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攀亲

千户待嫁 +A -A

    于克强知道陈辉耀纵火烧村,便是田大明告诉的他。┡Ω中文  网Ww』W.『Zw.COM

    可田大明却死了,真是死无对证。

    赵副掌柜到了祥瑞雅间,一进门绕过梧桐缠枝的双面绣四折屏,便看到一位惊为天人的俊秀公子端坐于矮几前,盘膝坐在竹子编织而成的席子上,手上端着绘有嘉禾祥瑞的茶盖碗,正看得出神。

    赵副掌柜不敢怠慢,虽尚不知玉拾的身份,但就这通气度,他便得小心侍候几分,心中暗道跑堂的眼力劲真是越来越好了,竟看得出这般人物不能得罪,也幸好他听了跑堂的话,这便急忙赶来了。

    上前见礼后,赵副掌柜不敢坐,只候在一旁,腰半弯着,一副任玉拾差谴的乖巧模样,心道大概真是东家派来暗巡的哪位公子爷,指不定就是知府公子!

    外间传闻,南黎知府孟家少爷便生得一副好相貌,端得是美如冠玉,说的不就是他们的少东家么!

    他是还未有幸见过,但眼前这一位无论年纪还是容貌,不正正好对上了么!

    指不定就是了!

    如此一想,赵副掌柜越恭敬起来,脸上的眼都被他笑得快没了。

    玉拾穿的是常服,未穿上飞鱼服,绣春刀倒是带了,但大概赵副掌柜的眼界尚未这般宽,应认不得绣春刀,也就与跑堂一样,没认出她的真实身份来。

    再见赵副掌柜那副模样,便知他是将玉拾的身份想歪了,她也不解释。

    反正真要算起来,姚美伶是她的姨母,她便是孟家的表小姐……哦不,是表少爷,与那正经的孟家少爷都是少爷,赵副掌柜对她恭恭敬敬那都是应该的。

    不过依着看这祥瑞雅间的摆设物什,单就看进雅间第一眼看到的四幅折屏,与矮几上成套备着的茶具上的嘉禾图案,倒真配得上“祥瑞”二字,真真正正是名符其实的祥瑞雅间。

    她姨母的这间欢喜楼倒真是经营得好。

    无论是用人,还是细微之处,皆十分讲究细腻。

    倒不知这田大明到底是怎么回事?

    晾着赵副掌柜好一会儿,任他侍候着她喝茶吃点心,玉拾觉得差不多,便问:

    “田掌柜很得东家的重视,常有书信往来,交代他替东家办些事情,这其中……你可晓得多少?”

    赵副掌柜一听有些怔愣,心里拿不准玉拾的意思,一时间竟是无话。

    玉拾只好换了个问法:“田掌柜与于克强来往甚密,你可晓得?”

    赵副掌柜这回听出个中意味来了,想着难不成田大明与于克强私下做了什么勾当被东家现了,这才派了人来暗巡查访其中的真假?

    可于克强是珠莎县富,素来与姚家的买卖沾不了边,先前田大明与于克强时常坐在这祥瑞雅间里有说有笑,他也只当是两人的私交笃定,难道还真有猫腻不成?

    倘若真有,那这会不就是他扳倒田大明的机会了!

    赵副掌柜双眼一亮,但话还是得先问一句,也顾不得恭敬不恭敬了:

    “公子,您这是替东家暗访来了?不知公子是姚家或孟家的哪一位少爷?与东家是什么关系?”

    倒是不蠢,也不鲁莽,尚晓得先问一声她真正的身份。

    玉拾也不相瞒:“你的东家是我的亲姨母,我也不是姚家或孟家的哪一位少爷,我姓玉,我的母亲与你的东家是嫡亲的姐妹。”

    赵副掌柜这回听清楚了,可绕来算去,他想到了一家:

    “玉、玉玉家?”

    田大明能得姚美伶的重用与信任,自是与田大明的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本事有关,他不仅深知姚家、孟家的所有关系,更是连素来不与往来的玉家,也是知了个一二。

    赵副掌柜虽与田大明心不和,但面子上却还很是和睦的。

    有一回田大明便曾与赵副掌柜提起这个玉家,直说这玉家世代为军户,世袭锦衣卫,那可是了不得的一家,也不晓得当初怎么就闹得姚玉两家不相往来了。

    还别说,这一代的玉家少爷可是了不得。

    不过两年便连连晋升,从一名普通的锦衣卫升为卫所千户,还是那人人鬼见愁的北镇抚司的第一卫所千户,听说还甚得锦衣卫指挥使欢心,常带在身边教导提携,那官途当真不可限量!

    赵副掌柜再往记忆深处扒啦了一下,心中一个咯噔——玉家少爷不正是与孟家少爷同年,正正是眼前这位公子的年岁么!

    一个卟嗵跪下,赵副掌柜浑身着抖,连牙关都打着颤:

    “不、不知千户大人驾到……所、所所为何事……”

    玉拾托起腮,瞧着埋头垂目,惊怕得连跪都快跪不住的赵副掌柜,很不解地问:

    “你怕什么?即便是我来了,只要你没犯什么事,我怎么也不会将你如何。”

    反过来说,那就是他是犯了什么事,才会这样悚她。

    欢喜楼是姚美伶众多嫁妆当中最是盈利的铺子之一,能当上欢喜楼的大掌柜与副掌柜,那都是人精,没有几分本事,谁也坐不到这两个位置来。

    赵副掌柜一听明白玉拾的话中暗含之意,又一个哆嗦,转了转眼珠子后,赶紧辨解道:

    “是老奴初见玉表少爷威仪,一时间失了分寸,还望玉表少爷大人大量,原谅老奴的招待不周!”

    还真是个老人精。

    她抛出与姚家的关系,这厮立马随棍攀上,表少爷一喊出口,连老奴这样的称谓都出来了。

    不就是想绕她个自家人,让她手下留情么。

    也好,她抛出个身份来,不就是想让这个老人精安份些,别耍什么心眼么。

    因为无论是公还是私,他要是不顺她的意,她有的是法子治他!

    犯事了,自有千户的身份治他的罪。

    没犯事,却不配合她的问话,未能如实相告的话,也有姚家表少爷这个身份可以利用一番。

    玉家与姚家再不往来亲近,到底还是血脉连着,什么事情皆有可能。

    何况玉家如今显赫姚家许多,倘若玉拾愿意,姚家谁不想与她攀上关系?

    姚家虽为商户,是以行商家,但后辈子孙中也渐渐有人在朝中当官,哪里会不晓得锦衣卫的厉害。

    曾有几回,她便收到在朝当官的姚家子弟抛出来的橄揽枝,只是她未曾理会过,两眼一闭,权当不知罢了。

    姚美伶自小爱粘着嫡长姐姚氏,两家不往来之后,姚氏还收到几回姚美伶的节礼,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却是不曾再收到了。

    茶香留齿,玉拾不再想母亲与姨母的事情,让赵副掌柜起身后,便直接再次问起田大明的事情。

    赵副掌柜心中有疑,奇怪玉拾为何那般着重田大明的事情,却也不敢多问,只玉拾问什么,他便如实答什么。

    但田大明的事情,赵副掌柜知道的也确实不多。

    只知道田大明与于克强往来,是授了东家之意。

    玉拾垂着眼皮,眸落在淡青色的茶水中:

    “你可确定?”

    赵副掌柜道:“老奴确定!”

    他是这般确定,那是因为有一回姚美伶身边的大丫寰亲自来捎口信,他无意间听到的。

    说是无意间,但其实是特意去窗棂下偷听到的。

    玉拾深知此理,却也不道破,只问道:

    “这事还有谁知道?”

    赵副掌柜坚定道:“老奴自知事关重大,便是老奴的心腹侄儿,老奴都是半字未曾提过!”

    他口中所言的心腹侄儿,便是跑堂。

    本来他也可以安排侄儿到更好的位置上,但跑堂方便打探消息,也是最快得知消息的,一有风吹草动,就没有跑堂不晓得的。

    那一回姚美伶的大丫寰亲到欢喜楼,也是跑堂第一时间通报的赵副掌柜。

    赵副掌柜的话,玉拾倒是信的。

    一看便知他并非那等不知轻重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到副掌柜这个位置上。

    而且赵副掌柜真将此事说与旁人听过,墙没有不透风的,这会必定也避不过那杀了田大明的黑手耳目,那她见到的定也是另一具如同田大明横死的尸体。

    再问下去,赵副掌柜便再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了。

    每回田大明与于克强在祥瑞雅间相谈甚欢,雅间门口都轻易近不得人。

    跑堂便试过,还未到祥瑞雅间门口,便让一个高大壮实的人一挡,挡到离门口一丈之外。

    看那高大壮实的人的模样,应当是于克强养在府中的护院。

    于克强终归警醒许多,田大明这个贪财的掌柜便没有于克强那般心思了,要不然也不会让赵副掌柜轻易听去了那般重要的内幕。

    想来田大明之死,下黑手的人倒是没费多少功夫。

    只是姚美伶为什么要让田大明与于克强亲密来往呢?

    难道三起铜钱知县案真与孟家有关?

    玉拾嘱咐了赵副掌柜切莫要将他偷听得来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否则必将招来杀身之祸。

    赵副掌柜惊得脸色都白了。

    玉拾又嘱咐他道:“出去后,便说是玉家表少爷来了,再来欢喜楼一趟,不过是为了替我姨母询问一些事情,旁的便再没有了,可记住了?”

    赵副掌柜哪敢不记住,当下点头如捣蒜。

    让赵副掌柜退下后,玉拾站在雅间窗台边看着窗下的街景,看着看着,长长呼出一口气来。

    倘若真与孟家扯上干系,那铜钱知县案便不仅仅只是恶劣的杀人案件了。

    近午膳时分,冰未便回来了,向玉拾禀道:

    “我在一品居等着,掌柜拿着令牌去了后院,片刻后回来,就与我说——夜里子夜,壁虎必定到衙门见大人一面。”

    玉拾点头后,便将从赵副掌柜得知的事情说了一遍。

    尔后,冰未便道:

    “大人特意嘱咐赵副掌柜出去说的事情,恐怕那杀了田大明的幕后人不会相信。”

    玉拾回转到几旁坐下:“我也没让那幕后人相信,赵副掌柜不足为虑,定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我姨母却是不一定……”

    冰未明白了:“赵副掌柜虽说是孟夫人交代田大明与于克强多方来往,田大明知道杨家村走火乃陈知县所为,应当也是自孟夫人口中得知,孟夫人不过是内宅妇人,一介女流,我想……”

    玉拾轻晒一笑:“你想,是我那姨父干的好事?”

    冰未也不避忌:“有这可能,但未必是真正幕后。”

    玉拾点头,轻嗯一声,再无他话。

    冰未说得有道理,她也是想过的。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怎么可能她一查,就那么轻易查出田大明这一条线来,还查到她的姨母、姨父头上?

    总觉得那黑暗中,应是有一条谁也看不见摸一着的线,在牵动着这一切。

    她得查出来,亲手揪出来。

    冰未瞥了眼不作声的玉拾,心道终归是嫡亲的姨母,便是再精明果断的玉面千户,终归也是有影响的。

    午膳时分,连城没有让谁捎来信,而是亲自从县外远郊田庄迅赶回了衙门。

    因着冰未回衙门问王朋,珠莎县一品居在哪个地方时,便说过倘若有人到衙门替连城捎信,便让衙役将信送到欢喜楼去。

    于是连城一从王朋口中得知玉拾在欢喜楼,水也没喝半滴,便直往欢喜楼。

    瞧着连城风风火火进衙门,又风风火火出衙门,连透个风给他都不曾的,王朋对张更力说:

    “先前冰未大人就这样,现在百户大人也这样,这天大概要变了!”

    张更力连眼也没抬,专心致志整理着手头上的户籍本:

    “现今两位上差,一位亲自去了南黎府,一位又时常不在衙门,两位大人各查各的,除了有时来问我们一些事情,倒是不曾让我们去做什么。”

    这是不信任他们。

    张更力这话,王朋能听明白的,但他却是另一番见解: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你我都知道这上面的人轻易得罪不得,倘若真得罪了,轻则丢乌纱,重则丢性命,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连杀了我们珠莎县三任父母官,你以为他们到了最后,不会拉几个人垫背?两位大人这是不想我们掺合得太深,在保我们的性命!”

    张更力顿笔,恍然地看着王朋,半晌叹道:

    “还是老友你看得透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