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面具

千户待嫁 +A -A

    方世均被杀的前几日,就在去烟香楼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脸带面具的男子,两相冲撞之下,两人发生了冲突。``小说```

    最后是面具男子退让,方世均骂骂咧咧走人,还放狠话说——别再让本县见到你,否则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玉拾问:“然后呢?”

    柯老说:“没了。”

    罗恭疑复道:“没了?”

    柯老以为罗恭不相信,再三强调真没了,强调得急吼吼的。

    玉拾阻断着急辨解保证的柯老:“柯老莫急!指挥使大人不是不信你,只是觉得这事有点蹊跷。”

    柯老愣愣:“什么蹊跷?”

    玉拾道:“在方知县和那位戴面具的公子发生这个冲突之前,柯老可有打听到是为了什么事?”

    柯老回想了下:“好像是说,那位戴面具的公子不知怎么地就跑到方知县跟前去,也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话,便惹得方知县大人怒火冲天。”

    罗恭问:“什么话?”

    柯老摇头:“方知县大人任期虽不长,但在珠莎县的风评并不好,除了方知县大人随带的小厮,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哪个敢轻易靠近?那会没人听到那位面具公子和方知县大人说了什么。”

    玉拾问:“面具公子可知是谁?”

    柯老还是摇头:“不知道,但可以确定不是本县人。”

    既然是受了恩惠自动请缨的任务,柯老没有不尽心的,为了查清楚这个面具男子的身份,他可谓发动了所有关系,几差跑尽整个珠莎县。

    这个所有关系当然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关系,不过是贫与穷之间的关系。

    珠莎县位于北境边锤,现今虽是太平盛世,并没有什么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与纠纷,但往前战争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并没有消失。

    珠莎县里的许多乞儿便是这样来的。

    乞儿也有乞儿的天地,他们有的自成一派,有的独自行走,但独自行走的,往往最终会与帮派汇成一股,所有流散的乞儿其实很少。

    不是没有,只是个别。

    而能成为个别与帮派相抗衡的乞儿,他的能力绝对不会差,至少其胆量是杠杠的。

    柯老寻求帮忙的这个个别乞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乞儿。

    乞儿叫葫芦,柯老与柯大在偶然的一次机会下,曾帮过葫芦免去了牢狱之灾。

    民不与官斗,何况葫芦不过是一个小小乞儿,他更明白他一入衙门,当时的知县陈辉耀又是一个只认钱财、不顾人命的混帐乌纱,他的下场必定是死。

    而那个要抓葫芦上衙门治罪的富商有的是钱,一大把撒下去,他就是有几条命也不够陈辉耀砍的。

    最后是柯老与柯大赶紧去知会了珠莎县中乞儿第一大帮的帮主,方让与葫芦交好的乞儿帮主及时带着数百名乞儿,齐齐围了那名不肯轻易罢休的富商。

    也就占了个人多势众的便宜,毕竟乞儿再不起眼,不要起命来也会要人命的。

    富商不同,他有的是钱,他的命金贵得很,他不舍得拿这条金贵的命去冒险。

    所以到了最后,富商没有坚持要拿葫芦上衙门治罪,乞儿帮主也下令撤了包围圈,让出一条路来,得以让富商安全走出去。

    柯老这回因着这个面具男子求上葫芦,葫芦答应帮忙找人,便寻上了与他交情非浅的乞儿帮主。

    乞儿帮主手下有上千名乞儿,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蹲守于整个珠莎县的各个行业之外,穿街走巷,没有谁比这些乞儿更熟悉珠莎县的每一条大街小巷。

    柯老见过面具男子,形容之下,乞儿帮中,竟也有数名乞儿在当日也见证了方士均与面具男子的那一场时间短暂的小冲突。

    柯老与柯大都不会绘画,更没有天份。

    不是没有尝试过,而是画出来的面具男子画像根本就不像。

    不照着找还好,倘若照着找,那便是面具男子自众乞儿跟前走过,大概也没有乞儿能认出来。

    幸在不是只有柯老与柯大两人见过,还有数名乞儿。

    于是分成多路,柯老、柯大各带一路,其他数名乞儿又带了几路。

    几乎没有费时间,自寻人行动一展开,乞儿帮的乞儿尽数出动,日夜搜索面具男子,最终结果是——珠莎县根本就没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

    罗恭问:“面县公子所戴的面具可有什么不同?”

    不是问什么样的,而是问有什么不同。

    玉拾觉得她该解释一下,让柯老听得更明白些,于是趁柯老还在懵圈中努力想的当会,她补充问道:

    “柯老刚才说,面具公子的面具是银质的?”

    柯老晕乎的脑子一下清明,这个他听得特明白,连忙点头道:

    “是!那银质的面具很是精致小巧,上面还有凹刻的花纹,小民不知道是什么花纹,只觉得看着像是一种花的枝叶,但很奇怪,枝叶之上并没有花朵!”

    很好,在她的引导下,柯老总算完整地答出了罗恭所要的答案。

    玉拾松了口气。

    罗恭再问:“银质面具是覆盖了那位公子的整张脸么?”

    有了前车之鉴,罗恭已然明白跟柯老说话,就得直捣黄龙。

    一问对一答,一个坑一个萝卜,柯老绝对不会在这些关于案子的问题上,与王朋、张更力一样,给他来个举一反三。

    玉拾听着罗恭这个直白的问题,抿着嘴笑了。

    柯老很快答道:“面具盖住了那位公子的半边左脸、整个额头及一双眼!”

    玉拾道:“也就是说,面具公子的脸只露了右脸眼帘之下的那一小边面颊,那面颊上可有什么特点,比如说有没有痣之类的?”

    柯老摇头:“没有!”

    那位面具男子皮肤很好,白得跟养在深闺的女子一般。

    他那时还想着,这个面具男子若是取下面具,相貌应当是不错的。

    对柯老暗忖的这个可能性,罗恭与玉拾却有几分不同意见。

    事有好坏,人有两端。

    面具男子之所以戴着面具,有可能正如柯老所猜测那般,面容姣好,戴面具不过是为了掩盖身份,倘若真如此,那么为什么要掩盖身份呢?

    另一个可能则简单,也残酷许多,兴许面具男子的面容残毁,不得已才戴上了面具掩盖其丑陋不堪。

    又或者,两者兼具?

    柯老拜托葫芦启动乞儿帮帮主的交情,查探出面具男子根本就不是珠莎县人,那么他是哪里人?

    会出现在珠莎县,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事情又会不会与铜钱知县案有关系?

    柯老说完关于方士均在珠莎县任期期间的一些事情,特别是一些有着冲突而导致有了杀人动机的事情之后,他又说了一些关于林昌的事情。

    林昌的事情便简单多了,几近没什么可说。

    因为林昌自到任便根本没离开过珠莎县衙,一个月后头一回出门,便死在了回衙门的路上。

    柯老所探得的消息,几乎空白。

    柯老汇报完了罗恭、玉拾交待去打探的消息后,他便带着衙役特意给他打包好装起来的糕点离开了衙门,不仅是他不舍吃的那三小瓷碟糕点,还有后来玉拾再令后厨多做出来的几包糕点。

    全部打包起来,竟是有足足八大包!

    这可乐坏了柯老。

    一路上哼着不着调的戏曲归家,他嘴角的上翘就没落下来过。

    柯老走后,罗恭与玉拾回到知县宅。

    刚坐下,玉拾便道:

    “这个面具公子倒是有杀人动机,可又觉得这样的杀人动机实在可笑得很!”

    罗恭道:“也不尽然,谁知道他给方知县说了一句什么话。”

    玉拾点头:“也对,那句话是重中之重,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话,不然方知县也不会即刻恼火起来,这一句重中之重的话到底是什么呢?”

    罗恭道:“得查。”

    是得查。

    可怎么查?

    两个当事人一个死了,一个不知所踪。

    玉拾突然双眼一亮:“对了!方知县的随身小厮!”

    罗恭道:“嗯,刚才我已让人去找王朋,让王朋去把这个小厮给提进衙门来。”

    还是他想得迅速周全,她在他面前,总是慢了那么一拍半拍。

    不过也没事。

    反正习惯了,也就成自然了。

    玉拾心安理得地开始琢磨旁的:“三起铜钱知县案,总得有一个共同点,是让凶手不得不杀他们而后快的,可这个共同点,到目前而止,我们连个边角都没摸到。”

    罗恭道:“不急,待连城从杨家村回来,这个边角应该就能显现出来那么一点半点了。”

    玉拾道:“也不是全然没有边角,至少无论是陈辉耀、方士均,还是最后避门不出的林昌,这三个人皆不是什么为民请命的好官,这一点倒是相同的。”

    罗恭突然看向玉拾,直直的,毫无遮掩的。

    玉拾被罗恭看得莫名奇妙,又见罗恭双眼是在看她,但那眼里又分明掺杂了其他的影子。

    据她对他的了解,这种现象应该是他在想事情。

    而导致他突然深思起事情来的前因,应该是她无意中说了什么话或做了什么动作。

    可她说了那么多话,动作倒是没做什么,只是无聊得紧,把玩着玉枝送给她的诸桃玉佩而已。

    诸桃玉佩不算什么线索,那就是她说过的那些话了。

    她说什么了?

    玉拾细细回想着,半晌终于让她想到了一点:

    “三人皆不是什么为民请命的好官?”

    她看向罗恭。

    岂料还真猜对了。

    因为玉拾看到罗恭已想明白过来,正对着她笑得风华霁月:

    “你的意思是,凶手会连杀三任珠莎知县,是因为这连着三任都不是好官?”

    罗恭道:“前提是,在陈辉耀成为第一个被割喉放铜钱的知县之前,陈辉耀到底对凶手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才牵引动了凶手鲜血里的狠辣,继而掀起这一场连环杀人案的血雨腥风。”

    没错,贪官在哪儿都比比皆是。

    不管是燕国,还是与燕国鼎立的其他两大国,这贪官是官场上免不了,也斩不尽的杂草败类。

    不仅仅是珠莎县,燕国各州各府各县,乃至天子脚下的京城燕京,也有**贪贿、不顾百姓的官场败类,更甚者,还多是皇族权贵。

    凶手倘若自翊为正义使者,为了杀尽贪官而杀,那么现今的铜钱知县案,便不止是发生在珠莎县里的恶劣案件了。

    铜钱知府案、铜钱知州案、铜钱权贵案,或者更不要命些,铜钱皇亲案都能有的。

    但既然这些都没有发生,那只有说明一件事情——珠莎县铜钱知县案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无形中它有一条导火索,而这条导火索事关凶手!

    玉拾想明白了其中的关健,不免想到罗恭所说的杨家村:

    “杨家村是于克强夫人的娘家,且因瘟疫尽付火海,无人生还,难道说……凶手会是那一场瘟疫中侥幸生还的杨家村村民?”

    罗恭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这还需要核实。

    冰未、连城都不在,玉拾也不想让衙役跑来跑去的传话,她决定到正光堂亲自问一问王朋与张更力。

    倘若还滋生出旁的疑问来,也好一并问了。

    罗恭没有异议:“你去吧,正好方知县的随身小厮来的时候,你一并问话,我则先到林昌上一任的任地去,查查林昌,也查查孟良才,你与冰未、连城这边的事情查得如何,有什么进展,要及时知会于我,那边的事情,我也会派人来告知于你。”

    至于再后面的事情,则到时再随机应变。

    玉拾同意了。

    这事早是两人议定的,只是她没想到罗恭会走得这么急。

    罗恭道:“出了个面具公子,我总得先去查探一番。”

    玉拾问:“你怀疑那个面具公子在南黎府?”

    罗恭笑道:“不知道,碰碰运气吧!”

    玉拾被罗恭这种随意的话一噎,险些没能缓过气来,明明是那种不会做无用之功的人,却总说得是靠运道一般地气人,她没好气道:

    “那个面具公子确有凶人嫌疑,但又觉得嫌疑不大,我这边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旁的嫌疑人。”

    想了想又恶狠狠补充道:“你要是确定了,赶紧知会我一声,省得我费功夫!”

    罗恭抿唇不语,眸里尽是笑,可偏就不应一声,如玉拾的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