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甜味

千户待嫁 +A -A

    玉拾问罗恭:“他们的叔侄关系很好?”

    罗恭说:“非常好。ΩΩ『中文网Ww W.┡Zw.COM”

    好到什么程度呢?

    就是张东胜自小在张启从手中养大的那种血浓于水的好。

    张启从欠孟良才一个过命的人情,张东胜与张启从有着叔侄似父子的感情,于是这个人情便由张东胜来还,因为孟良才所要张启从还的,不过一介知县的张启从根本还不起。

    而张东胜不同,他虽只是民,但他手握着孟良才正需要的势力。

    孟良才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由张东胜去做。

    青蛇令牌便是最好的凭证。

    玉拾道:“这孟良才是一府知府,无论是庆安县,还是珠莎县,皆在南黎府所管辖之下的六县之一,珠莎县这样恶劣的案件,说到底他这个知府也有责任,在任满政绩上也是留有一笔的,可他并未急切于查出铜钱知县案的凶手,反而暗中利用张知县与张东胜的叔侄关系,挟恩利用张东胜的势力,让张东胜替张启出还一命之恩而不得不出手,这实在可疑!”

    罗恭道:“你待会写封书信送回楚京,问问张东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事为次,主要探听张东胜对此事的态度,继而后续如何才是真。

    罗恭并未明说,但玉拾听懂了。

    王朋、张更力在旁听着,只觉得锦衣卫的手果真通天,连张东胜那样的江湖势力竟然也有这般直接地去信质问,两人顿时对罗恭与玉拾的敬畏又高了一个层次。

    而孟良才的做法,别说罗恭与玉拾嗅出异味来,就是他们也察觉到了那不一般的内情。

    不过这事得先放下,罗恭与玉拾可没忘记大堂侧堂里还有一个妇人在等两人,所以玉拾让王朋、张更力长话短说,重点将他们先前藏着掖着的关健说出来!

    这回王朋与张更力果真说得很快,令玉拾没有想到的是,这事还是与她切切相关的事情——孟良才的夫人居然是她的嫡亲姨母姚美伶!

    出了正光堂,在前往大堂侧堂的路上,玉拾蹙着眉头,一刻也没释下。

    罗恭宽慰道:“这也没什么,都是王朋、张更力他们杞人忧天了。”

    是有些,但也不尽然。

    孟良才的夫人是玉拾的姨母姚美伶这事,还真是一个不大好处理的关系。

    难道张东胜会毫不犹豫帮孟良才力压王朋、张更力不准细查陈辉耀、方士均、林昌三任知县之死,除了是在替张启从还救命之恩外,还有看在玉拾的面子上?

    毕竟王朋、张更力说事情是生在半个月前,那时玉拾已完成了对张东胜的承诺,张东胜会连带地看在她的面子上,亲令其手下青蛇插手铜钱知县案,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玉拾叹道:“倘若孟良才真与铜钱知县案有关,他的夫人又是我的亲姨母,是我母亲唯一的嫡亲妹妹,界时问罪什么的,我可如何是好?”

    怪不得王朋与张更力在得知自楚京来查铜钱知县案的两位上差中,有一位是姓玉的锦衣卫千户,两人便觉得不该实话实说。

    王朋是干脆继续借病避着,张更力则是玩起一面实一面虚的游戏来。

    他们这是怕她护短,怕他们一旦将实情说出来,她护着姚美伶这个姨母,又护着孟良才那个姨父,他们界时必死无疑啊!

    想到这里,玉拾不禁想到临出正光堂时,王朋与张更力那两副惊中带怕,怕中带骇的神色,无一不是一副怕被她就地正法却又死死挺着的模样。

    临了她说了一句“本千户自有公断,绝不会因亲而偏私护短”!

    两人才真真正正松了好几口气,连挺直的腰都在瞬间像被压垮的柳枝,差点一下子便垂到地面去。

    那是之前挺得过刚,刹那间松软下来才会有的自然反应,而形成的姿态。

    玉拾不禁有点哭笑不得,她曾多次当过阎王判官,这无意间当一回却还是初次。

    王朋、张更力两人所担心的事情,也不无道理。

    毕竟连着血脉,带着骨血,即便不怎么往来,这些便是躺进棺材,也是抹不掉的事实。

    她对两人所言,也字字是真。

    倘若孟良才真与铜钱知县案有关,她必定不会偏私。

    只希望孟良才千万不要是凶手才好。

    罗恭行走间,步步都在观察着与他同行的玉拾,见她神色隐晦不明,知道是心中因姚美伶这个姨母的突然掺一脚而忧虑,快到大堂侧堂时,他肯定地说了一句:

    “孟良才绝不可能是凶手,你就放心吧!”

    玉拾蓦地抬眼看向罗恭:“为什么?”

    罗恭道:“孟良才此人虽无大才,却还算公正廉明之辈,他能升到一府知府,靠的全是他自身的努力,每到任一个地方,政绩虽是没什么突出之处,却也无大过,算是小功无过,这才在二十年间,从正七品的知县一步一个脚印升到正四品的知府,像这样的人,我觉得……凶手不可能是他。”

    顿了顿又补充解释道:“我会记得这些,那是因为之前曾有一个折子便是提议孟良才补上刑部的一个小缺,后来没落实,也是因为孟良才毫无背景,更无大功,这才被挤掉了。”

    罗恭的这一番话,无不让玉拾纷乱的心定了又定。

    可真正听完细思下来,又觉得罗恭这话也不过是他自已的直觉罢了,并不是什么真实的根据。

    转念一想,倘若孟良才真与案子有关,不管是不是凶手,都必将得受到国法惩治,即便她这会忧虑得再多,也是枉然。

    倘若无关,那她这会的忧虑便成了一个笑话。

    当真是忧虑不忧虑,都是无谓的。

    想透这一层,玉拾在正光堂瞬间得知铜钱知县案竟可能与她的姨父有关,而在心中涎生出来的胡思乱想,在刹那间便被尽数拔乱返正,脑子一下子又清明了起来:

    “不管你说得对不对,我现在的确不应该在这个节骨眼上钻牛角尖,倘若真钻下去,那就真的太蠢了!”

    罗恭斜斜睨了玉拾一眼,没说话。

    玉拾正高昂,并未觉罗恭这斜斜的一眼,倘若觉了这意味深长的一眼,大概她又得气炸了,然后百无他法地暗生闷气。

    跨入大堂侧堂的门槛,一身素衣的妇人便快自座上起身,待看清来人,她立刻双膝跪下:

    “两位大人!一定要替我家老爷做主啊!”

    妇人姓吕,确是陈辉耀到珠莎县任知县后,在外养的外室。

    而陈辉耀的正室夫人远在老家,并不知晓吕氏。

    数月前,陈夫人带着子女来带陈辉耀尸体归乡厚葬时,吕氏曾悄悄尾随,送着陈辉耀的骨灰到珠莎县县郊。

    除此,吕氏不曾出现在陈夫人面前,她自知是不受陈夫人欢迎的,也是抱着不想招惹麻烦的念头。

    毕竟能有几个正室夫人会容下夫君在外养的外室?

    吕氏怕出现,会被陈夫人身边的奴仆下人狠打一顿,于是只敢悄悄尾随相送,却是不敢露面的。

    说到陈辉耀死的那一日,吕氏坐在椅座中回忆道:

    “那日老爷也是一下差,便到衙门外为妇人所买的宅院来,还带了两坛酒……”

    晚膳喝了酒,陈辉耀喝得醉熏熏的,很快便在吕氏的服侍下宽衣歇下。

    吕氏见时辰尚早,未有睡意,又移到寝屋一旁的暖阁里去做针线。

    玉拾问:“那个时候,陈知县身边就没个丫寰或小厮守着?”

    吕氏道:“没有,妇人的丫寰,跟着妇人在暖阁里做针线,而老爷的小厮守在衙门的知县宅里,这是老爷吩咐的,说是衙门有什么事的话,小厮能及时到妇人的宅院里来通知他。”

    这样说来,陈辉耀被杀的时候竟是单独一人!

    再然后,到了有睡意的时候,吕氏吩咐丫寰收起针线,自已则走向寝屋,打算歇息了。

    然当吕氏走入寝屋后,她看到已被杀的陈辉耀时,她先是尖叫一声,再就是吓得晕了过去。

    醒来后,已是满屋子的官差。

    罗恭问:“在此之前,你在暖阁里就没有听到半点动静?”

    吕氏拭了拭眼角的泪珠:“没有,妇人与丫寰在那之前,是连半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没有半点动静,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了。

    凶手倘若不是身手甚佳的高手,那就是又用了一息倒,方能如此无声无息地杀人。

    不然陈辉耀到面临绝命杀机的时候,不可能连闹出半点动静也没有。

    玉拾问:“在你走入寝屋的时候,可有闻到什么异常的味道?比如有点甜的气味?”

    吕氏蹙眉想了一会,摇头道:

    “没有,除了血腥味,妇人那会什么也没闻到。”

    也有可能是有的,只是浓重的血腥味盖过了寝屋内残留的一息倒的气味。

    也有可能正如吕氏所言是没有的,那么凶手放入一息倒进寝屋的时间,便必定得过一刻钟。

    也就是说,自凶手潜入寝屋,再杀了陈辉耀后离开,到吕氏踏入寝屋现陈辉耀已被杀害,这期间的时间足有一刻钟。

    因为一息倒气味彻底消散的时间,正需要足足的一刻钟。

    那么吕氏的话,可靠么?

    或者该说,吕氏的鼻子可不可靠?

    吕氏听玉拾提出来的疑问之后,便起身道:

    “妇人的丫寰就候在外面,相比起妇人对气味的灵敏度来,她应当会闻得更可靠些!”

    当时,吕氏的丫寰便在吕氏之后进的寝屋,所见所闻皆与吕氏一样。

    但吕氏会特意这样说道,却是因为这个丫寰的鼻子很是灵敏,其灵敏度几乎可以与狗鼻子一较高低了。

    先前为此,还多番被吕氏拿出来取笑。

    却必料陈辉耀一案,玉拾所问问题的关健处却是需要丫寰来回答。

    丫寰很快进了大堂侧堂,在行礼后,她便肯定地回答玉拾的问题:

    “有!”

    那会寝屋里的血腥味很浓,因为陈辉耀的喉咙被割得很深,不断地涌出血来,把床榻上的被褥都给染红了。

    丫寰胆大,在叫唤被吓昏过去的吕氏无果后,她壮着胆子朝床榻上的陈辉耀又看了一眼,在转身跑出寝屋喊人时,她还没注意到她鼻息间的那一小股若隐若现的甜味。

    后来想起来,又觉得那不可能。

    寝屋里在当晚既没有甜品在,也没有任何关于甜味的其他食物或能散出这种气味的物什,所以丫寰觉得是自已记错了,连捕快做做样子巡问时,她也没说出来。

    直到这会被玉拾突然问到,丫寰细想了想,脑海记忆深处被她遗忘的一条线便被她拉了出来,一下子便对上了:

    “那会只觉得是奴婢记错了,这会大人一问,奴婢方又记起来当时的寝屋里确实有那么一丝甜味,不过很浅很淡,像是……像是……”

    见丫寰短时间想不出合适的形容来,玉拾接下道:

    “像是甜品放凉到最后,快要消散的那丝味道。”

    丫寰大力点头:“对!就是这样!”

    玉拾没有让丫寰退下,而是让丫寰站在一边去候着,想着吕氏有些答不上来或需要补充的地方,丫寰可以说一说,又转对罗恭道:

    “又是一息倒,看来在给张东胜的书信中,我得添上这一笔了。”

    罗恭同意:“是要写上问一问。”

    但他其实更想问一问玉拾,她为什么会那样了解一息倒,连一息倒散到空中的甜味能维持多长时间,她都能知道个一清二楚?

    他记得在此之前,在锦衣卫办过的所有案子中,也就那么几件牵扯过一息倒,且还是他亲手办的案子,所以他专门研究过一息倒,便也算了解一二。

    而玉拾自进入锦衣卫衙门起,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过一息倒。

    一息倒自放出到消散,那甜味确实会维持足足一刻钟。

    在所有关于一息倒的记载中,并无对此的说明,连他会得出这个结论,也是在经由他亲手经办的案子中慢慢摸索出来的结果。

    她在此之前未曾接触过一息倒,能在沙地柏时,那般轻易地便附和他说出一息倒的来历,便足以让他惊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