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王家

千户待嫁 +A -A

  张更力当然也想知道冰未与连城分开后去了哪儿,但他的人苦着一张脸与他说,那两人的轻功极好,嗖的一声,旁人还未回过神来呢,已不见了人影。

  特别是那位叫冰未的亲随,尤其厉害。

  本是想自动送上门来近距离探探情况的,没想到罗恭与玉拾也让衙役请他来,这让张更力一时间的心跳直接往上窜的速度成倍增长,大有冲破天际之感。

  就在张更力越想,心房越不受控制地乱���响之际,罗恭开口了:

  “不知张主薄可认得前往王县丞家的路?“

  咯噔一声,张更力顿觉有些虚脱,整了整略不齐的心律后,道:

  “下官认得!”

  哪里会不认得?

  必须认得啊!

  三人很快出了衙门,前往南关大街,王朋家就在那里。

  一路上,罗恭与玉拾并未坐马车,反而与张更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的南关大街。

  所幸南关大街离衙门不远,也就两刻钟的路程。

  当初王朋会将新宅子买在南关大街,也就是因为南关大街离衙门近,他想回家看望妻儿方便。

  玉拾问:“王县丞的家人从不住在县丞宅么?”

  张更力回说:“不曾住过,王县丞的夫人长年卧病在床,需要静养,所以只王县丞一人会住在内衙的县丞宅里。”

  玉拾又问:“哦?不知王夫人是个什么病?”

  张更力道:“具体下官也不知,只听王县丞说过,王夫人的病是自小便落下的,为王县丞生下长子之后,病便更严重了,所以至今,王县丞与王夫人膝下仅有一子。”

  玉拾没再问,倒是罗恭问了句:

  “王县丞未曾纳妾么?”

  张更力见是罗恭问的话,回得更为恭敬谦卑了:

  “不曾,王县丞与王夫人是自小的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听说王夫人也曾提议过让王县丞纳上一房妾室,但王县丞没能同意,还说不准王夫人此后再提。”

  倒真是感情深厚。

  厚到连仅有一儿也不纳妾,连发妻许了也不同意,这王月倒真真是一个好夫君、好父亲!

  玉拾没听到青梅竹马的字眼,只是觉得王朋实在是个不错的人,为官可能不是个好官,但做为家中的顶梁柱,王朋确实是个顶天立地的七尺好男儿。

  玉拾在心里给王朋赞了个通透,不免未去注意到一旁的罗恭盯着她看有好一会儿,待她回过神来注意到,不禁奇怪地问道:

  “怎么了?大人可是有何吩咐?”

  在外人面前,这礼数尊称还是要的。

  她这样懂礼,好言相问,罗恭却只一个眸子转回去,然后便不曾再看她,好似方才会看她,不过是她自已的幻觉罢了。

  张更力在大人物面前自做透明的本事极好,耳朵虽是有听到罗恭与玉拾两人间的暗涌,但却装着没看到没听到没发觉,装得十分成功。

  这一段很快划啦过去。

  因为王朋家到了。

  王朋家人丁不旺,如今又有两人病倒。

  一人是真病,且长年病着,另一人是真是假不知,但也确实躺在床榻上。

  自然也没跟王夫人一个屋,而是躺在隔壁侧屋里。

  来应门的是王家的厨夫,是个中年庄稼汉子,也是王家唯二的下人。

  另一个下人,则是长年负责照顾王夫人起居的丫寰。

  而王朋的长子,也是唯一的独子叫王连池。

  王连池今年已然十四,明年便能行及冠之礼,人长得高大,已与张更力一般身高。

  张更力笑着与罗恭、玉拾说:“上回见到连池,还没这么高呢,想来是正在长个子的身体,抽条抽得快!”

  王连池长得普通,圆圆的脸没什么特色,倒是脸上总挂着和熙的笑容,徒让人心生好感。

  张更力给王连池介绍了罗恭与玉拾的身份时,王连池是被吓了一跳的。

  但也很快恢复镇定,不缓不慢,有礼有度地给两人行了礼后,王连池便让厨夫去沏家里最好的茶到厅里来,又有礼地请张更力替他招待下两位上差,自已则出了厅去告知王朋。

  王朋得知后,差些从床榻上摔下来。

  那会王夫人正在侧屋里,看得她一番忧心:

  “老爷!这该来的总会来,老爷可有主意了?”

  王连池也皱了皱两道略粗的浓眉,让侍候他母亲的丫寰下去后,他方跟着道:

  “父亲,这珠莎县的问题也非一日两日了,自父亲当上这县丞,便这样日夜忧心着,实在也不是个办法,何不趁着楚京两位上差还在珠莎县,将那些事情说将出来?”

  王朋却是不赞同王连池的说法,他先是轻拍了妻子的手背:

  “夫人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又转对王连池道:“父亲的事情,你无需忧心,只管读好你的书便是。”

  王连池不似王夫人那般好糊弄,继而道:

  “两位上差是来查珠莎县三任知县被杀害一案来的,父亲托病避了许久,这回两位上差让张主薄带着亲自上门,父亲难道觉得还避得过去么?”

  王夫人身子弱,平日事情听得少,虽知王朋是遇到很大的麻烦,方在家中以病为由,躲着不去衙门上差,可到底她还是将事情想得简单了。

  经王连池这般一说,王夫人便是再单纯,也嗅出几分危险来,不禁急了:

  “老爷,池儿所言可是真的?”

  对于三任知县被杀的案子,因着王朋与王连池忧心王夫人的身子,所以许多细节都不曾透露给她晓得,便是她身边的丫寰也是守口如瓶,只大概说了是被恶人所害,却未曾说过别的。

  于是王夫人一直也都觉得,三任知县接连被害,大概也就是形同那些愤世忌俗的匪类所为,无非便是与官府作对,图个痛快与威名。

  可这会再听,却非是如此。

  这让王夫人心中一下子便惊了。

  王朋见王夫人眉眼中忧虑更重,不禁狠狠瞪了眼王连池。

  王连池被瞪得无怨无悔,于他而言,母亲重要,父亲也重要。

  可王朋那避世的法子,在王连池看来,根本就行不通。

  只怕这时王朋自请辞去珠莎县丞这个官职,也难以摆脱那黑潭中的泥足深陷。