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尸处

千户待嫁 +A -A

  那人还牵出一头真正的狼狗出来给王朋瞧瞧。

  那只狼狗足有半人高,体型威武强劲,目光如炬,外形有点像狼,立耳垂尾,黑得发亮的毛质或柔软或坚硬,背毛油亮,四肢健壮有力。

  就那么蹲着,气定神闲的。

  跑起来更是不得了,不仅步姿优美,动作敏捷,体力与耐力更是非一般狗可比。

  那人说,狼狗天性最护主人。

  王朋转念之间,将锦衣卫与狼狗的特性一相较,真是贴切得不得了。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如自已亲眼瞧瞧。

  很快,罗恭、玉拾、张更力三人在王朋的带领下,来到当日林昌被劫的路上。

  这是一条小路,那种分叉口极其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杂丛小路。

  玉拾问:“有好好的官道不走,为什么偏偏走这条小路?”

  王朋回忆道:“当时下官也是这样劝说林知县的。”

  但林昌那会正在气头上,火势猛得很,王朋的话,他哪里听得入耳。

  像是执拗地甩着官威,又像是憋了一个月再憋不住地喷发口,那会王朋不劝不说,林昌倒还有点小路小道易出意外的惊怕,被王朋诚恳又贴心地劝说之后,他脚尖一转,大步迈进,很快走入杂丛小路。

  王朋无法,只好跟着。

  罗恭蹲在小路下去,一处灌木丛中,指着其中一小片明显在近时糟受过碾压的矮灌木丛:

  “这是林知县受袭昏迷过去时躺的地方么?”

  王朋似是心有余悸,并不怎么想靠近那一小片矮灌木丛,站在小路上点头:

  “是!”

  林昌尸体上除了喉咙的切割伤口外,再无其他地方有伤痕。

  那么在这一小片矮灌木丛受袭的时候,林昌其实没什么受多少苦。

  甚至说,林昌并没有受到任何苦楚便昏迷过去。

  玉拾猜测道:“应该是迷烟之类的东西。”

  罗恭赞同这个说法,与玉拾一同看向王朋。

  王朋一个激灵:“是!走到这一段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个黑衣人,他把林知县推落小路,我看到林知县倒在那一小片矮灌木丛的时候,突然间就闻到一个带着甜味的味道,后来我便昏倒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王朋慌张地跑下小路,往昏迷前记忆中的灌木丛跑过去,想着不知道林昌还在不在那里?

  林昌在的。

  只是在王朋昏迷前,林昌虽也是倒在矮灌木丛中,但那时还是活的。

  等到王朋昏后醒来,林昌横陈于矮灌木丛中,已是直挺着死得透透的。

  矮灌木丛是一整片的沙地柏,树皮赤褐色,呈鳞片状剥落,枝茂密柔软,匍地而生,叶全为刺叶,三叶交叉轮生,叶面有两条气孔线,叶背蓝绿色,叶基下延生长,球果球形,带蓝色,内含种子两三粒。

  这辈子没什么机会见到这种沙地柏,但在上辈子,教玉拾武功的师父却曾带着她出宫游历。

  有一回游历途中,还是文泰公主的玉拾便指着沙地柏问她师父,说,这叫什么?

  只一句话,她师父便解释得清清楚楚,她也全盘一字不落地记到现在。

  偶尔忆起上辈子的师父,玉拾还是有点惆怅之感,想着她突然间死了,不知道最疼她入骨的师父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罗恭轻碰了下恍惚中的玉拾,待她回过神来,茫然地将他看着时,问:

  “在想什么?”

  玉拾正蹲在沙地柏中,摇了摇头道:

  “没想什么。”

  又指着跟前一株沙地柏道:“大人看,这株沙地柏下面土壤的颜色有几处不太一样,显然是被血混染出来的土,又沉淀了一个月,颜色跟黑土毫无二致。”

  罗恭顺势看去,玉拾所指地方的土壤果然与别地方的土壤黑深许多,确实是被鲜血浸染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加深加黑的血的颜色。

  招来王朋一问,玉拾与罗恭所蹲着的位置,正是当日林昌横尸的地方。

  问完王朋不敢再移步回小路上,便是再胆寒也只能杵在一整片沙地柏当中,死硬撑着,就怕罗恭与玉拾见他太过惊怕死过人的地方,一个不高兴,便怪罪于他。

  怪罪他也不要紧,就怕连他的家人也被他连累了。

  相较于王朋的颤颤惊惊,张更力淡定多了。

  自决定全身心靠向罗恭与玉拾的那一刻开始,张更力虽仍有一种如履薄冰之感,但不知是什么缘故,竟是比平日对两人露一半藏一半那会要自在得多。

  大概没了遮遮掩掩,他也就没那么怕了。

  张更力也王朋有一点是相同的――自已死不要紧,只要护住家人便可!

  所以自从玉拾那一番坦然相告的力保之言,他不知道王朋是否还有顾虑,反正他是全然没了顾虑,只想着要怎么尽快适当地将珠莎县那一团乱麻全然呈现到两位上差面前。

  堪察完林昌身死陈尸处后,罗恭与玉拾皆没有什么大的收获。

  毕竟时过境迁,时隔一月之久。

  这期间虽是没有雨,但也风吹日晒的,未圈地封锁,即便有什么凶手徒留下来的线索,也早被又吹又晒,或经路人踩踏而过,继变得面目全非。

  倘若林昌当时割喉的血量过多,且尽数流下掺土,大概现今连变了颜色的黑土也瞧不到。

  天气晴朗,微风习习,分外清幽。

  罗恭、玉拾交谈着,张更力站在小路上看着,三人谁也没有觉得这个凶杀现场有多可怕。

  只有王朋,满脸惧意。

  他站在离两人不远的沙地柏中,不大的双眼时刻转着,好似深怕一个眨眼,那连着残杀三任知县的凶手便会突然跳出来,瞬间将他割喉一般。

  罗恭道:“林知县与王县丞吸入的气味微甜,又听王县丞昏迷时的形容,应当是江湖上常用的‘一息倒’。”

  玉拾道:“是‘一息倒’没错,但却未必只有江湖上的人会用。”

  这话没错。

  一息倒这种迷药原本是源自应国的江湖门派,但随着应国朝延当中有那么一两个野心勃勃,处心积虑地拉拢江湖中人,后来便由着拉拢成功的江湖中人传入朝延。

  渐渐地,朝延不少官员手中都握有那么一点一息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