大堂前照壁,衙门外的快马也备好了。

    王朋、张更力早候在衙门外,玉拾一出去,他们便行了大礼。

    玉拾心中有事,只让他们起身,并未多说什么。

    冰未也很快回来,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已是来回:

    “大人,吩咐妥了。”

    玉拾点头,随即翻身上马,轻斥一声,骏马很快跑了起来。

    冰未、连城也骑上快马紧随其后。

    看着三匹快马绝尘而去,王朋、张更力看得脸色微沉,皆有不好的预感。

    王朋道:“也不知是出了什么急事?竟是把千户大人惊得变了脸色!”

    张更力也叹:“可不是么,这些天来,也是头回见到千户大人这般颜色大变,希望可别出什么大事才好!”

    玉拾、连城、冰未三人刚出珠莎县,赵庄头那边便得了信。

    田庄是个三进的院子,除了前院,后两进院子都是田庄禁地,也就那么几个人可入内。

    前院是一进院子,有东西两个跨院,二进、三进院子也是一样。

    赵庄头直奔二进院子的东跨院,穿园过廊,很快到了东跨院最大最好的淡涟阁。

    淡涟阁里,一位锦衣男子正闲情地逗弄着庑廊下的虎皮鹦鹉。

    虎皮鹦鹉也乖巧,如锦衣男子的意不停说着:

    “祖母安好!祖母安好!”

    赵庄头恭敬地行礼,后抿着笑道:

    “二爷,玉面千户出珠莎县地界了。”

    男子穿着蓝底直裰袍服,腰佩同色玉带,生得俊朗,自有一股威严,方才还在逗虎皮鹦鹉的嘻笑,此刻已尽数敛去:

    “可有让连百户探到什么?”

    赵庄头道:“二爷放心!不过就是田庄里的一些农事。”

    农事中,自有美名。

    而如今主汪家中馈的人,便是这位被赵庄头称之为二爷的母亲汪大夫人。

    男子在汪家行排第二,单名海,是汪家的二爷,汪京琼的嫡长子。

    汪海又问:“三少爷可回去了?”

    赵庄头应道:“回去了!早在玉面千户三人出地界之前,三少爷便该回到南黎府了。”

    汪海点了点头:“我也该回去了,这里你可要好生看着,莫要让不干不净的苍蝇飞进来!”

    赵庄头道:“二爷放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