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告罪

千户待嫁 +A -A

  丑媳妇终归得见公婆。

  再丑呢,也不能避公婆不见。

  王朋本无病,是硬装出来的病,还是被接连三任知县补残忍割喉杀害而吓出来的病。

  不可能是白白净净,更不可能是健步如飞,所幸为了真像,王朋是真的自装病,便一直躺在床榻上,未轻易踏出侧屋半步。

  所以脸色虽是无病色,但也因着横躺了两个月,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何况王朋心中有牵挂,人安静地躺着,心却是日日夜夜地思虑。

  久而久之,也真成了心病。

  为此,两个月的期间,王朋还真病过两回,都是郁结于心的心病而引发的肺咳之症。

  装着装着咳上了,咳着咳着便真吃药了,一吃药虽是病色不重,但也确实苍白削瘦了些。

  一进厅堂,王朋便拂开了王连池的搀扶,毫不含糊地便向上首的罗恭、玉拾跪了下去,先是告罪,再是请罪,最终任由两位上差处罚。

  本来呢,因着前头张更力对王朋的说法,玉拾总觉得王朋该是一副胆小怕事的小人模样。

  但今见得王朋,方知王连池不到及冠便能长得那般高大魁梧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老子人高马大,儿子再不济也矮小不到哪儿去。

  何况王连池那张脸也真是与王朋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尤其是那一双不大却极为出神的眼睛。

  像是会说话般,王连池给人的感觉是少年老成、沉稳有加,王朋给人的感觉则是糟心事太多、力不从心。

  都说眼睛最不会骗人,玉拾想着这王朋还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又一次让罗恭那家伙给蒙对了。

  再一瞥跪在两人面前,腰板挺得直直的王朋,罗恭没说话,玉拾只好先开了口:

  “王县丞这是做什么?既是真病了,好好养着便是,哪里来的告罪与请罪呢?”

  话中有话,话中藏刀。

  把正话当成反话来讲,听的人就得把反话扳正了来听。

  玉拾最是擅长这一种。

  罗恭拿着架子,毕竟堂堂正三品的官员,还是自楚京下来的上差,王朋说避而不见就避而不见,他若是不说什么就放过王朋,实在是没有这个道理,也太丢份。

  于是除了他,便只剩下玉拾。

  玉拾这个千户官儿也不小,但官么,就跟人比人一样,官比官也得分个高低与主次。

  在罗恭跟前,玉拾永远是低的那头与次的那个。

  她不开口,还能有谁来打破这个僵局?

  被玉拾软软绵绵地拿话敲打,王朋果然在心中将反话扳正了再听,一听一入心,他的冷汗便下来了。

  在王夫人面前,王朋再装作镇定,那也是为了让妻子安心,不想妻子因他官场上的麻烦事而忧心,继而加重了长年的病症。

  可在王连池面前,王朋素来不遮不掩,也束紧了不准王连池透露半句给王夫人听到,所以那会王连池那般不管不顾地把事情的严重性说出来时,他方会那般狠狠地瞪了眼让他疼入心坎里去的唯一独子。

  不然他哪里舍得啊!

  就这么一根独苗,又是他心爱的妻子生出来的嫡子,又是长子,平日里连句重话都没有,更别说舍得恶狠狠地瞪上一眼了。

  王连池也争气,小小年纪已懂得为父解忧。

  这也是王朋在为自已安排后路,他总想着要是哪一日真轮到他了,那他不求独子成材,但至少得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能代他照顾病弱的妻子,保全这个家。

  而他要做的,便是拼了性命,也得保全王连池这一根王家独苗苗。

  在王朋向罗恭与玉拾跪下认罪之际,王连池也从一旁候到转到王朋身旁,一并跪了下去。

  这会王朋听完玉拾带刺的话后,一个响头重重磕下去,王连池也跟着重重磕下去。

  一前一后,两个响声。

  罗恭无动于衷,玉拾瞅着王家父子俩,又瞅了眼站在下首边上的张更力。

  似是没察觉玉拾这一瞅,张更力眼露复杂地看着王朋、王连池认罪磕头。

  王朋磕完头,再次挺直了腰板,既惭愧又汗颜地数落起自已的罪行:

  “下官身为珠莎县县丞,数来已有十一个月余,却未曾替珠莎百姓做些什么,更不曾辅助知县大人做出政绩,碌碌有为,耗度光阴,更在林知县被杀害后,下官被吓得破了胆,一病成灾,卧床两月,至两位上差到来,下官更是不曾远迎、拜见,实乃下官之过,任两位大人如何严惩,下官也毫无半句怨言!”

  一字字,一句句,说得有理有据,清晰明白。

  玉拾一想,还真是罪不可饶恕。

  虽说不至于是死罪,但罪名还是可大可小的。

  往小了说,那是罔视锦衣卫,往大了说,那便是藐视当今皇帝了!

  前一条还好,后一条罪名可就大了,轻则掉乌纱,重则掉脑袋。

  王朋一见到罗恭、玉拾两位上差,一不问何事,二不自辨,自一个跪下,便痛痛快快地告了罪,还请两人一定要严惩于他。

  以退为进,确是一个险中求生的策略。

  玉拾这回没搭话,因为该是罗恭这位锦衣卫指挥使出马了。

  罗恭无甚表情,紧抿成一线的薄唇慢慢打开来,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茶盖碗的边沿,不温不火的眸子落在王朋身上,似是真的在定夺怎么处罪王朋。

  没开口,却足让下首跪着的人压抑得冷汗襟襟。

  王朋是当事人,又是被罗恭紧紧盯着的人,挺直的腰板不禁慢慢微佝偻了些,低垂的双眼已没了惭愧与汗颜的色彩,而是充满棋险一招的惊心动魄。

  王连池年岁毕竟还小,又是生于长于珠莎县这种小地方,便是再懂事沉稳,这会也杠不住如同千斤坠、泰山压的重量,修长的身躯很快地抖成筛子。

  站在一边的张更力也不好受,说到底他虽是心里有鬼,但到底也是迫于无奈,王朋的情况,旁人或许还不了解,但他却是再了解不过。

  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不免有种兔死狗烹的悲感。

  就在张更力想上前一步,再次跪地为王朋求多一次情的当下,罗恭略带清冷的声音如月下幽泉般潺潺而出:

  “都起身吧,本座又非专取人性命的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