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田灭

千户待嫁 +A -A

    就在这个生瘟疫的第三日夜里,于克强因忧心爱妻而心神不宁,整夜整夜的睡不踏实。┡Ω中文  网Ww』W.『Zw.COM

    天还未亮,没有惊动随身的小厮,他独自一人起身出了临时住所,一步一步地往杨家村走去。

    这一走,他让亲眼目睹了整个杨家村的大火冲天。

    玉拾问:“可有看到谁人所为?”

    于克强一惊:“大人知道是人为?”

    玉拾道:“那一场走水实在可疑,可惜时过境迁,距今已有八月余,痕迹又让人刻意抹了去,已是难以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于克强愤愤:“哼!那狗官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无人晓得!却不想还是让有心人生了端倪!他一条狗命死得不冤!”

    他说得咬牙窃齿。

    倘若凶手就在跟前,他必定还得向凶手磕几个响头。

    他一口一个狗官,又一口一条狗命,而当时遇害的父母官仅有陈辉耀。

    果然如玉拾所料,于克强知道的内情竟是不少。

    于克强也不否认:“小民不仅知道陈辉耀纵火烧村,还知道在纵火之前,他曾受了人万两白银!”

    万两白银?

    那可是一个大数目。

    这样厚重的大礼会是谁送上门的?

    这一点,于克强却摇头了:

    “小民也是能力有限,再查这送礼之人却是再也查不到了!”

    为此,于克强还折损了十数名打探的好手,幸在都是家养的,倒也干净俐落,未给他招来什么麻烦。

    只是为了养那些打探的好手,他可是费心费力费财养了多年,不想竟是一夕尽折损在那送礼之人手中!

    于克强心疼道:“那送礼之人心狠手辣,倘若小民养的探子个个忠心耿耿,只怕小民也捱不到两位上差大人的召见。”

    又冒出一个送礼之人,还是一出手便要人命的心狠手辣之辈。

    玉拾想着不由陷入沉思,一会道:

    “那送礼之人必定是买通陈知县放火烧杨家村的人,你不过是一介商贾,再有钱财,可有时候有些事情,甚至性命,却是无法用钱财买来的,这送礼之人,我自会查个清楚,你却是不好再动心思。”

    于克强自是明白玉拾这话是为了他好,更是为了他在乎的一双儿女好,当下又磕了三个响头谢过:

    “小民晓得!早在探子尽折之后,小民已不敢再轻易妄动,不过小民最后一个探子在临死前,却是给小民留下了一点线索……”

    自离开于府之后,玉拾便让连城依着于克强提供的那一条线索去查,希望能顺藤摸出个瓜来。

    那条线索也简单,就一个字——医。

    医?

    莫说连城临走前那般二丈摸不着头脑,就是玉拾这会也是想不明白,这个“医”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时于克强最后一个探子并未突破重围,但因着先前的探子都是一去不归,这名探子便留了个心眼,在进入最后那个可疑地方打探前,他先将之前所探得的信息,先告知了于克强,才进入那个令他所有探子兄弟一去不返的可疑地方。

    于克强那会听到这个“医”字时,也是一样丝毫没能明白,心中还责怪最后的探子办法不牢靠,怎么也不多说几个字,好让他听得明白些?

    后来最后一名探子也死在那个可疑地方之后,于克强方有些想通了,不是最后探子不想说个明白,大概是他自已也没能查个清楚,只查出个模糊大概,又怕自已如同先前的兄弟一样死在里头,方会留了下心眼,先让人给于克强送来这么一个字。

    于克强说到这一段的时候,神情落寞,含着几分悲。

    毕竟都是他亲手挑选出来,又让专职探子的人打磨了数年,方出师的十数名探子。

    尤其是最后一名探子,更是所有探子中的精锐,他平日里都是甚少派出去的。

    本想着那一回,这最后一名探子即便没能带回有用的线索,大概也能保个性命无忧,却不料竟还是殒命。

    玉拾想着于克强说过那最后探子身手不弱,是所有探子中最顶尖的,虽不知这顶尖的衡量是什么,便她觉得即是得于克强这般看重,那不仅身手,其临场反应的能力应当也是不错的。

    能这样无声无息死在那个可疑的地方,那地方里面的高手便是令她有几分防备了。

    于是连城临去前,玉拾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小心。

    连城能在一众锦衣卫中脱颖而出,成为北一所的百户,自然也是有几分斤两的,自知那可疑地方的轻重,丝毫不敢轻视懈怠。

    那个可疑的地方就是珠莎县远郊的一处庄子,是田庄。

    除此之外,于克强再无所知。

    十数名专门培养出来的探子居然尽毁于一处田庄,且得到的信息竟也只一个字,虽说乡绅富贾能培养出来的探子丝毫不能与锦衣卫相较,玉拾却是不能托大。

    凡事有万一,更是人外有人,高手往往就隐于市井山林之中,不可忽视任何一个可能。

    不过玉拾也连城说了,倘若真是难啃的硬骨头,那便先捎信回来,切莫硬啃,待她收到信派冰未前去支援,两人汇合了再动手。

    连城深知轻重,不敢有违。

    连城去了县外远郊查那处田庄,冰未则与玉拾直接到了欢喜楼。

    于克强交代,他暗中所做之事,包括两次协助凶手杀害方士均、林昌的指令,都是由欢喜楼掌柜田大明出来,就在欢喜楼祥瑞雅间碰的头。

    这个他不说,连城也早与玉拾说了。

    但关于谁是欢喜楼的东家,于克强却说知道个大概,只听说是南黎府上面的人,具体却是不知道何人。

    知道于克强没有说谎之后,玉拾不知道怎么的竟是松了口气。

    下意识间,她还是想护着姚美伶这个姨母的。

    姚氏临死也放不下与姚家的决绝,一直念叨着当初不该那般刚直不懂转寰,到死连家中父母的一面都见不到,还有与她同年嫁出的胞妹,也不知道如何了。

    姚美伶是姚氏唯一同父同母的嫡亲妹妹,虽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却都是庶出。

    大概除了姚家老太爷、姚家老太夫人,便是这个姚美伶最令姚氏牵挂。

    欢喜楼一事,玉拾不管事实如何,总得先查个清楚。

    倘若与姚美伶无关,那是最好。

    倘若有关……她也得尽力保下这个姨母。

    欢喜楼是茶楼,过往客商歇脚颇多,再加上珠莎县原有的老顾客,生意素来红火。

    尚不到午时,茶楼大堂也是满座,台上还有一名歌伎清喝流转,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没有直接到二楼祥瑞雅间,玉拾与冰未在大堂角落坐了下来,又让跑堂去请掌柜田大明出来。

    跑堂起先疑惑,上下将玉拾这位明显是主子的公子打量了一番后,再见形同护卫站在玉拾身侧的冰未一脸冰霜,大有他再不去请,他便得断手残脚的冷情模样。

    一个激灵,跑堂不敢有误。

    玉拾也不是没让冰未坐下,但冰未在罗恭身边跟久了,向来都是这么侧站候着。

    既是罗恭亲言让冰未听玉拾之令,又长期见惯罗恭对待玉拾的不同,他已然将玉拾当半个主子,这般同坐的行径,他也不敢轻易逾越。

    玉拾也不勉强,想着她素来对身边人随性惯了,换做连城、林冲或洪烈,他们老早坐下。

    又想起起先连城与林冲也是不敢与她同起同坐的,后来被她凶多了,这才老老实实听了话。

    再看冰未,玉拾再与罗恭交好,也不能像压制连城、林钟、洪烈一般去命令,只好随他去。

    不坐便不坐吧,反正也坐不久。

    不稍片刻,跑堂就回来了,却说田大明今日一早便出了欢喜楼,说是有急事归家去了。

    玉拾神色一变,起身问道:

    “什么急事?”

    跑堂哈着腰,怯懦地回道:

    “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田掌柜突然就说要归家去,吩咐了赵副掌柜好生看着欢喜楼,旁的也没说,赵副掌柜现今手头正忙,待会便会亲自过来侍候公子,公子若是有要事可稍待片刻,若是有何吩咐,小的也可即刻去做……”

    玉拾听着跑堂络绎不绝的热情说词,心想姚美伶的茶楼倒是经营得有模有样,至少连个跑堂也是个有眼力劲的,知道她非富即贵,也看冰未十分不好惹,端得是热情万分,连一套解释的说词更是有先有后,毫不含糊。

    可惜她并非真来吃茶听曲的。

    玉拾打断跑堂的话:“可知田掌柜何时归?”

    跑堂摇头。

    玉拾再问:“田掌柜家住何处,你又可知?”

    这回跑堂点头了。

    田大明的家也不远,就在欢喜楼所在街道的后面一条胡同。

    胡同里住的都是有一些家底的人,都是三进的宅院。

    看来田大明在欢喜当大掌柜,当真是捞了不少油水。

    然而到田大明家中,看到田大明一家老少哭得呼天抢地的时候,玉拾看到了田大明的尸体,就死在他自已的寝屋里。

    玉拾上前去瞧了死因,再让冰未拿了些许银两给田大明家人,让他们好生葬了田大明。

    其实田大明家底不薄,根本无需她来出这些许银两,但终归是因着她找上门来,方让田大明死于非命的。

    走出胡同后,冰未问玉拾:

    “大人,田大明明显是被灭了口,现今田大明这边的线索断了,这欢喜楼还查不查?”

    玉拾摇头:“欢喜楼没什么价值,唯一有点价值的田大明也成了不会开口的尸体,看来那幕后之人倒是眼线颇多,本领通人!”

    要不然也不会她刚出于府,这边田大明便让人抢先杀了灭口。

    本来答应了王朋、张更力、于克强三人,要护着他们的家人,玉拾也没过多忧虑,可这会却是不容她轻视。

    玉拾取出壁虎令牌交给冰未,吩咐道:

    “你跑一趟珠莎县里的一品居,把这个令牌交给一品居的掌柜,让壁虎来见我一面。”

    冰未是知道一品居的,楚京里就有,很是有名,可这珠莎县里也有么?

    不管如何,玉拾能说有,那应当就是有的,但怎么也得有个方向让他去找才好。

    不待冰示出口相问,玉拾已然接着道:

    “你回一趟衙门问问王县丞、张主薄他们便知。”

    冰未应道:“是,那大人……”

    玉拾道:“我再去一趟欢喜楼,有些事情即便田大明不在了,还是有得问问的。”

    冰未领命便走了。

    刚回欢喜欢,跑堂一见是玉拾,赶紧迎了上来:

    “公子!您来了!可有见到我们田掌柜?”

    玉拾没什么话说,只冷声道:

    “带我到祥瑞雅间,再去请你们的赵副掌柜过来,倘若赵副掌柜还在忙,你便说事关东家,让他自已掂量!”

    跑堂见玉拾颜色绝顶,冷起来却是丝毫不比刚才跟着来的那位护卫差上半分,又一个激灵,带着玉拾进了祥瑞雅间后,赶紧去告知赵副掌柜,这尊不知是神还是煞的大佛又来了!

    田大明突然离开欢喜楼,说是家中急事。

    赵副掌柜虽不知是什么急事,却知道欢喜楼再忙也不好拦着,何况田大明素来是东家的心腹大掌柜之一,他便是忙得焦头烂额也得忍着,半句怨言也是不敢出的。

    这会听跑堂这么一说,赵副掌柜富态的白圆脸便皱起了一团:

    “真是这样说的?”

    跑堂道:“真是这样说的!我看那位公子不好惹,来头必定不小,指不定还是东家派来暗巡的!护卫也没再跟着,说不定正在别处暗访着呢!赵副掌柜,你何不趁此机会……”

    跑堂话未尽,那神态模样却只一个意思。

    赵副掌柜看明白了,末了只叹一声:

    “你以为田掌柜是那么好扳倒的?莫说他在欢喜楼里多年实打实的根基,就是在东家那里的地位,也非是我能憾动的!”

    可别临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跑堂是赵副掌柜的远房亲戚,心盼着赵副掌柜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会一听赵副掌柜当头棒喝,跑堂也回过味来了,心中更是庆幸着他与赵副掌柜是亲攀亲连着根的,谁也不会将这些私下暗说的话传出去,不然待田大明回来,两人的日子都不好过。

    ^^谢谢天涯芳草树的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